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注册 > 五分六合 > 五分六合网址 > 三十一、倚天照海(下)
    李秀成眼睛危险得眯了起来,“你是何人,怎么认得我?”

    那个道士随意摆动拂尘,打走在自己身边打转的小虫子,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忠王何须惊讶,忠王之名,天下皆知,若不是天王严禁僧道尼,贫道早就想入天京城来和忠王亲热一番了。”

    两行人就这样隔溪交谈,李秀成见只有两个人,便放下了心,“道长谬赞,秀成不敢当,请问道长拦住我去路,所谓何事?”

    那个道士盯着李秀成眼,方淡然说道,“此路不通,鲍超的骑兵正在十里之外的镇子上休息,前方是死路,还是转方向吧。”

    李秀成目光一凝,“还请道长指点迷津。”

    那道士满意地点点头,“忠王果然懂得知进退,不如朝着东南去吧,那或许有着一线生机,”

    “敢问道长何谓一线生机?”李秀成连忙追问道。

    “一线生机,全凭王爷去争取,若是时机得当,似乎能起死回生,”道士再一稽首,也不理会坐在马上的幼天王,“贫道帮你去阻一阻朝廷的骑兵,今个得了善缘,日后若能相见,还请忠王施一口斋饭。”说完,就掉头径直走了,那个童子朝着李秀成摆了一个鬼脸,从袖子里拿出一个布袋,隔河扔了过来,“接着!”

    李秀成困惑地一把抓住那个布袋,打开一来是一个腰牌,上头写着“淮”一个大字,翻过面,写着“丙戌”两个字。

    “这是李鸿章淮军的字号?”……

    “教主你让李秀成去淮军营中,是想挑起湘淮内斗吗?”那个童子不复刚才天真的样子,一脸凝重地朝着那个道士发问。

    两人健步如飞,一下子就靠近了那个镇子,道士袖子里拿出来一个火折,点燃了镇外的一个木房子,房子剥落燃起,“这确实是一点,”道士拍拍手,“若是如此,江南局势更是扰乱不堪,于我教大业有利。”

    “请恕小的多嘴,您说的那位,已然脱了劫数,为何,为何还要如此?”

    “童儿,”道士不以为忤,哈哈一笑,“哈哈,咱们其实和洪秀全这厮也是一般,若是我们联手,这天下也是唾手可得,奈何他是草包一个,入主江南,把什么人都得罪了,僧道尼这也就罢了,江南士绅,文人全部杀戮而尽,又不懂得分润些许利益给那些泥腿子,这样若是不败,真是老天无眼了,还是有几个有才干的将领才苟延残喘到了今天,可他毕竟是比不过紫禁城高居宝座之上的那位,如今举全国之力,自然能快速地料理了他,弹指间,灰飞烟灭了。”道士脸上露出了讽刺的笑容,“自以为是,这样的人也能享受几年天子富贵荣华,居然也能安然身死,他的天国覆灭这一刻,真是遗笑天下大方之家,多平添了世间的笑料,童儿,我真是不甘心啊。”

    “教主文成武德,泽被苍生,将来一定能成就一番霸业。”那个童子连忙安慰。

    “哈哈,这些话就别说了,这人世间,有才能的人多了去,最关键的还是要有机遇,若无云水,龙难腾九天之上,本座也是一样,若无机会,这辈子怕也是难见神教功业的那一天。”那道士杂起来的镇子,转身离开。

    “老爷你还没未答复小的呢!”那个童子却是不依,这会子自己还是一头雾水呢。

    “李秀成一干人等不过是本座送给那位的一点点见面礼,徒儿,咱们这种人,最怕的不是大业无成,而是身死道消,所以最怕的就是被人利用了,鸟尽弓藏,”那个道士长长得吐了一口气,“陈玉成已然就擒,如今知是否会身死,若是北边那位真有雄才大略,能容下这些人,自然也能容下我们!”

    那童子悚然动容,良久不说话,过了一会,才默默说道:“教主这”

    “不急不急,咱们等了这么些年,还等不了这一时半会?本座丝毫不急,”那个道士慢慢踱步,朝着南边走去,“曾剃头最喜杀人,若是那洪姓小子和李秀成落入他手,必死无疑,童儿你说的对,这是见面礼,亦是离间的利器,若是淮湘反目,也是好事儿,若是江南各军和衷共济,那就为君者的心肠,若是有心,笑纳了咱的礼物,自然会来寻我,那才值得咱们靠上去,完成自己个的大业,也无需担心,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反正,这乱世里,若不是下棋之人,这旗子,就要做好出局的准备。”(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