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 > 五分六合网址 > 四十、夜雨萌芽(三)
    一个太监禀告完了事情,宝鋆和文祥互相,“知道了,你下去吧。”

    军机处的值房就在勤政殿边上,这时候夕阳西下,正是最为闷热的时候,不过房内早就备好了大缸的冰块,只是闷热稍解,添了一丝冰凉,却是冷热交替,更是难受的很,文祥虽然心静,这会子却也忍不住挥动起了折扇,“文翁,无需担心,不过是一个县令而已,”宝鋆满不在乎,拿着一个景泰蓝的内造鼻烟壶细细把玩着,用银挑子挑了点放在鼻边,深深一嗅,猛地打了个喷嚏,顿时觉得身轻如燕,痛快无比。

    文祥凝思,“可他当年是肃顺的心腹。”说起当年,文祥实在是痛恨无比,对着肃顺连带这高心夔,当年自己在军机处里面,就连签字画押的权力都没有,还不如焦大麻子那个军机章京,每日里就是躲在自己的直房喝茶打瞌睡,文祥心里对肃顺的恨意怕是宝鋆是不能领会的,所以文祥对着高心夔的觐见十分的敏感。

    “就算是肃顺的心腹又如何?不过是个七品小官,”宝鋆喝了口茶,这会子苏拉把内奏事处的折子送了进来,宝鋆掩口不谈,等到几个苏拉出去,这才继续说道,“太后之前也不是顾忌着外头的反应,这才把人放在园子里见吗?若是在养心殿,他高心夔也配?嘿嘿,”宝鋆也小意得挥着折扇,“这说到底,怕又是陈孚恩捣的鬼,他自己个是尚书,不好意思日日来对着太后谄媚,故此拉出来了余党,高心夔是芝麻小官,厚脸皮一点,也是无妨,嘿嘿,这些读书人,”宝鋆摇摇头,一脸不屑,“做婊子还立牌坊,成不了什么大事,文翁,你若是担心,给吏部招呼一声就是了,实在不行就远远得发配到的地方,眼不见为净,只要是太后冒然超擢,咱们就上折子劝谏,这吏治的事儿,可是不能含糊!”

    “也只好如此了,只是垂帘章程里头说的是要引见大臣带着的,如今也是没引见大臣的事儿了,”文祥摇摇头,“如今也不好多说。”

    “是这个理,太后毕竟是君上,有些事儿不逾矩过分也就罢了,臂如这英烈祠的事儿,是好事儿,而且是算不得什么的好事儿,于朝廷大事无关,闹这么下子也就够了,若是到了明年,太后皇上还有去,您还不让他去不成?”宝鋆点点头,“六爷在朝中的事儿,太后也不多管,这是好事儿。”

    “恩,也不知道燕公如何了,”文祥有些担忧,“这日子越发得热了起来,”外头的蝉声叫的让人心烦,皇帝不在养心殿久呆之后,这黏杆处的太监连知了也不抓了,“燕公怕是撑不了多久了。”

    “从三月里就说不好,到如今撑了这么许久,怕是能熬过去也不一定,到了秋凉,这身子就能受补,身子受了补,就能一日日得好起来,”宝鋆说道,“若是燕公一旦逝世,这军机就又要补人了,这人选,王爷定了没?”

    文祥摇摇头,“王爷最近忙着北洋水师的事儿,这家里头,燕公又是如此,心里烦得很,怕是这事儿,都没曾提过,我也不好说。”人都没死,就惦记这桂良留下来的位置,多不好?……

    “加试其他?加试什么?”太后来了兴趣,连忙追问。

    “如今洋务之事已然悄然兴起,这对待洋人的要有一定之规,这洋人的天文地理,军舰之事,西洋语言,算术,这都是要学的东西,但是微臣以为,这些都不甚着急,太后已经下旨要开恩科,这九月就要乡试,若是骤然要考洋务事,就怕物议太多,如此以来,反而不美,凡事新事物,若是刚开始的时候阻碍太多,将来必然不能成就大事业,”太后点点头,深深得在地上的高心夔继续说道,“不如从前朝旧例里面择出一二,来加入科举之事中,不改八股,不受非议,如此可网尽天下英才。”

    “那依你之见,要加什么?”

    “这是太后和朝中重臣所定夺的事情,微臣不敢置喙。”高心夔谦逊得说道。

    “出的你口,入的我耳,如何不能说?你且说之,本宫且听之就是。”

    “是,那微臣就大胆说了,微臣以为,八股之文,学问是尽够了,只是缺乏少考察见识的,微臣以为,从宋金朝中如加考策论!”

    “策论?”(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