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十六、生死茫茫(一)
    皇太后和顾命大臣的第一次斗法以顾命大臣全面胜利告终,试探性出招的皇太后被顾命大臣的猛烈反击弄慌了神,蜷缩在储秀宫不再肆意妄为,肃顺三人越发得意了起来,气焰嚣张,一应军国大事不容许任何人插手,都是几个人关上门商议办了,再送交皇帝用印,皇帝原本就是有些不喜肃顺等人,如今只是用印,不来烦扰自己,更是欢喜无限,一应用印都是极为干脆利落的,肃顺问过钦天监,九月初三是最好的日子,禀告了皇帝,准备梓宫这日出发,小皇帝自然没有不可的意思,他实在是呆烦了热河避暑山庄,潜意识里对着肃顺等人的畏惧,也想着有生身母亲在边上才有些仰仗,自然就同意了。www。23us。com

    九月初三日,穿过早膳,敬事房总管太监来请驾,到澹泊敬诚殿行启灵礼。小皇帝奠酒举哀,撤去几筵,由肃顺亲自指挥,把梓宫请到一百二十八名伕子所抬的“大杠”上,然后御前大臣醇亲王和景寿,引领着小皇帝到行宫大门的丽正门前恭候,等梓宫经过,率领文武百官跪送上道。这时贵太妃的黑布轿,已在行宫侧门等候,小皇帝依旧跟着贵太妃一起,由间道疾行,先到喀拉河屯行宫,匆匆传过午膳,由景寿陪着,乘轿到“芦殿”——席棚搭盖,专为停奉梓宫之用的简陋殿廷,奠了奶茶,依旧回到喀拉河屯行宫……

    “娘娘,行在那边。传来小心,军机里头,肃顺似乎要扬言把大行皇帝赐给您的印章收回呢,”皇太后刚刚下了轿辇,德龄就在身边说了这么一句。

    皇太后明园的大宫门,心里唏嘘不已,未曾想一年未到,重返西郊,已然是物是人非事事休了,听到德龄说的话。皇太后微微摇头。“肃顺不会这么不理智,他虽然跋扈,脑子可还是在的,印章是大行皇帝赐给我的。我是皇帝的生母。如今是皇太后。”杏贞就着安德海的手慢慢走入圆明园,“他拿着皇帝的谕旨让我缴还印玺?这欲置皇帝于何地?”这可是不孝的行为,而且还是摆在明面上的。为世人所诟病的不孝,就算皇帝如今没法治他,将来亲政,谁都不会给他说好话,肃顺但凡有智商,就不会做这样的事儿,“他若是真的如此叫嚣,也不过是为了向本宫示威,他有这个手腕,能够让本宫碰一鼻子灰罢了。”

    “六爷已经回京了,要不要请六爷来商量商量?”安德海如今也历练出来了,不是政事上懵懂的菜鸟。

    杏贞点点头,一番懒懒的样子,似乎什么事情都提不起兴致,“也不必见面说话了,德龄你多辛苦些,多跑几趟吧,如今皇帝和梓宫马上回銮了,我的心里啊,也没什么想法,就先等他们回来了,再”

    “喳。”

    “娘娘咱们住哪里?”原本不说话只是打量着圆明园景色的冯婉贞开口说道,“呵呵,你先逛一逛,”皇太后拍拍冯婉贞的手,怜爱的笑道,“里中意了,就住哪里,也没必要就跟着我住,免得拘了你,让你不自在。”……

    “皇太后御圆明园了,”载垣喃喃自语,对着肃顺笑道,“这是怎么回事?”

    杜翰拿着扇子扇风,肃顺满不在乎,“估摸着是被我的那话吓到了。”

    “老六,”端华放下盖碗,语气有些紧张,他告诫地对着肃顺说道,“那话可不能当真,万一皇太后气出个好歹了,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杜翰也点头,“是啊,中堂,顾命大臣已然是中外侧目,若是再去逼迫皇太后,皇上心里必然会存了芥蒂,前车之鉴,不能不防啊。”杜翰虽然说的晦涩,但是大家都知道是康熙朝的前车之鉴。

    焦祐瀛也正欲劝解,“好了,我岂是那样不知轻重的人,”肃顺微微一笑,自古胜利者对着手下败将都是向来很宽容的,或者说,觉得和自己不对等的对手都是非常具有胜利者的怜悯心,“只不过想让皇太后识相一点,这话只是雷声大雨点小而已,”肃顺放下手里的折子,那里头写的是僧格林沁恭请圣安,想前来行在的折子,“让她明白一些,如何好好颐养天年,如今话说的样子不错,太后娘娘识趣地去了圆明园,也是觉得不该在皇帝回銮登极的时候闹什么幺蛾子,这便是极好。”肃顺精神抖擞,一副志得意满的样子,“祺祥改元,新帝登极,国朝又是一番新的景象,正是君臣同心戮力,开天辟地的好时候来了!”

    北国的节气还是散布着夏日就缱绻不肯离去的暑热,只是有些秋风微起,节近重阳,福海里头的荷叶渐残,莲肉饱实,引得在左近当差的太监垂涎不已,海边的香樟树被热气蒸发的恹恹的,宽宽的树叶无力的卷曲在褐色的树枝旁,花圃植着紫玉兰含苞隐在宽阔扁长的叶里,欲开未开,待时而动,正是初秋极好的季节,湛蓝的天空映照之下的福海波光粼粼,阳光荡起了片片碎金,几扁小舟泛在福海之上,不远处传来清脆愉快的歌声,是冯婉贞唱的小曲儿。

    “得即高歌失即休,多愁多恨亦悠悠。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

    杏贞坐在小舟上,听着冯婉贞的歌声,吹着微风,郁结的心情终于发散了些出来,冯婉贞一曲歌罢,杏贞不由得颔首,“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实在是精妙,罗隐此诗深得吾意!”

    “罗隐得皇太后一语褒奖,真是他八辈子修来的福分,”持桨的安德海连忙凑趣,“何不招他来,好好给咱们娘娘做几首上好的诗?”

    杏贞哈哈大笑,边上的玉嫔也是笑的打跌,杏贞笑着指着安德海的鼻子,“你这猴儿,叫你不读书!罗隐是唐朝的人儿,你叫他怎么来给我写诗!行,咱们安公公手眼通天,”杏贞的心情好了起来,开起了安德海的玩笑,“什么事儿是他不能的?咱们就把这差事儿派给他!”

    安德海苦着脸讪笑,“这不是想逗娘娘一乐吗?让娘娘高兴着点,晚膳多用些,我就阿弥陀佛了!”

    “行,就按你这猴子的话来办,如今我心情好了,”杏贞让宫人把船靠岸,“晚膳没有好菜,若是我吃的不香,那就该罚你了!”

    “都包在奴才身上,”安德海笑嘻嘻拍胸应下,小舟在湖山在望边上靠了岸,安德海先跳下小舟,放好踏板,在广云亭候着的是德龄,德龄太后下舟,就领着一群宫人过来,杏贞就着安德海的手,一脚踏上踏板,觉得有些摇晃,正欲说些什么,一阵莫名的风声吹过,只觉得一阵大力撞来,杏贞措不及防,胸口剧痛,哎哟一声,就掉进了福海之中。(未完待续……)

    ps:月初求月票啦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