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五分六合 > 四十、夜雨萌芽(五)
    “桂良去世了?”太后问道.

    “是,”德龄回到,“今个中午的时候没的,这会子,军机处内阁六部九卿都在桂良的府上了。”

    “桂良老成谋国,旧年参与和洋人议和,剿灭捻军十分得力,哎,可惜了,国朝一位老臣又去了。下旨,命敦郡王代为亲临祭奠,命礼部议定桂良谥号,缀朝一日,死后哀荣要好好操办。”

    “是,”德龄应下,见到太后心情不错,“太后,您觉得这高心夔能办成这差事?”

    “成亦欣然,不成亦是可喜,无需太过挂怀,古来成大事者,未有一蹴而就的道理,只有徐徐图之,高心夔能在里头弄开一个口子,让大家吹吹风,知道有这么回事,就是成功了,希望他不会犯蠢,直接自己上折子。”

    “那太后准备给他什么官?”

    “再过高不易服人,低了又出不了什么用处,”太后按了按太阳穴,隐隐有些头疼,“这事儿不好办,且。”

    “嗻。”……

    贾帧从轿子里面出来,微微有些疲惫,他是刚刚从桂良的府里吊丧回来,愁云惨雾的场景,贾帧已经有些不适应了,这种六月的天气,桂良府里又是人头攒动,他险些中暑,也就连忙推辞回府,到了书房,换了麻布衣服,又喝了几口温茶,这才舒坦了许多,外管家拿了几本手本上来,“老爷,这是今个的。”

    贾帧也懒得翻,“都是哪些人?”

    “有几个黄县来的老乡,是读书人,师爷已经请他们用了饭,包了一包银子,送出去了,还有几个外官,都是县令,知府之类的,似乎都是老爷的门生,师爷也不敢擅自招待,就是留下来了手本,请老爷回来定夺。”

    “我这里是冷坑头,也难为他们还来烧,叫师爷安排个日子,什么时候一齐请过来,招待吃顿饭也就是了。”

    “老爷就是这样谦虚,”外管家赔笑,“就爷多年主持乡试府试,谁还敢不把老爷尊敬?”

    不入军机处,总是虚妄,桂良虽然死了,可门庭若市,往来的就没有三品以下的,更别说亲王代皇帝来祭奠了,不过这些话也懒得和下人讲,贾帧无奈得摇摇头,让外管家退下,自己闭目养神起来,年岁见长,贾帧如今是冰也不用了,只是在花厅之中静坐纳凉,过了一会,又想起了脚步声,贾帧睁开眼,见又是外管家,皱眉微微有些不悦,“又有什么事儿?”

    “老爷,兵部陈尚书来了。”

    “哦,请进来,不能叫陈尚书,该叫中堂大人了,”就在上个月底,陈孚恩因功进封协办大学士,“他一个人来的?”

    “还带了一个年轻人,似乎是生面孔。”

    贾帧点点头,站了起来,走到厅外,不多会,陈孚恩带着一个年轻人进来,陈孚恩见到贾帧候在厅外,连忙趋了几步,“哎呀,筠翁,怎能劳你大驾出来迎接,孚恩实在是受之有愧!”说完就做了一个满揖,“折煞折煞!”

    “鹤翁何须客气,你可是太后跟前的红人,我迎几步岂不是应当的,里面请。”贾帧请了一下,三人进了花厅,丫鬟奉上了茶,陈孚恩对着那个年轻人笑道,“正主到了,你行了礼吧。”

    “是,”那个年轻人站了起来,弯腰做了一个揖,“末学后进高心夔拜见中堂大人!”

    贾帧原以为是陈孚恩带了自己家的后辈前来见自己个,没曾想是当年肃顺的军师,“哦,原来是你,怎么个,”贾帧眯着眼孚恩,“今个是唱的哪出啊?”

    陈孚恩不回答,只是笑道,“听闻筠翁府上的四眼鲈鱼,龙口粉丝极为地道,这会子倒是有些馋了,不如请筠翁给在下整治一桌如何?在下这就去花园里头吹吹风,等着吃美味。有什么事儿,就请伯足给中堂大人仔细分说吧。”说完也不等着贾帧说话,径直招呼着贾府的管家,出花厅去了。

    “中堂大人,心夔此来,一为自己个,二为大人而来,三么,为太后娘娘而来!”高心夔站在地上,微笑得在“难得糊涂”的中堂下面的贾帧说道。

    “此话怎讲?”

    同治元年六月十日,桂良逝世,谥号文端,入祀贤良祠。

    六月十五日,武英殿大学士贾帧,上奏改良科举事,“科举制式,历经千年,前明定八股,时移岁除,僵化古板,天下英才,难免沧海遗珠,尚不能报效国家……请太后察之,改革科举之事。”一时间,朝野震动。(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