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二十、黄昏惊变(完)
    “好,赤胆忠心保皇朝!”睿王用念戏词的声音说了这一句,转脸对醇王又说:“七叔,你请吧!我坐守‘老营’,静听‘捷报’。”

    “我这就去!”醇王这时候自觉意志凌云,响亮地答应了一声,站起身来吩咐海达:“你带路!咱们去拿奸臣。”

    虽未说出“肃顺”二字,但是早见端倪,可海达此时仍不免有晴天霹雳之感,不论如何,自己算是在肃顺手下当差,带着外人去捉拿本衙门的堂官,说出去总不是什么颜面光彩的事,因此,他口中很快地答应,心里却在大转念头,思索脱身之计。

    这时蒙古马队已开始在街上巡逻,吴家大宅的侍卫们又见醇王亲临,而且带着粘竿处的人,都不免诧异,但有他们“头儿”陪着在一起,自然不会想到是来捉拿肃顺。这种疑惑的神色,启示了海达,未进院子以前,他悄悄把醇王拉到一边,低声说道:“七王爷,回头到了花厅,你老带着人进去,我替你在花厅门口把守。为的是肃中堂嗓门儿大,万一嚷了起来,外面一定会有人进来,我就可以替七王爷挡了回去。”

    醇王同意了他的办法,可是另外派了两个人跟他在一起“把守”,其实是监视海达,怕他到外面召集部下来救肃顺。

    这时在花厅守卫的两名侍卫,闻声出来探视,见是醇王,急忙请安,但眼睛却望着海达,想得到一个解释,究竟是怎么回事?

    为了表示是在被挟制之中,海达当然不会开口,而且也用不着他开口,因为醇王已直接在下命令了。

    “把肃中堂叫醒了,请他出来,说有要紧事。”

    “是!”两个侍卫答应着转身要走。

    “慢着!”醇王说了这一声,回头努一努嘴。

    于是粘竿处的四个年轻小伙子。就象突出掩捕什么活泼的小动物似地,以极快的步伐扑到那两个侍卫身边,还未容他们时,腰上的佩刀已被缴了去。

    “这算什么?”其中的一个,大为不悦,似埋怨似质问地说。

    “没有什么,”醇王抚慰他说。“把你们的刀,暂借一用。一会儿还给你们。去吧,照我的话,好好儿办,包你不吃亏。”

    那两名侍卫这时才醒悟过来,心里在说:肃中堂要倒大霉了!光棍不吃眼前亏,乖乖儿听话吧!于是诺诺连声地转身而去。

    那座花厅是一明两暗三间屋子,他们走到东屋窗下,敲着窗子喊道:“中堂,中堂!”

    一连叫了三四声。才听得里面发出娇滴滴的询问声:“谁呀?”

    “坐更的侍卫。”

    “干吗?”

    “请中堂说话。”

    这时肃顺也醒了,大声问道:“什么事?”

    “有要紧事,请中堂起床,我们好当面回。”

    “什么要紧事?你就在那儿说好了。”

    两名侍卫词穷了,回头望着醇王求援。

    肃顺听听没有声音,在里面大发脾气:“混帐东西,你们在捣什么鬼?有话快说。没有话给我滚!”

    这一下,侍卫只好直说了:“七王爷在这儿。就在这儿窗子外面。”

    “咦!”是很轻的惊异声,息了一会,肃顺才说:“你们请问七王爷,是什么事儿?”

    到这时候醇王不能不说话了,醇郡王:“肃顺。你快起来,有旨意。”

    “有旨意?”肃顺的声音中,有无限的困惑,“老七,你是来传旨?”

    “对了。”

    “奇怪呀!”肃顺自语似地说,“有旨意给我,怎么让你来传呢?”

    他是自索其解的一句话。在醇王听来,就觉得大有藐视之意了,日积月累,多少年来受的气,此时一齐爆发,厉声喝道:“明告你吧!奉皇太后旨来拿你。快给我滚出来!”

    一句话未完,只听得陡然娇啼,而且不止一个人的声音,然后听得肃顺骂他的两个宠妾:“哭什么!有什么好哭的?凭他们一群窝囊废,还敢把我怎么样?”

    “什么皇太后!”肃顺大喝,“不是老子给她脸面,她还能当上太后!”

