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计划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二十七、英烈长存(续)
    “军机已命各地官府提供车马船之供给,必然是无妨的,”陈孚恩解释道,同治皇帝若有所思地点头,“各处驿站也需接待。”

    醇郡王色不早,便出言提醒,“时候差不多了,还请皇太后皇上开始吧。”

    慈禧点点头,醇郡王朝着安德海说了几句话,安德海小跑出去,扇扇殿门次第打开,晌午和煦的阳光照耀入殿,光怪陆离。

    “请皇太后旨:挑的陪祭人已经候着了,是否宣进来?”全庆说道。

    “请进来。”太后站在神主前对着同治皇帝说道,“皇帝,我选了几个人来陪祭,这几个人倒不是都是官宦世家,有的是八旗子弟,有的是乡下妇人,为何选了这些普通人,而不是高官厚爵之人,这内里除了彰显国朝一视同仁之外,更是要向全天下的人宣告,为国厮杀之人,无论高低贵贱,均值得朝廷尊敬,这一节皇帝你可要明白。”

    “是。谨遵皇额娘教诲。”

    殿门大开,外头的人趁着帝后进殿,早就全部知晓了事情原委,殿前哭泣成了一片,有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已经哭到在地,礼部官员叫了几个人出来,其中那个八旗失去二儿子的老者,湖南省乡下来的母子两位,身穿诰命官府的妇人和小女孩,也有身体残疾拄着拐杖的湘军八旗军士卒共计十人。

    十人进殿,连忙跪拜,慈禧太后连忙微微欠身,“诸位请起,今个乃是祭奠国家忠烈之日,无需行此大礼,快快起来。”

    众人起来,太后带着皇帝一一询问,见到那个诰命,慈禧太后点点头,“淑人,你来了。”

    “是,臣妾魏佳氏拜见太后,太后万福金安。”想带着那个小女孩一齐跪拜,却一把被慈禧太后拉住,“别多礼了,勇烈公为国捐躯,我一个深宫妇人又怎么值当你这忠烈之后一跪呢?”这妇人原来是镇江高姿山上殉国的江苏巡抚吉尔杭阿的妇人,吉尔杭阿战败后自杀。追赠总督,封一等轻车都尉世职,谥勇烈,故慈禧有勇烈公一说,太后佳氏边上的那个小女孩,“这是勇烈公的女儿吗?”

    “回禀太后,”魏佳氏不卑不亢,“寒门只有一个小子,如今刚刚进学,这不是我家的女儿,这是江苏按察使朱均之女。”

    “朱均?”,慈禧微微吃惊,“可是在苏州殉国的朱均?”

    “正是,”魏佳氏喟然长叹,“也是臣妾的缘法,那一日寒家的下人前往镇江招魂,就在高姿山左近遇到了她,”魏佳氏宠溺地个面带忧色的小女孩,“老家人一问之下,才知道是忠良之后,这才带回了京师。”

    “好好,”慈禧太后点头,“忠良之后,本宫不会亏待了她,七爷,记下,明日让军机下诏,敕封,”慈禧太后个小女孩,同治皇帝也盯着那个小女孩乖女,你叫什么名字?”

    那个女孩子福了一福,“回太后的话,小女叫朱元秀。”态度不卑不亢,很是有礼数。

    慈禧太后赞许地佳氏,“你教导的很好,敕封朱元秀为六品安人,仍由魏佳氏抚养之,得空了,递牌子进宫朝见便是,本宫很爱听你们讲外头的事儿。”

    清沿明制,有制度规定:封赠官员首先由吏部和兵部提准被封赠人的职务及姓名,而后翰林院依式撰拟文字。届封典时,中书科缮写,经内阁诰敕房核对无误后,加盖御宝颁发。

    第二人就是那个八旗的老者,身后还跟着妻子,见到皇太后走进,连忙甩袖子跪下,“奴才镶蓝旗索伦氏,索伦马福衔妻子叩见皇太后,叩见皇上。”

    “原来是镶蓝旗,”慈禧太后分外亲切,自己未成皇后之前,也是镶蓝旗的,成了皇太后,这才抬旗进了镶黄旗,“镶蓝旗个个都是英雄好汉,快快起来。”

    “奴才等谢太后大恩。”那个老者站了起来,恭敬地对着慈禧太后说道,“奴才的小子今个得太后娘娘,万岁爷亲临祭奠,也不枉费他为国捐躯了。”

    “云骑尉以匹夫之勇,寻洋人之逆而诛杀之,虽已然登冥界,浩气长存,祭祀于英烈祠之中,年年岁岁祭祀不断,马福你无需太过悲伤了,请节哀。”

    “不敢当,不敢当,当不起娘娘这称呼,”马福连忙谦恭,“奴才原本是恨死了这小子,让他去逞强,但今个见到如此大的场景,”马福眼角沁出了眼泪,又跪了下来,嘴角花白的胡子忍不住抖动了起来,“皇上和皇太后又亲来祭奠,奴才全家就是这刻都死了,也是心甘情愿。”

    “何须出此言,快快起来,”慈禧弯下身子,双手虚扶。(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