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二十一、鼎湖弓箭(五)
    “今明两天,梓宫奉安。初四发通知,最快也得初五。”

    “就是初五吧!”恭王接受了周祖培的建议,“通知就拜烦两位相国偏劳了。”

    这是小事,没有什么好研究的,说了就算。要研究的是,顾命八臣的罪名,该预先商量出一个腹案,集议时才不致聚讼纷纭,茫无头绪。

    于是刑部尚书赵光说话了。他也是最恨肃顺的一个人,因为肃顺揽权,常常侵犯刑部的职司,最令赵光痛心疾首的一件事,就是咸丰八年戊午科场案,杀大学士柏葰。科场风气诚然要整顿,但为此而诛宰辅,古所罕见,当时所有的人,都以为必蒙恩赦免死,就是柏葰自己,也料定必是由死刑改为充军,还叫他儿子准备行李,以便一闻恩命,即行就道。

    那知道大行皇帝当时真个朱笔亲批,诛戮柏葰。赵光清清楚楚地记得,先帝特召部院大臣,当面宣旨之时,容颜凄惨,握笔的手,不住颤动,旨意一下,在廷诸臣,无不震恐,竟有因而失仪的。唯有肃顺一个人幸灾乐祸,出圆明园时,得意洋洋地大声说道:“今天杀人了,今天杀人了!”所幸最后太后拦下,这才没有一品大臣因为受了十六两银子而处斩的故事,现在也要杀人了!赵光抗声而言:“肃顺死有余辜!载垣端华,于律亦无活罪。其余五人,亦当严惩。”

    “这就是说,八个人分三等。”周祖培作了一个归纳:“肃顺是一等。载垣和端华是一等,其余五人又是一等。是这样吗?”

    “上谕中原说‘分别轻重,按律秉公具奏’,分成三等,甚为允当。”贾桢点着头,表示赞成。

    照赵光的意思,第三等中还要分,象匡源附和最力,另当别论。但贾桢和周祖培都不赞成,黄桢是卫护同乡。周祖培则是想到了景寿。是恭王嫡亲的姐夫,如果匡源应该严办,则景寿身为国戚,受恩深重。罪名也应该比别人来得重。

    赵光的本意只放下过肃顺。所以对此并不坚持。就在他们谈论的这一刻。有人来报,说是押解肃顺的车辆,已经过了清河。进京去了。接着又来禀报:醇王到了清河。

    弟兄相见,无不兴奋。只以大丧期间,笑容不便摆在脸上。贾周赵三人都很知趣,与一身行装的醇王见礼寒暄过后,一起告辞,好容他们兄弟密谈。

    “京里怎么样?”醇王首先发问。

    “京里很好哇!”恭王反问:“路上怎么样?听说肃六咆哮不法,说了些什么?”

    “反正是些无法无天的混话。不过……。”

    话到口边,忽又停住,恭王越发要追问,但他没有开口,只拿威严的眼色王。他最忌惮他这个六哥,只好实说了。

    “肃六大骂太后。”醇王把声音压得极低,“他说,太祖皇帝当初灭海西四部,叶赫部长布扬古发过誓,他的子孙中,那怕剩一个女的,也要报仇。现在这话应验了,大清江山要送在叶赫那拉手里。又说,她是条毒蛇,小心着,总有一天让她反咬一口!”

    “哼!”恭王只是冷笑,把肃顺的话愤的狂訾。传说中虽有叶赫那拉与爱新觉罗为世仇,宫中秀女,不选叶赫那拉的话,其实是荒诞无稽之谈,高祖的皇后太宗的生母,就是叶赫那拉,以后太宗有侧妃圣祖有惠妃高宗有顺妃,亦都出于叶赫那拉。至于太后,精明有决断,不象个柔弱女子,倒是真的,说她是毒蛇,要防备反噬,这话在恭王觉得可笑得很。

    于是顾而言他,谈到醇王的新职,恭王准备把肃顺所遗的差使之一,正黄旗领侍卫内大臣,保荐他接任,负责掌理紫禁城的警卫。这是个非常重要的差使,醇王欣然接受。于是即时启程,换乘一骑御厩好马,带着护卫,飞奔回京。到了崇文门,恰好赶上肃顺的囚车进城,醇王为了当差谨慎周到起见,特地亲自押送到皇城东面户部街的宗人府……

    紧闭的房门被轻轻的拍响,里头响起了一个青年男子的声音,“什么事儿?”

    “大少爷,宫里头来了太监,说有旨意!”

    门猛地一打开,胡子拉碴的荣禄盯着自己的家人,原本铮亮的脑门都长出了短发,只见他连忙叫丫鬟拿朝服,又问门子。“是谁的旨?是太后的?”

    “是。”

    荣禄连忙更衣,准备好香案迎接圣旨,到了正厅,传旨的是老熟人安德海,安德海朝着荣禄笑嘻嘻地点点头,“荣禄接旨。”

    荣禄连忙跪下,“……任正白旗瓜尔佳荣禄为四川省提督,钦此。”

    圣旨出奇的短,没几句话就结束了,荣禄连忙谢恩,起身之后悄悄塞了一个包封给安德海,安德海笑嘻嘻地手下,“奴才谢提督大人的赏!”道谢之后还拉着荣禄东拉西扯,又说廊下的菊花开的正好,又谈荣禄府上的大红袍味道正的很,就是不肯离开,荣禄料到安德海此来必然有内情再宣,便屏退下人,邀请安德海到了自己的内书房来,到了内书房,安德海点点头,

    “大人,太后娘娘还有一道旨意,是密旨,要你再办的,娘娘说了,此去四川,最紧要的就是办这事儿,这事儿办成了,就让你即刻回返!”安德海不再笑嘻嘻,神色严肃了起来,“娘娘说,让你千里奔波,实在愧疚的很,但是手里无人可用,只能劳烦你了,等到大人事成返京,娘娘要给您准备一份大礼!”(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