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注册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三十二、杨柳依依(三)
    “我失骄杨君失柳,杨柳轻飏直上重霄九。,顶,点,小说W.23X.cOM问讯吴刚何所有,吴刚捧出桂花酒。寂寞嫦娥舒广袖,万里长空且为忠魂舞。忽报人间曾伏虎,泪飞顿作倾盆雨。”

    祥福茶馆里头,一个穿着长袍的老头子眯着眼睛摇头晃脑地念了一片,就在天子脚下,就连挑夫板卒亦是粗通文墨,这茶馆里的人再不学无术,可也腹中有几本书读过的,更别提,这会子,茶馆里头居然还有几个穿着青衣的秀才围坐在几张八仙桌前头,歪着脑袋细细听着,掌柜的拨了下算盘,抬头眼,心里暗暗称奇,没想到难得今日有秀才来茶馆,那个老头子念完,笑眯眯得右被自己都吸引过来的人,得意得捻须,“各位可知道这首词是哪位所作?”

    “这词前半段婉约别致,哀恸入骨,”一个中年男子凝神品了一会,“后半段似乎又有鼓舞人心,催人奋进之意,且将泪化作飞雨,实在是妙手之作,具婉约豪放两家之场,若不是我熟知宋词各家,且这词必然为传世杰作,不会湮没无闻,我必定认为这是宋代名家所做,不是大苏,就是辛翁!”

    这中年男子的话语引起众人共鸣,大家纷纷点头,中年男子“且必定是悼亡之词,隐隐约约似乎和最近时局有关,忠魂,似乎和英烈祠有关联,伏虎一词,莫非与长毛逆匪覆灭有关?”那个中年男子急切得望着那个干瘦老者,意图确定。

    那个干瘦老者矜持一笑,点点头,却不说话,一个富翁模样的人连忙叫小二给这边加茶,边上的一个人眼了,排开众人,哈哈一笑,鄙夷地望着那个装腔作势的老者,“嗨嗨嗨,我说老乌,你在装什么大尾巴狼呢?这会子就你一个人知道这事儿?”

    那老者见到说话的人,连忙站了起来,打个了千,“哎哟,原来是五爷,小的眼拙,倒是真没您在呢,请坐请坐,”那个五爷也不是没礼貌,拱手回礼,就在老者的桌上大大咧咧地坐下来,见到众人还是眼巴巴得瞧着那老者,便又笑骂道:“还不快把你那肚子里的货吐个干净?大家都等着听呢,”富翁给老者请的茶到了,是一壶上好的碧螺春,香味悠然,热气腾腾,“再藏着掖着,我可要让这位爷不给你付茶钱了!”

    众人哈哈大笑,那个富翁站了起来,朝着被称为五爷的拱手致谢,老者苦着脸连忙点头,这才清了清嗓子,对着众人说道,“这是母后皇太后的新词。”

    众人轰然,连忙追问连连,别桌学子模样的那群年轻人也围了过来,掌柜愁眉苦脸地些又在议论时事的人,中年男子恍然大悟,连连拍额头,“原来如此!难怪有忠魂伏虎之说,可这位爷,骄杨君失柳又做何解释?”

    细细品味,确实是如此,那个老者点头,“这骄杨,我猜测总是咸丰爷了,可若是太阳之阳来比喻咸丰爷,倒也恰当,可这杨柳的杨,小的也是困惑,大约是通假之意吧,为了就是引出后头这柳字,这后头的事儿,”那老者对着五爷拱手,笑道,“这可就要五爷来说的清楚明白了。”

    五爷笑骂道,“嘛呢,不是叫你老早说了就是?还要指派给我差事呢!”也当然不让得说起来,“大伙也知道,在下在驿站当差,这事儿虽然不算忙,可繁琐的紧,这迎来送往的,都是些大官小吏的,寻常人家少见。”

    五爷洪亮的声音在茶馆之中响起,原本有几个对着此事不感兴趣的茶客,也都纷纷围了过来,“那一日,大约是在清明节祭祀英烈祠之后,驿站来了母子两个,倒是寻常,穿着粗布衣服,一口南方腔调,谁叫咱们在驿馆当差呢,这眼睛是毒了些,说实话,也是菜,这样的人,我从来是不理会的,列位也别怪我,”那个老者连忙摆手,“不过咱也知道,最近这不是在祭祀英烈吗?之前有不少进京的烈士家人住在驿馆,所以我就上前去打探了一番,原来这两位母子就是那一日和皇太后陪祭的!”

    众人轰然,那一日陪祭的人除了原本在四九城的吉尔杭阿夫人,朱均之女等人,从外地进京的就只有这么两位人,人人都不明就里,谁家的事儿都被人翻出来广为传颂,连说书先生亦是准备新出一本《英烈传》来为这些人立传流传纪念,倒是就这对母子大家不甚明了,大家已经打探了许久,没想到倒是被五爷遇上了。(未完待续……)

    ps:双倍月票了,请大家多多投啊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