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二十二、同治之意(上)
    “一大行皇帝弥留时,面谕载垣等立皇帝为皇太子,并无令其赞襄政务之谕,乃造作名目,诸事并不请旨,擅自主持.wWw。23uS。coM

    二御史董元醇条奏皇太后垂帘等事,载垣等非独擅改谕旨,且于召对时当面咆哮,目无君上。

    三每言亲王等不可召见,意存离间。

    四肃顺擅坐御座,进内廷当差出入自由,擅用行宫御用器物。

    五内旨传取应用物件,肃顺抗违不遵。

    六肃顺于接奉革职拿问谕旨以后,咆哮狂肆,目无君上。

    七肃顺扈从梓宫回京,辄敢私带眷属随行。”

    文祥的声音在殿里响起,“端华载垣肃顺三人,凡此七项大罪,内阁和军机商议了一番,议定是凌迟的刑!”

    叶赫那拉氏合上折子,微微皱眉,“凌迟?会不会太重了些?”

    恭亲王连忙回道,“论他们的罪名,凌迟处死也不冤。如今太后要加恩减刑,也未尝不可。”

    “还有那事,问清楚了没有,是不是他们三个派人忤逆作乱的!?”

    刑部尚书赵光启奏,“微臣查了肃顺端华载垣三人的书信以及人员随从,并未发现有疑似之人,且三人均否认此事。”

    叶赫那拉氏不悦,“如此一来岂不是查无实据?罢了,这些罪也够他们受的了!”

    “是,还要请示太后,抄了肃顺的家。书房一个匣子里都是他与乱党之间的书信,”恭亲王睨了一眼站在班里瑟瑟发抖的陈浮恩,“奴才不敢多后的意思是?”

    “封条,拿到内阁去烧掉,人不许外泄,”叶赫那拉氏当机立断地说道,“前日皇帝已然下诏,只诛首恶,余者无罪。往日之事一概不究。从今个起,”叶赫那拉氏环视众人,坐在炕上顾盼生姿,“新朝新气象。皇帝需以宽仁待人。不搞株连九族的老故事了。既然大家议定好了,载垣端华肃顺,”皇太后一个名字一个名字得极慢。“三人斩立决。”

    大家似乎都骚动了起来,皇太后继续问道,“其余五人呢?”

    “革职,充军新疆。”

    “减一等,革职就行了,和气致祥,”皇太后又问,“新年号定了没?”

    “回太后的话,”周祖培禀告,“臣等定了‘同治’的年号,还请太后定夺。”

    十月初九登极,必须诏告新帝的年号,“祺祥”二字,早经决定取消。周祖培主张用“熙卤或者“乾熙”又不为恭王所喜,于是经文祥宝鋆曹毓瑛等人共同商议,拟了“同治”两字,征询内阁的意见。连周祖培在内,大家都说这两个字拟得好。但是,好在什么地方,大家都不曾说。因为这两个字的妙处,只可意会,各有各的解释,在太后母子同治,在臣子君臣同治,在民间上下一心,同臻郅治,足以号召人心,比李慈铭沿用宋朝的故事,建议用“康隆”或“乾熙”是好得太多了。

    果然还是这个年号,但是这个年号的确是不错的,“好,同治同治,君臣同治,这年号极好,”太后点点头,站了起来,对着跪在地上乌泱泱的一群亲贵诸王军机大臣福了一福,“皇帝年幼,哀家无可奈何行垂帘之事儿,接下去大清朝的前途命运,就都托付给诸君了!”

    恭亲王又连忙带着众人磕头以示不敢当,叶赫那拉氏继续说道,“六爷,传皇帝的旨意,命内阁礼部内务府准备两位太后封号和太妃太嫔等尊奉事宜。”

    “太后的意思是?”恭亲王微微有些震惊,连拢着袖子不发一言的德龄都忘记了当差的本分,抬起头,震惊得赫那拉氏。

    “天子之言,绝无虚言,皇帝下旨了,那她便是太后。”杏贞点点头,“皇帝登基大典之前,名分要定,想两个好点的封号上来!”

