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三十五、轮船飞渡(四)
    太后到了养心殿,恭亲王并军机大臣都到了,太后先发下折子让众人观不其然,太后说起怎么料理,恭亲王就提出了一个事儿,说出了自己个的疑问:“这奏报里头,两广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难不成,这一路过来,就没靠岸?就算广州进不去,这香港,原本就是在英国人手里的,若是到了香港,咱们必然是知晓的,怎么可能都到了宁波府才有了消息?”

    “议政王说的极是,”文祥接口说道,“若不是到了宁波府,怕是直接到了大沽口都不知晓!”若是这样,那可实在又是惊天的祸事,“美国人怎么收了钱都不办事的。”

    太后也从原来的惊喜之中回过神来,冷静思考了一番,点点头,“文山说的有理,议政王,马上照会美国大使,问清楚到底是怎么个回事,要是他们这样收钱不办事儿,那明年的合约就不交给他们办了。”

    “是,”恭亲王应下,“虽然如今军舰未到,可有件事儿,军机处拿不准注意,还要请太后旨意。”

    “议政王请说。”

    “这为数九百万的军舰,算起来大大小小也该有四五十自然要另外立水师了。这水师是放在南边还是北边,请太后定夺。”

    太后心领神会,针对这个舰队的归属问题,朝野早就虎视眈眈,吵得不可开交。自觉有份能抢夺到这块肥肉的集团为夺取该舰队的控制权开始角逐。其中呼声最高的就是曾国藩。曾国藩是如今王朝内最大的实力派。对控制该舰队,曾国藩翘企之至。他除持湘军的实力地位,还运用其他的狡猾手腕,与奕訢等斗法。曾国藩从一开始就坚持三条对该舰队的期望,其一:轮船驶至安庆汉口;其二:配用楚军水师之勇丁;其三,有关事宜由“臣与胡林翼商定”。其实曾国藩的三点期望都是有很大目的性了,第一条驶至汉口是假,但汉口在曾国藩的实力范围却是真,,后两点中,也有含糊其词欺上瞒下的意思。总之曾是准备把该舰队收归己有,“称霸”一方。

    奕訢则反对舰队上驶至安庆,他则要求该舰队驻守在北方,用于防御洋人之用。而曾国藩硬说“用之于江面”,“所部兵丁并非生长海上,势不能于重洋用武,不敢不据陈奏。”好笑的是,曾国藩从咸丰十一年起就强调“是皖吴官军之单薄,在陆而不在水,金陵发逆之横行,亦在陆而不在水”,以后又不断重复此论。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其实曾国藩为了能够得到该舰队已不乏掩耳盗铃之拙。

    另外一个就是李鸿章了,李鸿章自曾国藩平定江宁之后,收到幼天王和李秀成的投降之后,就率淮军一退数百里,抵达沪境,与上海的官绅相继熟稔,羽翼渐丰,上海相对优势的条件是他颇为踌躇。从筹够该舰队起,至该案结束,上海到处处于近水楼台的地位。最重要的是李鸿章掌握了上海这个财赋重镇,并同曾国藩联系密切,结成“湘淮一家”式的联盟,上海当时号称“月收百万”,仅海关税收就占全国海关税收的一半以上。李鸿章“当暴富之名”开始流传了出来。

    奕訢身为先帝咸丰的弟弟当朝皇帝同治的叔叔,又是议政王之尊,主持军机处总理衙门内务府宗人府,为臣者无出其右者,清政府的外交政治军事以至皇室事务都归其秉持,可谓军国枢纽在握。若是北上,奕訢集团可代表清政府名正言顺地控制该舰队。还有浙江巡抚左宗棠亮光总督黄宗汉福建巡抚徐宗干都想在这里头分一杯羹。

    “太后,臣以为,还是要摆在北边的好,”恭亲王说道,“道光二十二年,宣宗皇帝三次下谕,饬川鄂及沿海各省积极制造大船,并设法购买,同时还要奖励“捐资制造”者。为何如此?不过是洋人仗着船坚炮利,在海上肆无忌惮,天津,这京师门户大开毫无防备,先帝在时,也是想着如何才能拒洋人于国门之外,永通桥虽然胜了,此胜却是不可复制,更不可能在海上复制,若是放在南边,这北疆必然是空虚依旧。”说到前朝恨事,恭亲王只有比太后更恨的,“宣宗皇帝当年在奉先殿哭列祖列宗牌位,臣也是在的,”恭亲王脸上露出了难得的刚毅,“这水师,若是要建,首先就要建北边!”(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