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注册 > 玄幻小说 > 五分六合计划 > 三十一、倚天照海(中)
    曾国藩则是大惊失色,脸上原本的厉色潮水般刷的褪去,露出了苍白的神色和惊恐的面容,“壬秋,你,你,你说什么?”

    “长毛覆灭,公威震天下,堪比吕尚武侯,海内咸服,此时若是振臂一呼,岂不是从者云集?江南半壁,自然就归公所有,金陵之地,虎踞龙盘,帝王兴所,十年生聚,效仿太祖,挥兵北伐,自然中华混元一统,号令中原,再创盛世,”王闿运带着魅惑的声音在金殿之中响起,曾国荃早就露出了意乱神迷的表情,“那时候功绩岂是能如今这样的场面相比的!”

    “涤公可有意乎!”王闿运眼睛直盯盯地盯着曾国藩,“闿运虽然不才,若是涤公有意,某愿为公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一时间殿内寂静无声,彭玉麟虽然不说话,手里握住的腰刀确是握的紧紧的,曾国荃喘着粗气,眼睛直勾勾地国藩,这时候他不敢说话,就怕扰了自家大哥的思绪。()

    “哎~”曾国藩长叹一声,意气萧索,摆摆手,眼中的犹豫转为坚定,闿运:“壬秋,你不要用这种话来试探我!想我曾某屡受国恩,以一同进士的身份得到如此重用,已经是感激涕零,你不要用这样的叛逆之言来试探我,我若是从了你的意,”曾国藩指着丹陛说道,“又和洪秀全这种中国的乱臣贼子有什么区别?”

    王闿运又准备说什么,曾国藩一挥手,阻止了王闿运的话,“你别再说了,今日的话,出了这里,我就当没听到。”

    “倚天照海花无数,流水高山心自知。”曾国藩背着手出了金殿,临走之前说了这么一句诗,“这也是我的自白,你等要好生知晓!壬秋,江宁局势未平,不是你该留的地方,叫雪琴送你一程吧。”

    曾国荃叫了好几声大哥,曾国藩只是当做听不见,王闿运国藩的背影苦笑连连,彭玉麟沉默不语,想了一会,对着王闿运说道,“壬秋,你准备去哪里?”

    “我也不知道去哪里了,”王闿运似乎老了好几岁,原本挺拔的身子弯了下来,似乎变成了一个老翁,“肃中堂大势已去,我怕叶赫那拉氏清算,故漂泊无踪,原本想着劝动曾督,在这江南谋得安身立命的功业,没想到涤公却是要一心做朝廷的忠臣,雪琴,你别怪我,之前没有和你讲,我来的目的。如今这样,哎,那我也无法了。”

    曾国荃啐了一口,“那也只好听大哥的了,两位,我少陪了,实在憋的慌,要出去杀几个人才痛快!”说完就拎着刀出殿了。

    “原本是想着劝动大帅,和叶赫那拉氏对抗,也好出出肃中堂的恶心,”王闿运叹气,“不过也别想着舒服,”王闿运恢复了斗志,目光炯炯,“我先找个书院讲讲学,岁月静好,时光漫漫,日后总要给她弄一点事故出来的!”

    密林之中,稀稀拉拉地走着几个人,带着一匹驽马蹒跚走着,驽马上还坐着一个瘦小的穿着青衣的男孩,那个男孩脸色苍白,春雨阵阵,身上已然淋湿了,瑟瑟发抖,擦了擦脸上的雨水,那男孩悄声对着走在前头,拿着腰刀警惕地左右环视,头包头巾的中年男子说道:“忠王,先休息一下?我实在是冷极了。”

    那个中年男子转过头,胡子拉碴,浑身干瘦,只有一双眼精光四射,李秀成对着坐在马上的洪福瑱说道:“还请天王忍耐一下,这左近清妖鲍超的骑兵狗子多的紧,等到了西边,咱们再理论。”

    洪福瑱乖巧地点点头,“都听王叔的。”李秀成护着幼天王从天京之中杀出,原本还有数百人,结果被清军冲散了大部队,只是留下这十来个人还紧紧护住洪福瑱一路杀了出来,“天王切莫心急,咱们去了西边,收罗旧部,必然能护的咱们周全。”这时候李秀成也知大势已去,不再说什么重建天国这种冠冕堂皇的话了。

    一行人出了密林,沿着山间小路慢慢得朝着西边走去,方过了一道小溪,就听到前头响起了歌声,李秀成脸色凝重,一挥手,让人团团护住洪福瑱,自己也紧握住了手里的长刀。

    “已矣乎,道不明,性命谁能认的清?角胜场中争上下,羊肠路里讲声名。恩爱牵缠难解脱,机谋识见乃偏精。如此俱皆寻死事,能知悔悟是豪英。”

    一曲道歌唱完,树后闪出了一个穿着青衣道袍的黑须道士,边上还有一个童子,那个道士脸上含笑,朝着李秀成等人一稽首,“无量寿佛,忠王有礼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这个道士又出来了……哈哈哈,大家的月票请月底双倍投吧,谢谢大家。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