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三十七、英雄末路(八)
    恭王府,鉴园。

    恭亲王的几个死党又在恭亲王的内书房里议事,宝鋆喝了口茶,摇摇头,“西边的这位,论才干,自然是冠绝后宫的,说句不尊敬的话,比先帝那也实在是厉害许多了,小事不管,大事不含糊,可这心啊,实在是太软了些,”宝鋆啧啧,“当年肃顺如此得罪太后,居然也只是流放而已,要是换做我,敢用刺客行刺我,我不灭他九族,那已经算是仁慈了。”

    “可咱们这位太后,”宝鋆朝着朱学勤和曹毓瑛笑道,“不过是流放,夺了两个铁帽子王的爵,倒是一个人都没杀,如今也是这般,这些发逆的匪徒,要我说,杀降又算的了什么,所谓无毒不丈夫么,不过太后毕竟是女流之辈,还有留着这些人的性命,可别害了自己啊。”

    “配蘅,慎言。”文祥听到宝鋆对着文宗和皇太后的话随意了一些,,咳嗽了一声,出言提醒。

    “是是是,可当年,这伯俊也被太后保了下来,气的肃顺吹胡子瞪眼的,可见太后盛德无比啊。”宝鋆连忙转了口气说道。

    “心是未必软的,”文祥摇摇头,“当机立断就除了八大臣,这可不是一般的女子能做得出来的。”又和恭亲王定下太后垂帘,亲王秉政的新朝规矩,舍得分润权利,又懂得握最终裁定权在自己手里,文祥也不多说,这话大家都明白。

    文祥从荷包里拿了一个槟榔来,慢慢得嚼了,“要知道太后手里也杀了人!岂不见那个何桂清!”

    “是啊,如此”朱学勤点头称是,“难不成,太后极为厌恶这些玩忽职守,擅自脱逃之人?”

    “怕是没错。”曹毓瑛捻须沉思,“如今胜保还在狱中,咱们不知太后的意思,可京察里头那些旧年不告而别的京官,太后原本的旨意是都要罢官的,是吧,王爷?”

    恭亲王点点头,“是这个意思,不过我说,怕是人心不安,这才改了旨意。”

    “可毕竟也要贬到外头去当官了,又是中南之地,”曹毓瑛幸灾乐祸,“这样子怕是太后对着自身的事儿不中意,对着正事极为关注,所以才会对着这些人恼怒。王爷,太后的意思还是要对石达开招抚?”

    “太后是这意思,我也同意了,”室内众人面面相觑,“不过是小事儿,”总理全国大事的恭亲王自然认为招揽落入死地的石达开不过是小事儿,“太后既然这样说,就随了太后的意思罢了。”

    “也是,如今各军强盛,就算洪杨复生也不敌不过咱们,”宝鋆也认为无需在这种小事里面得罪太后,太后要招降,那就招降好了,还省了戾气。“石达开降了之后,捏在咱们手里,是生是死,是圆是扁,还不是咱们说了算?”

    “这事儿就交给荣禄办吧。”恭亲王定下了调子,“如今京察差不多了,这事儿办得好,才能显示新朝气象,文山,你和吏部多盯着,不许出错,就算有些人是咱们手下的,可罢免的那些人,可不能冤枉了,总是要名至实归才是。”大家称是,文祥又说道,“太后如今的样式是只管着军事,对着军舰和团练极为上心,别的事儿倒是不怎么管,正是王爷大展宏图的好机会了!”

    恭亲王点头,“文山说的对,把这事儿办好,”恭亲王脸上露出了坚决之色,“别叫人小瞧了咱们!”……

    太后进了储秀宫,唐五福上来行礼,太后就着唐五福的手下了轿辇,“宫里头有什么事儿吗?”

    “回太后的话,东边的太后来了一次,见太后不在,就回去了,说是皇上裁衣服的事儿,想和娘娘说。这会子,丽贵太妃在里头呢。”

    “哦,”太后点点头,挥手让众人退下,进了内殿,内殿铺着厚厚的波斯地毯,花盆底的鞋子踩在上面不发出一点点声音,太后掀开帘子,见到室内点着安身香,淡淡的烟在午后的阳光照耀下变化出无数幻境,丽贵妃歪在素日自己坐的炕上,拿着一本唐诗三百首沉沉睡去,脸上还犹有泪痕。

    太后走进了炕边,贵妃的鬓边已经不如当年的青黛,鹅黄色的和田玉做的水仙花珠花插在鬓边,阳光半射在丽贵妃的脸上,更是显得丽贵妃面色雪白,半透明色的睫毛下还有着滴滴泪珠,太后怜惜的贵妃,微微偏头,就那唐诗翻开的一页:“白头宫女在,闲坐说玄宗。”太后微微叹气,用手帮着丽贵妃擦去了泪珠,身子就伏了下去。(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