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二十九、飞骑报捷(下)
    安德海连忙率着宫女太监整整齐齐地跪下山呼,“恭喜皇太后,贺喜皇太后!”

    慈禧眼角笑出了泪花,巨大的喜悦犹如热水一样浸润了自己的整个身子,虽然舒服之极,但是却丝毫感觉不到懒洋洋,全身上下都充满了昂然斗志,慈禧眉毛一挑,这会子已经到了四点多的时候了,天麻麻亮,“派人去找值班的军机章京,告诉六爷,江宁有消息来了!”

    于是又吩咐宫人梳洗打扮,准备在养心殿和军机们议事,才弄好冠冕,杨庆喜进来通报,“钟粹宫太后来了。()《顶》《点》小说23X.Com”

    慈禧放下手里的波斯进贡的螺子黛,微微诧异,怎么这会子她来了?哦,想必也是知道江宁克复的好消息了,“快请进来。”

    慈安进了储秀宫东暖阁,对着坐在梳妆台上的慈禧太后请安行礼,“姐姐,妹妹恭贺姐姐!”

    “妹妹快起来,”慈禧摆摆手,拉起慈安,携手和慈安东西对坐在炕上,“上茶,”吩咐完杨庆喜,对着慈安笑道:“妹妹这时候怎么过来了?”

    “我听说了江宁有来了好消息,特来恭贺姐姐。”慈安太后恭顺的说道,这时候慈禧依然穿戴好朝服,虽是藏青色的龙袍大褂,可帽子鲜红,朝珠明亮,这会子又是极为高兴的,骨子里透着一副气宇轩昂的样子出来,相比之下,穿着日常一件绛红色戴着旗头的慈安被映衬暗淡无光了。

    “是呀,这么些年。终于盼到了,全赖祖宗庇佑,将士用命,”慈禧太后眼眸明亮,炯炯有神,“发逆覆灭就在眼前了!”

    这是应该高兴的绝大喜事,但慈安太后深深地叹了口气,忽然伤感了,却又不肯让眼泪流落,只拿着一块绣花绢帕。不住揉眼睛擦鼻子。这个举动。把伺候的太监们,弄得惊疑不定,但谁也不敢去探问。站得远些的便窃窃私议,江宁来的奏折。怕不是什么好事。否则。“东边”何以伤心呢?

    慈禧太后原本想开口询问,突然又想到了什么,便不再开口。只是长长得叹了一口气,她是了解慈安所以伤心的原因的,必是由这个捷报想到了先帝。十一年的皇帝,几乎没有一天不是在内忧外患之中。由得病到驾崩,虽说是溺于酒色所致,但那种深夜惊醒,起身的军报,不是这里兵败,便是那里失守,尽是些令人心悸的消息,加以要饷要钱,急如星火,这样的日子,也真亏他挨了过去。

    “唉!可怜!”慈安太后终于抒发了她的感慨,“盼望了多少年,等把消息盼到了,他人又不在了!”

    “是啊,可谓是两个天生的对头了,”慈禧太后点头,前些日子,在江宁未曾传来洪秀全身亡消息之前,京中就已经传闻,洪秀全乃是瘟神转世,下凡就是为了和咸丰爷作对的,咸丰皇帝宾天了,洪秀全也该随咸丰爷而去了,“妹妹也别太难过了,如今该把这好消息告诉先帝,本宫准备让七爷去先帝灵前告祭,你也去奉先殿告诉列祖列宗,告诉先帝爷,”慈禧太后一丝丝的悲伤随即消失不见,却而代之的是一种睥睨群雄,顾盼生姿,舍我其谁的天姿,“好叫先帝爷知道,咱们,没把这差事办砸了!”

    慈安点头,泪眼瞧着慈禧,点点头,站了起来,“是,我知道了,这就去奉先殿。”两位太后携手出了储秀宫,慈禧太后对着慈安说道,“这些年你阿玛在宁波府当差久了,功绩甚是卓异,本宫想着,如今皇帝登基了,京中洋务财计倒是用得着他,再者,太后的亲身父亲,长期在外头当着外官,也是不像样,你?”

    慈安太后感激万分,扶着慈禧上了撵轿,“全靠着姐姐罢了。”

    “过些日子就等好消息吧。”慈禧太后点点头,安德海带着太监宫女朝着南边走去,慈安太后在储秀门前逦远去的一行人,呆立了片刻,也转身回了钟粹宫。

    全班军机大臣,恭王文祥宝鋆李棠阶曹毓瑛早就在军机处待命,喜讯虽好,苦于未见原奏,不知其详,内城破了没有?洪秀全虽已于三月上旬,服毒自杀,他的儿子,被“拥立继位”的洪福瑱,可曾擒获?尤其是伪“忠王”李秀成,此人雄才大略,不可一世,如果他漏网了,太平天国便不算全灭。

    大家正这样谈论着,宝鋆忽然想起一件事,“今天该递如意吧?”

    “啊呀!这倒忘了。”恭王说,“赶快派人去办。”

    这是多少年来的规矩,凡是国家有大喜庆,臣下照例要向皇帝递如意,象今天这种日子,如意是非递不可的。

    就在这时候,军机处的“苏拉”来禀报:母后皇太后已临御养心殿,传旨即刻进见。时间仓促,即使象恭王那样,府里有现成的如意,也来不及取用,只好作罢。

    如意虽不递,颂圣之词不可少,所以一到养心殿东暖阁,恭王首先称贺。母后皇太后自然也有一番嘉慰之词,然后把原奏发了下来。殿廷之上,不便传观,由宝鋆大声念了一遍,殿中君臣,殿外的侍卫太监,一个个含着笑容,凝神静听。

    “十五日李臣典地道告成,十六日午刻发火,冲开二十余丈,当经朱洪章刘连捷伍维寿张诗日熊登武陈寿武萧孚泗彭毓橘萧庆衍,率各大队从倒口抢入城内。悍贼数千死护倒口,排列逆众数万,舍死抗拒。经朱洪章刘连捷,从中路大呼冲杀,奋不顾身,鏖战三时之久,贼乃大溃……。”

    由于慈禧太后不明白江宁的地势,于是籍隶江阴的曹毓瑛,作了一番“进讲”。他为慈禧太后指陈,曾国荃奏折内所称的“外城”,就是明朝洪武年间所建的都城。原有十三个城门,本朝封闭其四,剩下正阳通济聚宝三山石城仪凤神策太平朝阳等九门,用火药轰开的倒口,是在太平门,正当玄武湖东南。再往东去,就是钟山,洪军在此筑了两个石垒,称为“天保城”“地保城”。这年二月,曾国荃夺下“天保城”,江宁合围之势已成,三月间再夺下“地保城”,则江宁的克复,不过迟早间而已。(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