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 > 五分六合官网 > 十六、生死茫茫(二)
    荣禄穿戴整齐,在承恩公府投了拜帖,很快大门中开,桂祥迎了出来,亲热地朝着荣禄行了个抱腰礼,脸上露出一丝笑意,“荣禄大哥。”

    荣禄颇为欣慰地瞧着眼前这个玉树临风的少年,往事种种浮上心头,当年两人在左近城中游玩,每每都会带上这个拖油瓶,欢声笑语可实在已经成为追忆了,如今已然是鸿沟永隔的意思,荣禄拱手施礼,“云骑尉,一别多年,别来无恙?”

    桂祥搭着荣禄的肩膀,“大哥你这般客套作甚?倒是白白生分了!父亲已经在花厅等着你了。”

    不在正堂相见,说明不是以客人的身份,荣禄心下一暖,点点头,“祥哥儿,你带路。”

    惠征在花厅等着荣禄行了个晚辈礼,伸手拉起了荣禄,上下打量了一番,欣慰地点点头,“仲华如今终于熬出来了,也是堂堂总兵,你父亲在天之灵必然也是老怀开慰的,”又叫了富察太太出来见面,“让你额娘来见见,都是自家人。”又特意不许荣禄称呼自己的官职,一定要让荣禄叫自己“世伯”,富察太太出来见过,又是一阵唏嘘,富察太太叮嘱荣禄留饭,自己下去盯着厨房,两人分宾主坐下,桂祥打横作陪,惠征问着荣禄有关江南的军务,荣禄一一作答,刀光剑影战火连天的日子就在荣禄的轻描淡写的话语之中掠过,荣禄又问起北边的战事和抚局,大行皇帝驾崩之后的事儿,惠征摇头叹息,“皇后娘娘实在是伤心极了,听闻大行皇帝龙驭上宾的消息,吐血晕了过去,这生死两隔,还不能相见,自然是哎!”

    荣禄的眉头一紧,“世伯请节哀,那娘娘如今身子可是好些了?”

    “就你伯母进宫探望过,前些日子是伤心坏了,身子都不太爽利,如今瞧着大好了。前个去了圆明园散心,想必是跳出来了。”

    “小侄从南边带来了上好的金丝血燕,请世伯送进宫里去。”

    惠征点点头,笑道,“仲华你有心了,”又说起了家常事,“你瞧瞧,桂祥这个猴头都已经马上要成亲了,你还比他大好些岁数呢,之前你在军中效力,又在孝中,我也不好多嘴,毕竟是为国效忠么,如今到了京中,那就索性,结了亲再往南边去,这样才忠孝两全么。”

    “是,”荣禄温顺点头称是,见到桂祥一脸坏笑,“不知道桂哥儿的新媳妇是那家的千金?”

    “还是拖了娘娘的福,是”话音未落,惠征未曾说出亲家的门第,外头跌跌撞撞地进来一个老家人,脸上全是惊恐的样子,“老爷老爷,大事不好了!”

    “什么事这样慌慌张张的!丢了礼数!”惠征微微不悦,对着那个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老家人呵斥道。

    之前三人还是安然坐在椅上,听到那个老家人的回话,三个人刷的站了起来,惠征的胡子都翘了起来,桂祥也是满脸惊恐,荣禄肝胆俱裂,一把拉起那个老家人的领口,红着眼喝道,“到底怎么回事!”……

    “皇太后在园子里落水了?!”恭亲王手里的宣德白瓷茶盏啪的掉在地上,碎成了碎片,“到底怎么回事?”

    “是德龄公公让奴才来报信的,”跪在地上的小太监躬身答道,“晌午的时候儿,皇太后泛舟福海,临了下舟的时候,突然落水,扶起来的时候发现皇太后胸前插着一根羽箭。”

    恭亲王觉得一阵头晕目眩,连忙扶住了边上的书案,定定神,“怎么会有羽箭!”

    边上的桂良也惊愕莫名,“这是有人行刺皇太后?”

    “回王爷的话,是园子靠近升平署的山林里射出来的箭,第二次射过来的箭被冯乡君挡住了,冯乡君去追了一会,无功而返,德龄公公已经叫御前侍卫大索三园,务必要找到行踪。”

    “这起子无用的东西,”恭亲王猛地拍了一下桌子,怒喝道,“前些日子去前线,战火纷飞成那样,都是安然无恙,到了园子里,居然还能出现这样的差池,别说是御前侍卫,只要皇太后有了半点事故,德龄也逃不了干系!”

    桂良惊讶于恭亲王的剧烈反应,转而又释然,恭亲王的起复,康慈皇太后的尊号都是和皇太后有关,更何况如今是恭亲王主持京中事务,若是皇太后出了事儿,不消肃顺进谗言,小皇帝怕就压迫放不过恭亲王。“王爷请息怒,你先退下,在外头候着消息。”等到那个小太监退下了,桂良对着恼怒的恭亲王说道,“王爷要不要去园子瞧瞧?”

    “自然要去!”恭亲王脱口而出,“不仅我要去,留守京畿的重臣都一起去,出了事儿,谁都吃不了要兜着走!”(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