    贾帧和周祖培一前一后出了养心殿,瞧着军机大臣们走开,才转向去文渊阁,贾帧笑眯眯地祖培,见到左右无人,对着周祖培笑道,“芝翁,今个咱们内阁军机一起在养心殿正式拜见太后,您瞧着,太后如何?比得上孝庄文皇后否?”

    周祖培抬眼瞧了贾帧一眼,摇摇头,“我瞧着这位主子,可要比孝庄文皇后强百倍!咱们都知道,若非当年睿亲王提议世祖皇帝登基,哪里来的文皇后,这可是母因子贵,如今到底颠倒了过来,反倒是子因母贵了,瞧着皇上,”周祖培压低声音,摇摇头,“不过是和先帝差不多而已,怎能比得上咱们的太后万一?!若非是太后的嫡子,又是大行皇帝唯一的儿子,那正大光明牌匾后头,嘿嘿……”贾帧心领神会,微微一笑,“金蝉脱壳,反手之间,顾命大臣烟消云散,这可不是一般的手段咯!”

    “是呀,原本京内外忐忑不安的紧,就连那陈浮恩?芝翁你瞧见了没?在养心殿战战兢兢,可皇太后一句既往不咎,这人即刻就安妥了下来,人心啊,”贾帧啧啧称奇,“就此安稳了。”

    “筠翁你说的极是,可如今又要杀三凶了!”

    “这又是她的手段了,若非如此,怎么垂帘,”周祖培和贾帧慢悠悠绕过养心门外的一个铜缸,“顾命是先帝钦命的,就算太后有着同道堂,也抵不过赞襄一切政事!如今他们几个既然有大罪,这顾命自然也就没有了,顾命没了,才有了议政王,才有了太后垂帘。好厉害!诈死赚的推翻顾命是为勇,拉拢六王是为智,尊奉钮祜禄氏是为信,行垂帘之事是敢为天下先,这样的太后,真不知道是不是国朝的福气,”周祖培忍不住赞叹,语气里都是佩服的劲儿,“这且不说了,您眼瞧着,几日前还是极为跋扈的这三个人就要死了!一日之间,杀两位铁帽子王,再杀一个顾命大臣,这样的大手笔,可是连世宗宪皇帝都比不上的!”

    “三朝的老臣,说砍脑袋就砍脑袋,一点不为先帝留余地……”贾帧说着担心的话,脸上却是一副恬淡的笑容。

    “哈哈哈,筠翁,为您那个学生担心了?”周祖培一副玩弄的笑容,对着贾帧笑道,“怕您那个学生当差当不好?”

    “吓,我才不操这许多心,”贾帧继续说道,“恭王体恤咱们年老体弱的,不让咱们入军机操劳,”周祖培微微一笑,显然已经早就知道这事儿,可见两位并不是睁眼的瞎子,对于此事,周祖培是心中不悦的,自己才六十出头,要知道明朝权相严嵩可是到了八十多才致仕告老还乡的,自己还不算很老,自世宗皇帝开创军机处之后,内阁的地位一落千丈,已然不是中枢权柄的地方了,大学士也已经成为虚衔,给年老勋高的大臣们的荣礼了,当然军机大臣不加大学士衔也只能算是黑军机,可若是只是一个大学士,无论是武英殿大学士或是什么,再不加派遣管理六部事务,再不如军机,那真是哈哈哈了。两个人微微有些失意,这不是成了吉祥物件了?可如今恭亲王如日中天,军机处均是他的铁杆,皇太后又是恭亲王言听计从,两个人无可奈何,只能是站在边上瞧瞧了。

    “咱们何须做这杞人之忧的事儿呢?芝翁,”贾帧既是宽解周祖培,又似乎在自嘲,“同治同治,自然是君臣同治,咱们也是臣子嘛,无需多想,皇太后要给咱们大礼,咱们就安心等着天上掉馅饼吧。”(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