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三十、金陵血色(中)
    曾国荃个妇人被士兵们簇拥着去了后殿,满意地点点头,转过头打量了一番在血泊之中不敢说话的妇人们,一挥手,和蠢蠢欲动的士兵们吩咐道:“把这些女人给分了,一个个为奴为婢,你们自己个定!”

    “多谢大帅,大帅世代为侯啊!”那些亲兵乐坏了,连忙打千一个个挑了妇人下去,有个血气方刚的,按捺不住,撕开了一个娇小妇人的衣襟,就准备昏天暗地起来,曾国荃笑骂一声,“带下去,别在这里丢人现眼!”那些女人不敢多说话,只是怯怯得不敢反抗,一个个得被带了下去,曾国荃转过身子,慢慢走上了丹陛,他心里想着,洪秀全这厮往日在这金殿上朝的时候儿,有没有这样的威风霸气?

    曾国荃志得意满地走了上去,转过身子,咂咂嘴,这会子若是没外人,坐坐洪秀全这厮的龙椅想必也是无碍的,想到这里,环视一周,龙椅的位置,曾国荃大手一挥,心里默念,“上朝!”

    原本半合的金殿大门被人用力打开,曾国荃眯着眼头走进来的一群人,见到人群簇拥着自家的大哥,两江总督面沉似水得走了进来.

    曾国藩瞧见站在丹陛之上的曾国荃,一阵激灵,脸色越发不好来,“老九,你在上头做什么!”曾国藩大喝。

    曾国荃连忙收起了顾盼生雄的样子,大步走了下来,朝着曾国藩尴尬笑道:“大哥,您怎么来了,这兵荒马乱的,江宁城之中还是有不少长毛贼顽固抵抗,这刀剑无眼……”

    “我再不来,这江宁城就要被你弄坏了!”曾国藩一脸无奈,“封刀,既然洪氏伪王都已经伏法。不宜再多行杀戮!”

    “大哥,儿郎们这么背井离乡,南征北战,就没好生睡几天觉,如今打下江宁,立了大功,怎么能叫他们不舒坦几日!”曾国荃惊叫。一脸不可置信,“怎么这么快就要封刀。”天京沦陷时。城里的太平军只有一万多人,老百姓数十万,幼天王等一部分人突围出城。“两广老贼,纷纷搥城而出”。

    清人记载:“金陵之役,伏尸百万,秦淮尽赤;号哭之声,震动四野。”所谓伏尸百万,除了战死者,就是曾国藩在城内外屠杀的平民。“皖南及江宁各属。市人肉以相食,或数十里野无耕种,村无炊烟。”

    “京中来了旨意,不许滥杀,”曾国藩也是极度无奈,可不能不遵,“首犯之外。从贼不能杀!”

    “什么狗屁玩意!”曾国荃不干了,一把丢下手里带血的弯刀,“这些京中的掉书袋的老爷,这么攻下江宁城,这么快就准备鸟尽弓藏了?咋的,要是我继续让二郎们杀人。他们还准备革我的职?老子不乐意伺候他们这些嘴上功夫溜的,要我说,让我封刀,还不如让江宁城继续在长毛手里,咱们做做样子,也是军饷红顶子一概不缺,省的到了今天。好么,卸磨杀驴吗?”

    太平天国起义迅猛发展,湘军的地位和作用也日益凸显,湘军集团逐渐取得地方军政大权。咸丰五年,清廷任命胡林翼署理湖北巡抚,与他同在武昌主政的是湖广总督官文。清代官制中总督偏重军政,巡抚偏重民政,军权应归于官文。可官文贪鄙庸劣,见识浅薄,只因是满洲正白旗贵族而为咸丰帝所重用,所部军队战斗力极差。胡林翼抚鄂之初,官文每多掣肘,胡虽申奏,但咸丰帝仍下严旨要其会同官文办理湖北军政。不得已之下,胡林翼改变策略,转而与官文结交,在公文中每列官文为首功,每月拨盐厘三千两相赠,还让自己的母亲认官文宠妾为义女,进而与官文兄弟相称。不过,胡林翼并非与官文同流合污,而是试图加以利用。官文也深知在此战争环境,多少督抚因为不善带兵,或死于战事或被罢职免官,于是也乐于依靠这个对自己恭敬备至的胡林翼。在官文既然胡林翼满足了自己对声色货利的喜好,自己赞同他的军政主张,也算是礼尚往来。于是,胡林翼大刀阔斧厉行改革,稳定湖北局势,从而在同太平天国争夺长江中下游地区时处于有利地位,并为曾国藩提供了有力的保障。

    大沽口之战后,咸丰皇帝下了大力气,命曾国藩督办江皖赣浙四省军务。十二月,任命左宗棠为浙江巡抚,李续宜为湖北巡抚,彭玉麟为兵部侍郎。次年正月,命曾国藩以两江总督协办大学士。八月,刘长佑补授两广总督。十二月,刘长佑调任直隶总督。

    依照清代旧制,总督主军政,但是除了自己的督标营之外,并不能越过提督直接干预营务;巡抚主民政,除了自己的抚标营外,也不能干预营务;布政使掌财政,直属户部;按察使掌司法监察,直属刑部。可见,军政大权都集于中央,地方大员各负其责,互不统属,谁都不能自行其事,只能听命于中央。而咸同年间,特别是同治初年,大批湘军将领位任督抚,他们既主军又主政,兵政合一之势已成,再加上兵饷自筹,厘金完全由督抚支配,原本应该上交户部的地丁漕折关税盐课等项银两也被督抚截留,大半充作军饷。这样,一省三宪——即巡抚布政使按察使鼎足而三的局面再也不复存在,督抚专权的局面势将形成,湘军集团的权力在此情形下也达到了顶峰。

    如此轰轰烈烈,鲜花着锦,烈火烹油,曾国藩熟读诗书,知道功高震主,防微杜渐的道理,“老九!”曾国藩严厉喝道,如今似乎已经不太对劲了,官文李鸿章左宗棠沈葆桢都兴阿富明阿等人都在城外,自己的嫡系杨岳斌彭玉麟骆秉章鲍超对着自己就让曾国荃攻入江宁城之事自然不会多说什么,可难免心里会嘀咕,还有别的官文等人争功之心强烈的很,正准备找自己的纰漏,李鸿章,这自己的学生,虽然不想明面上和自己争功,驻扎在淳化县按兵不动,但他是皇太后的心腹!(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