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二十七、英烈长存(中)
    太后娘娘也体恤咱们家,叫吏部给了我一个官身,在总理衙门当差,差事不多,清闲的很,如今我在跟前尽孝,二弟九泉之下有知,知道他轰轰烈烈的事儿传遍了四九城,”那个男子眼角沁出了泪花,他也很想念那个活蹦乱跳做事高调的二弟,“他一定也会含笑的。”

    那那个老者呆坐不语,良久才说道,“哼,和洋鬼子打交道的衙门是人呆的吗。”

    大他的儿子连忙收了戚容,“这事儿是礼部和兵部宗人府一同下了文,这倒是不稀奇,可是儿子的一个同僚的亲戚在宫里头当侍卫,隐隐约约听说议政王要同去的,咱们也不是要那个体面,若是万一,万一二弟的名号挂在那,咱们瞧见了高兴,二弟不也是高兴极了?”

    那那个老者长叹一声,满脸萧索,“罢了,罢了,既然是官面上的事儿,咱们就去一趟,不然你以后当差难当,哎,横竖清明到了,你二弟坟头也要去祭奠,就赶在一块吧。”

    三月三日,清明节,淳郡王代皇帝祭奠文宗皇帝停灵处。

    三月四日,初春的香山远没有秋日的热闹,前几日下的细雨让满山草木青葱无比,满山云雾如同仙境一般,原本是极为寂寥的时候,却因谕旨一下变得热闹无比。

    从山脚的旗帜迎风招展,烈烈起舞,衣着整洁,铠甲鲜亮的八旗士兵耀武扬威地站在宽阔的汉白玉台阶两旁,一个灰衣小太监提着衣服的下摆利索地往着香山上走着,穿过三个汉白玉的牌坊,朝着候在牌坊下头的一个太监拍拍手,“来了来了。”

    那那个太监连忙转身走过牌坊,又走了一射之路,到了静宜园的宫门前头,哪里头已经是乌泱泱的一堆人,那太监绕过人群,到了静宜园宫门口的台阶上。跪下打千,“七王爷,母后皇太后和皇上的圣驾马上就到了。”

    太那太监嗓音尖利,传的老远老远的,霎时间,犹如在平静的湖水上投入一个巨石,掀起了千层浪。原本肃穆不出声的人群嗡的一声,大家瞠目结舌。随即交头接耳的议论开了。

    那那个湘潭县来的老妇人不敢置信的紧紧抓住别上的儿子,两个人都穿了自己最好的衣服,这衣服还是自己个十几年前四十整寿的时候,老头子卖了一只羊扯回来的布做的,一直没舍得穿,今个才上身,老妇人是小脚,站了半个早上早就腿脚酸软了,没想到听到那个太监的声音。隐隐约约听说是皇太后和皇上要来,在湖南乡下只是见过里长的妇人顿时心跳的快极了,“三儿啊,那个官老爷说的啥?皇太后要来?”

    那那个三儿伸长了脖子,死命地朝着大道的来处边扶住自己的母亲,“如今这已经有位王爷在了。皇太后和皇上怎么会来这里见咱们这些泥腿子?”三儿猛地转过头,阶上的那个年轻王爷,那个王爷点点头,又朝着边上一个胸前绣着什么鸡的官老爷说了几句话,那个官老爷点头哈腰,转过身子。对着台阶下的一干人等,高声呵道:“众人肃静!谨记礼仪,在御前失仪,可不是闹着玩的!”

    站列在班首的一个面容憔悴,全幅诰命服制妇人带着一个十多岁的小女孩,沉稳地自己的裙角衣袖冠冕有没有问题,随即悄悄地对着站着自己边上的那个面容恬然的女孩子。“大姐儿,待会可是跟着我一起行礼就是,明白吗?”

    那那个女孩子脸上有些许愁容,宛如玉色之中带着些许阴霾,鬓边戴着一朵白色的珠花,听到妇人的话,点点头,“是,女儿知道了。”

    远远处传来锣声,已经是晌午时节,初春的太阳和煦地照耀在满山青翠之间,一对一对的八旗护军营的士兵执着龙旗大步而来,随即身后一对对的太监手持拂尘香炉如意玉盆等事物走到,之后才是皇太后十六人抬的金凤大轿,等到锣声再次响起,站在平地上的淳郡王连忙甩袖子跪下,那个礼部官员也高声喝道:“跪,拜!”

    在大宫门前分成两班的人影连忙跪下,起此彼伏的声音响起,“恭请皇太后金安皇上万安。”

    一一个容貌俊秀,趾高气扬的红衣太监越出队伍,环视众人,“奉皇太后慈谕,免跪拜礼,起!”

    淳醇郡王站了起来,卷起袖子,候在门前,金凤轿停下,安德海连忙卷开轿帘,皇太后深吸一口气,抬脚出了轿子。

    淳醇郡王眼皇太后,只见今个皇太后穿了一件藏青色的五龙团补服,头戴冠冕,头顶撑着一顶黄罗伞,后头跟着同治皇帝也下了轿子,上前扶住慈禧太后,慈禧太后摆摆手,反手拉住皇帝的手,“走,咱们进去。”

    原原先伺候在两边的人里头,知道礼数的官宦人家,低着头不敢多些老人家知道天威所在,也是不敢多些年轻人倒是兴奋极了,低着头,又抬头连忙偷,好日后夸耀一番。

    礼礼部的小吏们险些魂飞魄散,一个个地在人群边上连连悄声警告,慈禧太后也不以为忤,微笑环视众人,见到淳郡王并礼部尚书全庆兵部尚书陈孚恩迎了上来,军机一个都没来,太后微微皱眉,随即苏展,“议政王如何没到?”

    ““俄罗斯大使入朝,言语有些不痛快,六哥便困在通州了。”

    慈慈禧太后不置可否,走到了静宜园正门口,抬头瞧见原本写着静宜园的牌匾被红色的绸布遮盖起来,神色肃穆了起来,对着同样穿着藏青色朝服的同治皇帝说道,“皇帝,颁旨吧。”

    ““是,皇额娘。”同治皇帝转过身子,吩咐全庆,“全庆你来宣读旨意。”

    ““是,”全庆从军机章京的手中接过一道黄布,对着广场上的众人喝道,“有旨意!”

    ““跪!”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伏唯国朝定鼎,圣圣相继,赖全将士之功,百姓之劳,前有长毛逆贼,后有洋人肆虐,危害中国,涂炭生灵,朕心伤焉,幸有义士无数,将士用命,百姓援助,才得金瓯无恙,先帝在时,晓谕再三,英魂不灭,英灵不远,必定祭祀之,以全中国之魂,万古不灭之意,奉皇太后慈谕,建忠烈祠以示祭奠忠魂,钦此。”(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