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十六、生死茫茫(三)
    恭亲王和桂良到了圆明园大宫门前的时候,周祖培陈孚恩等军机尚书们都已经到了,夜色降临,没多会,豫亲王义道也赶到了,义道刚下了马车,见到恭亲王,颤颤巍巍地喊着“老六”,“这是怎么回事!园子里头当差的奴才是干什么的!吃闲饭不干活的吗!”

    “豫王,这事儿咱们先搁着,横竖该是谁的事儿就是谁的事儿,眼下最紧要的咱们要先探望皇太后,”恭亲王急切地说道,“咱们留守京师,若是皇太后出了事儿,咱们都要玩完!”

    想到肃顺的手段,众人都是不寒而栗,肃顺可最是会当众给人没脸的,对着这些食肉者来说,脸面比一切都重要。“老六说的是,”义道扬扬脸,“走,咱们进园子,在这里是睁眼瞎!”

    “王爷,这可是圆明园,咱们没懿旨,就擅自进园子,不太好吧?”周祖培提出异议。

    “无妨,事急从权,”恭亲王附和着义道,一甩袖子率先进门,“皇上马上就要回銮,皇太后不能出任何差错!”,身后马蹄声连绵,点着承恩公府灯笼的马车辚辚驶来,一掀开帘子,一个穿着二品武官服的年轻人率先跳下马,扶着一等承恩公惠征下了马车,后面又跳出来皇太后的胞弟桂祥,恭亲王脚步匆忙,也来不及和惠征等人行礼,径直进了大宫门,朝着碧桐书院走去。

    一行人来到碧桐书院,只见书院里头人影晃晃,灯火通明,拿着脸盆和血染的白布的宫人们来回奔跑,恭亲王些染血的白布,不由得一阵晕眩,德龄得了消息,连忙出来行礼。

    恭亲王定定神,对着德龄喝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奴才死罪,皇太后今个上午遇袭了,冷箭射中皇太后,皇太后措不及防掉进福海里头,扶起来的时候已经昏厥了。”

    “追到人了吗?”

    德龄摇摇头,“没有追到,奴才死罪。”

    惠征连忙插话,“娘娘如何了?”他可是最关心自己的女儿!

    “太医还在里头救治,娘娘还在昏迷之中。”

    惠征身子摇摇晃晃,“世伯,”荣禄连忙扶住,“你可千万不能乱,”荣禄的眼里全是悲愤之色,“娘娘可靠着世伯呢!”

    恭亲王奇怪地眼这个激动的二品武官,转过头继续朝着德龄喝道,“叫太医院的院判好生救治,若是皇太后不好,我要他们的脑袋!”

    “喳!”

    恭亲王转过头,对着陈孚恩冷然说道,“大司马干的好差事,圆明园的警卫都是怎么当差的!”

    陈孚恩脸涨红了,却是也不能够反驳,谁叫自己个是京城里头唯一管着兵事的人,“传本王的令,速速发动警卫,把左近全部排查一遍,”恭亲王继续说道,“雁过留痕,就没有蛛丝马迹可以留下来!”

    “喳!”

    命令传下,不多会,圆明园里头响起了嘈杂声,夜空水光之中,出现了许多的火把,御前侍卫正在大索全园,恭亲王的心中冰凉一片。

    才过了几天好日子,又出这样的乱子,恭亲王甚至可以清楚地想象到肃顺知道这件事之后脸上浮现出的讽刺笑容,办事不利导致皇太后凭添灾害,导致有刺客刺杀皇太后……恭亲王恼怒地在碧桐书院正殿外头来回踱步,未曾想居然出了这档子事情,如今可真是多事之秋了!

    义道合着眼不做声,周祖培微微有些担心,毕竟可是自个在京师之中倡议垂帘的,若是皇太后出了事儿,万一皇太后跟着大行皇帝去了,自己的一番苦心可真是白瞎了,想到这里,不由得和边上的大学士贾桢悄悄说道,“艺翁,您瞧着这事儿是谁弄出来的?”

    “还能是谁?无非是宫灯!”贾桢冷笑一声,“再不过是那两个铁帽子王,等皇上回銮,太后和皇上母子一心,肃顺就算是顾命,也必然是敌不过皇太后的,”“宫灯”指的就是肃顺,肃字就像一个宫灯的造型,所以非肃顺一系的大臣私底下都是这样称呼肃顺,贾桢指了指站在恭亲王边上的兵部尚书陈孚恩,“瞧见了没,大司马那热锅上蚂蚁的样子,就是有诈!”

    这里头最紧张的不外乎陈孚恩了,虽然眼下是恭亲王总领京城事物,可分派到自己头上的差事出了差错,第一个就是要追自己个的责任,就算自己还有肃顺照拂着,可若是恭亲王倒了霉,或是倒霉之前,必然要拿自己泄愤。正在无可奈何之时,太医院的院判急匆匆地奔了出来,“娘娘已经醒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