    肃顺的原话指的是钮祜禄氏,而醇王理解成了叶赫那拉氏,这一下真把醇王气坏了!真想一脚踢开了门,把肃顺从床上抓起来,但顾虑到有两个年轻妇人在里面,仪制所系,不甚雅观,所以只连连冷笑,把胸中一团火气,硬压了下去。

    在近乎尴尬的等待之中,听得屋中有嘤嘤啜泣声,悄悄叮咛声,以及窸窸窣窣,似乎是穿衣着靴声,然后这些声音慢慢地减少,这应该开门出来了,但是没有。

    疑惑不定地等了好半天,醇王猛然醒悟,指着那里的一个侍卫,大声问道:“里面有后门没有?”

    “有个小小的角门,不知通到那儿?从来没有进去过,不敢说。”

    坏了!醇王心想,肃顺一定已从角门巡走,当然逃不掉的,但多少得费手脚。这一来,差使就办得不够漂亮了。

    正想下令破门而入时,“呀”地一声,花厅门开,满脸怒容的肃顺,在灯笼照耀之下,昂然走了出来。

    不容醇王开口,他先戟指问道:“老七,你手里拿的什么东西?”

    醇王把谕旨一扬:“上谕!你跪下听吧!”

    “慢着!你先说说,谁承的旨?”

    “恭亲王大学士桂良周祖培贾帧军机大臣文祥。”

    “哼,这是什么上谕?”肃顺说得又响又快又清楚,“这五个人凭什么承旨?旨从何出?你们心眼儿里还有祖宗家法大行皇帝的遗命吗?大行皇帝,尸骨未寒,你们就敢当着梓宫在此,矫诏窃政,不怕遭天谴吗?”

    “哈哈哈,肃顺,”醇王不怀好意的笑了,武云迪见肃顺已经走了出来,这趟差事已经差不多圆满,王发笑,连忙凑趣,“七王爷为何发笑?”

    “我笑肃顺这厮死到临头都还不知道鬼头刀哪里来的,肃顺我实话告诉你,单单六哥必然拿不下你,可我手里的诏不是矫诏!”肃顺的脸色依然铁青,“这是皇太后下的诏书!储秀宫的那位!”

    肃顺脸上终于露出了震惊的表情,“什么?她没死?”

    “自然没死!你这等狼子野心,居然敢谋害太后,幸好太后得列祖列宗保佑,安然无恙,诈死来拿你这个奸臣!皇太后的同道堂印玺就在此处,等会给你你死的瞑目,左右,给我拿下!”

    粘竿处的侍卫早就跃跃欲试了,一听令下,走上来几个人,七手八脚地把肃顺按着跪倒,肃顺身壮力大,加以出死命挣扎,一时间还不能把他弄服帖,但这也不过他自讨苦吃而已!那些调鹰弄狗惯了的上三旗绔裤子弟,有的是花招,一个施展擒拿术把他的右手反扭,一个往膝弯里一磕,肃顺立刻矮了半截,然后另一个把他的脖子一捏,辫子一拉,头便仰了起来,视线正好对着醇王,在高举的灯笼之下,只见他疼得龇牙咧嘴,额上的汗有黄豆那么大。

    于是醇王高捧拿问肃顺押解来京的上谕,一共七八句话畅快地说完谕旨,他又下令把还在震惊状态之中的肃顺押了出去,同时派四个侍卫,进花厅东屋把肃顺的两个宠妾也哭哭啼啼地抓了来,一起送到睿亲王那里。

    那两个宠妾哭哭啼啼地走了出去,武云迪啐了一口,“这狗贼,在大行皇帝梓宫处还带着姬妾,实在是该死!”

    醇王仇已报,心情分外愉快,拍了武云迪的肩膀,“这人逃不了,就行刺太后,就够他剐刑了,你速速回去,告诉太后和六王爷,这事儿,办妥了!”

    咸丰十一年九月三十日,皇太后叶赫那拉氏死而复生,出现在养心殿,哭诉肃顺等人罪状,群臣奏请将肃顺等人议罪,皇太后下旨将肃顺载垣端华三人擒拿,其余五人退出军机,是为“祺祥政变”,或叫“北京政变”。(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