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三十一、倚天照海(完)
    江宁城破三日,湘军大肆掠杀,秦淮河为之鲜红,所幸曾国藩一力约束,荼毒不算过烈,除了王侯将相屠杀一空之外,满城平民侥幸存留,曾国荃心里犹是不服,将各王府库一扫而空之后,想着焚烧原本的两江总督行辕,如今的天王府,却被曾国藩连续派了三次亲兵召回了雨花台大营。

    曾国荃怒气冲冲,一把掀开曾国藩的帐帘,两边的中军还未来得及行礼,曾国荃就进了帅帐,“大哥,这么急切地叫我,所为何事?”

    “即刻退出江宁城,将江宁城交都兴阿富明阿两部。”

    “什么!”曾国荃原本的怒气就没平复,这会子听到如此荒唐的命令,怒气就是按捺不住,怒喝出声,“都是咱们儿郎们辛辛苦苦打下来的,凭什么要给那些八旗的废物!”

    “老九!”曾国藩也怒了,这个九弟的眼力见实在是太差了,不问根由,就是大发雷霆,“胜保下狱了!”

    “什么!”

    瓜尔佳胜保,作为满洲下五旗的世仆,他出身卑微,被满洲宗室权贵所贱视。他发迹变泰的资本唯在军功,而他先前的军功多属假冒虚报,早为识者不齿。他在辛酉政变前后居功骄横,却不悟在恭亲王们眼里无非“功狗”,早已注定兔死狗烹的宿命。辛酉政变得逞,议政王奕訢给他的奖赏,是镶黄旗满洲都统兼正蓝旗护军统领,一身充当八旗两军统帅,地位够高了,却随即打发他去主持剿捻。他以为这是再造帝国的重任,欣然就职,却只会一招,即用官禄收买捻军头目就“抚”。不想捻军头目苗沛霖,比他更狡诈,安抚受重赏之后,随即倒戈,以致“中外交章,劾胜保骄纵贪淫,冒饷纳贿,拥兵纵寇,欺罔贻误”。于是恭亲王获得垂帘听政的慈禧太后同意,下令查办。而委派查办的首席大臣不是别人,正是僧格林沁亲王。当然僧王对胜保的罪状,件件“查实”。议政王唯恐胜保狗急跳墙,在先已将他调往陕西剿捻,密令僧王“监制”,这时又密诏多隆阿率重兵到陕西传旨,“宣布胜保罪状,褫职逮京,交刑部治罪,籍其家。”

    曾国荃一脸不敢相信,“胜保可是保圣驾,灭顾命八贼的大功臣,怎么会下狱了?”

    “嘿嘿怎么不会,他的功劳也就是在八里桥帮着僧王一把罢了,然后上了那个请垂帘的折子,除非如此,他那里有如今的地位,”曾国藩对着曾国荃摇摇头,“又听闻他时常自吹自擂,两宫太后和皇上都是他一力保下来的,这样的话,谁听了不刺耳?就是恭王爷也难免会吃心,今个倒了,乃是意料之中的事儿!这样的前车之鉴,你还不受教?”

    曾国荃目瞪口呆,“何桂清已经身死,这个可是同治朝的第一个从一品大员,还是太后一力处死的,他是我的前任,皇太后虽然未曾明指,可咱们都知道这位太后不是容易糊弄的,谕旨上说的含糊,也没明着要洪秀全的金库,你就闷声发大财,带回老家!”

    “可这洪秀全的龟儿子和李秀成还未就擒!”

    “已经投降了,”曾国藩一脸哀叹,毕竟未尽全功,“他们两个去淳化县投到李鸿章部里了。”

    曾国荃大怒,“什么!倒是让他得了便宜,不行我要亲自前去淳化县将他们两个人要过来!”正准备提脚出门,却又硬生生定住,曾国藩幽幽说道,“你还想着继续跋扈下去?若不是咱们见王就杀,李秀成未必不敢朝着咱们投降,咱们也能给他一个好的价钱,如今倒是好,成全了少荃,满招损,谦受益,老九,我会给你上一道折子,说是身体不适,要退职。”

    “大哥!”曾国荃十分惊恐,如今可是自己好不容易得来的位置,若是退职,那可是什么都空了!“老九我身子还好的很,哪里得病了!”

    “你再这样的性子,迟早要给咱们曾家带来灾祸!急流勇退懂不懂!”曾国藩厉声喝道,一脸恨铁不成钢,“何桂清之死,胜保下狱,下诏慎杀,这都是敲打老夫,告诫老夫不要走错一步,你要是存了别的心思,我说不得要大义灭亲,”曾国藩神色皆厉,曾国荃原本怒火朝天被打击的垂头丧气的,“如今这样的功劳,可保咱们三代富贵,君子之泽,五代而斩,能保三代富贵,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江宁城破三日后,李秀成携幼天王投李鸿章部,李鸿章举天王印玺尽收太平军旧部,江南为之一清,湖北巡抚曾国荃上折,祈病休。(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