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计划 > 五分六合 > 五分六合注册 > 二十四、玉座珠帘(下)
    穿着全副朝挂的李鸿章疾步跟着一个太监身后跨过了养心门,过了两头铜狮子,就到了养心殿的正殿,就安德海,安德海后脑勺上的蓝翎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见到了闭气凝神的李鸿章,假模假样的上前打千行礼,“奴才小安子给巡抚大人请安哪!”李鸿章连忙一把扶住,不让安德海甩袖子行礼,“哎哟,我的小老弟,这是做什么?可是要折煞哥哥了!你们兄弟原是老相识,在南边就打过交道,就是亲如一家的,你又是跟在母后皇太后身边伺候,地位尊贵,怎么能和我这个外臣这样的大礼,快快起来,”李鸿章又绕着安德海说了一会子亲热的话,哄得安德海眉开眼笑的,李鸿章瞧着左近没什么外人,从袖子里头拿出来一张五百两的银票,塞给安德海,安德海连忙摇手,“拿着,哥哥知道你家里头不宽裕,你成日见的在太后跟前伺候,家里照顾不到,这是给你开销用的,家里那头我也送过去给伯父伯母了,也是做哥哥的一点心,”于是把那银票硬塞进了安德海的怀里,安德海笑嘻嘻地谢了赏,又把李鸿章引到一间小小的偏殿,请李鸿章喝茶,这时候屋里头没旁人,李鸿章喝了茶,就问:“哥哥也就冒昧了,老弟,不知太后他老人家今个心情如何?”

    “自然是心情极好的,”安德海摸了摸额头,笑道,“皇上登基,太后她老人家又是垂帘听政,比往日是操劳了些,可没了肃顺在外头捣乱,心情是极苏畅的,这不,现在六爷和军机在里头,商议着皇上请师傅的事儿呢.”

    之前慈禧太后远在京中,皇上在行在。顾不得教育自己的儿子,回到了京中,又是忙着推翻顾命之事,又是忙着登基大典,但凡种种,忙得不可开交,皇帝本性就是极为贪玩的。巴不得慈禧太后不管着自己,如此便是很热闹地玩了些日子。

    “钟粹宫那位呢?”

    安德海喝了口茶。不在意的说道,“母后皇太后仁慈,不欲后宫生事,反正皇上也喜欢那位,也就认下了这位太后,还让她管着后宫的太妃太嫔们,内务府的事儿也都交给了她,皇上日常的琐事也让她瞧着,就是性子绵软了些。皇上戏耍的时候劝不住。”安德海絮絮叨叨地说着宫里头的事儿,李鸿章侧耳听着,时不时插上一句话,如此过了一会,一个小太监跑了进来,“安公公,六爷他们跪安了。杨总管催着这位大人去呢!”

    “知道了,”安德海连忙站起来,戴起帽子,“大人请吧,”如此就正了脸色,带着李鸿章到了养心殿的前头。奏事处的太监叫“李鸿章!”安德海就连忙将李鸿章引入殿内。

    李鸿章跨步进了殿内,跪下磕头,“臣,署理江苏巡抚李鸿章恭请皇太后圣安!”,随即站了起来,趋步上前,跪到原本预备好的厚毡上。听皇太后发话。

    明黄色纱帘之后的皇太后身姿若隐若现,“李鸿章,说起来本宫与你是旧相识,却又是第一次见面。”

    “是,微臣寒鸦之姿,承蒙皇太后不弃,在版牍之中,亲自简拔,于微末起青云,如今侥幸得此官位,全赖太后娘娘青眼有加,微臣感激涕零,非粉身碎骨不能报答皇太后圣德。”李鸿章连忙说道。

    奉承话总是能让人心情愉悦,无论是否真心,就是在珠帘之后脸色的皇太后也是毫不例外,虽然未笑出声,语气里总是一股喜悦的意思儿,慈禧太后点点头,说道:“不是本宫青眼有加,而是你李鸿章人才难得,岂不闻‘脱颖而出’吗?若是庸人,那就算给他三分助力,也飞不到天上去,而你李鸿章确是抓住了机会,这不是人才又是什么?”

    “太后谬赞,微臣实不敢当。”太后陛之下的李鸿章恭敬地垂着头,于是也就不再说这些话,“如今你的兵在哪里?”

    “在德州。”

    “离着运河不远。”

    “是,大概有三十多里路。”

    “你有着多少兵?”

    “大约在九千人之数。”

    “好,你招兵去,军饷除地方供给之外,兵部会全额给你,”慈禧太后点点头,“南边的战事如火如荼,本宫却叫你北上抗击洋人,可惜肃顺作梗,这样的功劳至今未赏,倒是让你白白耽误了日子,更是损了不少好兵。”

    “为国效忠,不敢自称辛苦。”

    “你说的极是,为国尽忠,自然责无旁贷,但是国朝也不能亏待了功臣,你收拾行囊,准备北下,太平军未除,本宫总是寝食难安。”

    “微臣不敢问太后,招兵多少为额?”

    太后笑道:“韩信点兵,多多益善,你李鸿章自然也是韩信一般,许你多多益善,国朝不怕忠臣孝子,你跪安吧,晚些时候有旨意下来。”

    李鸿章谢恩退出,皇太后眯着眼睛养了回神,杨庆喜又来禀告:“六爷递牌子求见。”

    “宣。”皇太后睁开了眼,“去东暖阁吧,那里热乎点,正殿真是空旷的紧,一点都不暖和。”

    “母后皇太后,军机处和兵部拟好了咸丰十年水僧格林沁胜保李鸿章等人的功劳犒赏,请太后定夺。”

    “请坐下,小安子,给六爷奉茶,六爷慢慢说。”

    恭亲王谢恩坐下,这才慢慢奏道:“军机处商议了一番,僧王的亲王爵位自然是恢复,臣的意思是给伯彦讷谟祜一个郡王的头衔。如今他在御前当差,也是激励他衷心为主的意思,”这是惠而不费的一个奖赏,慈禧太后心领神会,僧格林沁的科尔沁亲王是世袭罔替的,伯彦讷谟祜迟早要承袭亲王爵位,如今的这郡王头衔不过是变相给个荣耀,每年多些俸禄银子罢了。

    “郡王头衔太简薄了些,不足以犒劳僧王打败洋人的辛劳,伯彦讷谟祜可有子嗣了?”

    “有一个儿子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