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三十二、杨柳依依(四)
    “我记得那一位父兄牺牲在芜湖的,似乎就是姓柳,”中年男子苦苦思索,突然之间猛地合住了手里的折扇,恍然大悟,“莫非这柳指的就是这母子?”

    那个五爷也不搭腔,径直讲了下去,这会子室内静悄悄的,所有人都在听着五爷的话,“那个小子拿了那块金牌出来,我这才瞧见了这金牌的真容!往日可是从未见过,只是听说,如今这见了,老五我也能和大家夸嘴了。{顶}{点}小说”

    富翁模样的胖子连忙追问,“五爷,这金牌可真是市面上大伙流传的,‘见官不跪,直上金殿’的免死金牌?”

    “嗨,那能够呢,那都是无知村人想的玩意,什么免死金牌,都是戏文上唱的,若是免死金牌,那也太荒诞了些,”五爷摆摆手,“这位爷,那金牌说起来就两点用处,不过是免苛捐杂税,和每年入京祭祀的凭证。”

    “可毕竟是皇上钦赐的,十分尊贵,”那个中年文人不以为然,“到了地方,若是寻常道台知府,亦是不敢无礼。”

    “这位爷也说的极是,皇太后谕旨也说的明白,携此金牌,五品以下官员不跪,”五爷继续说道,“你说咱也大小是个官府里的人了,遇到了这母子,却也不敢怠慢,这也不是我胆子小,怕了这金牌,原本是个缘故,上两日,有个守备姓蒋的,带了他标下阵亡的兄弟家人南下,在下的上官,蒋守备沉默寡言的,心里就存了怠慢之心,对着守备大人没表现,把那些入英烈祠的士兵家人安排到了马厩里头过夜!”

    那个中年文人一击掌,怒道,“可恶,奈何欺负英烈之家!”几个秀才脸上倒是流露出不以为然的神色,为首的清瘦苍白脸盘的二十出头的人冷哼了一声,倒也没多说话。

    这会子外头又进来了两人,一个老仆,前头走着一个穿着灰色棉布长袍的二十六七岁的年轻人,那年轻人面带愁苦之色,双眉微皱,虽然英气勃发,却有着郁郁之气,内的人聚成一团,也丝毫没兴趣,小二连忙迎上来,拿着毛巾就给这个年轻人袍服下摆弹灰,“这位爷,请上座!”

    脸色愁苦的年轻人点点头,跟着小二到了桌前,坐下也不说话,只是走神,那个老家人和小二吩咐了几句,见到自家主人如此,忍不住劝道,“老爷,”随即也不说话了,长叹一声。

    五爷默然,那中年文人恍然醒悟,连忙朝着五爷拱手谢罪,“对不住,五爷,您请包涵!”

    五爷哈哈一笑,“无妨,无妨,这后头你就知道了,”窗外不知何时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来,在五城兵马司当差的那三进来躲雨,人都在,不由得笑道,“呦呵,今个人真多啊,”团团行了个礼,“那三给大家请安了!”

    大家纷纷站起来回礼,“三爷客气了,快请坐,”五爷也招手,“三弟,过来一块喝茶,这里便当!”

    “五哥,”那三亲亲热热得朝着五爷抱腰行礼,“今个怎么得空来这里头?”五爷笑而不语,那三又人团团围着五爷,“怎么的,五哥如今在摆什么古呢?请五哥继续讲着,三弟我也好好听着。”

    如此一闹,那个面带愁苦之色的年轻人也被这边热闹吸引了过来,朝着这边五爷哈哈一笑,“得,今个我就说会书,让大家乐一乐,这就说下去,蒋守备为人委实谦虚低调,见到此事,也没多说话,只是将自己的被子都送了马厩进去,第二日也就南下了,没想到这武大帅,第三日就找上门来了!”

    “可是振威将军,健锐营都统武大帅?”

    “自然是这位大帅!”那个五爷脸上露出了自豪的神色,“不然还有能有谁?”

    “这位大帅生擒李开芳,献计水淹林凤祥,新婚之夜,抛下娇妻,赶赴前线,更在永通桥大破洋人,扬我国威,实在是我们旗人第一英雄好汉!”那三连忙竖起大拇指,“那三就是年岁大了些,若是还是那少年郎,早就去健锐营投军了!”

    “武大帅的确是英雄了得,可这次上门可不是做客的,”五爷苦笑,“却是上来闹事的!”

    “啊,此话怎么讲?”众人又连忙追问。

    那个面带愁苦之色的年轻人拿起茶盏,喝了口茶,脸上虽然还是淡漠得进,耳朵却是竖了起来,对这边的事儿也产生了不少的兴趣。(未完待续……)

    ps:月票呢。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