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三十九、祸水东引(四)
    石达开顺着荣禄的视野方,他们站在一个微微隆起的小石子山上,远处是连绵尽头的绵密深林,一条汹涌的大河奔腾流向密林之中,李秀成禄的坐骑边上有一块石碑,走了过去,待到上头的字,大吃一惊,不由得念出声:“大清国边境,乾隆五十九年,南牙关,干崖宣抚司。”

    石达开默然,“提督大人,这是做什么?把我们送这里来?”

    荣禄指着西边的密林,“过了这里,过去就是缅甸了,缅甸过去,几百里的路程,就到了印度。”

    “是当年唐三藏去的天竺?”陈玉成问道。

    “是,就是那里的地方,三位,这就是你们将来安身立命的地方!”……

    那一日太后养心殿商议招抚石达开的事情,等到军机都退下之后,太后才和恭亲王说了明白,“石达开等人,我是不会放在国内的,”恭亲王有些摸不著头脑,“太后的意思是?”

    “嘿嘿,这些人杀了可惜,留着又要提心吊胆,所以我想了一个主意,把他放出去,”太后收起了屏风,走了出来,坐在日常坐的炕上,“放虎出山,祸水东引,放到印度去!”

    “放到印度去?”

    “是,我叫荣禄去办就是这个事儿,之前倒是没和六爷说起过,也只是怕这事儿不成,如今甚好,石达开,李秀成陈玉成三个都稳妥的擒下来,虽然我也想着要杀了他们泄恨,哎,想来想去,还是留着吧,”太后喝了口茶,眼中流露出阴谋的眼神,“留着折腾英国人去!”……

    “叫石某去印度做什么?”石达开有些疑惑。

    “去建功立业,去打下一片自己的江山,”荣禄含笑个太平天国的王爷,用蛊惑的声音慢慢地说道,“太后念在三位英雄了得,可惜干的都是造反的事儿,你不要和我说那些什么天国的鬼话,”见到陈玉成有些不忿,想反驳自己的话,荣禄摆手止住了陈玉成的下文,“咱们都清楚的很,这世界上怕是没神仙,更是没有什么你们所谓的天父,不然若是真的有天父,为什么没人来救你们?这些话,不过是愚民的东西!”

    “三位英雄了得,却不能容于中国,这也自然,多少人死在三位的手上?怕是数也数不清了,若是三位能安然终老,这才是见鬼了,所以,太后说了,”荣禄指着西边的那广袤土地,“将你们放在外头去,免得将来不忍心做出什么杀降的事儿来。”

    “过了缅甸就是印度,那里就是你们的地盘了,”荣禄笑道,“那里稻谷一年三熟,土人温顺,是你们生活的好地方了。”

    “石某虽然不才,也听说过,这些年,印度已经被英国人占领了,”石达开悠悠说道,“难不成,太后要行驱虎吞狼借刀杀人之计吗?”……

    “太后的意思,让他们去印度和英国人闹腾?”恭亲王沉思半响,方才说道。

    “是,英国人狼子野心,别以为如今好像和咱们好的是穿一条裤子了,当年为了鸦片,为了银子,就敢拿大炮攻打中国,近年虽然议和,貌似恭敬,其实心里也是日夜想着从中国这里搞点花样去的,舰队的交接之事,就是极为难些小事儿,就来,六爷,不可以把全部身家挂在洋人的身上!”

    “高宗皇帝的时候,英国人就敢撺掇着廓尔喀入侵西藏,幸好福康安一仗打福气,如今才有廓尔喀服服帖帖的情况,他既然能做初一,我如何不能做十五,”太后的眼睛危险得眯了起来,“英国人说印度是他们女王王冠上最璀璨的明珠,嘿嘿,我如今倒是要试试,试试不能让他的明珠蒙尘!”……

    “说是借刀杀人也好,驱虎吞狼也罢,不要怪本官说话难听,这如今是你们唯一的路,难道不是吗?”荣禄风轻云淡得说道,脸上却是诚恳无比,“在中国,十死无生,去了印度,还有一线生机,也不瞒三位,太后的意思,就是让你们去给洋人捣乱的。”

    “如今国内内乱虽平,可外患仍在,中国危机四伏,英国人占了印度,又对着缅甸垂涎三尺,法国人占了暹罗,北边的俄罗斯更是对着中原虎视眈眈,三位虽然不是朝廷的人,可毕竟还是中国人,纵使拜了上帝教也是一般,人生最高的境界,不就是为国为民为自身,一举多得吗?”

    同治元年六月初六,钦差大臣提督云川两省军务荣禄上奏:匪首石达开破开官军重围,流窜至云南省,从干崖宣抚司杀出国境,请罪。

    太后大怒,下诏军机论荣禄之罪,定,免去提督之职,入京待劾。(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