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四十、夜雨萌芽(六)
    如此朝野在同治元年的夏天,为了贾帧的上书而闹的不可开交,恭亲王不置可否,军机之中,只有沈兆霖一人乃是正途科举出身,他对此事十分的反感,在军机之中极力反对,不过他在七月被任命为陕甘总督外出负责剿灭残余捻军,军机处的反对声就没有了,军机处之中,只剩下领班军机章京曹毓瑛一个科举出身,曹毓瑛处事最为圆滑,轻易不会得罪他人,故军机处对于此事的意见就是:没意见。太后垂问周祖培,周祖培也认可此事,于是太后明发贾帧的折子,让朝野讨论科举加试的内容,纷纷扰扰之后,最后恭亲王将群臣商议定下的章程报于太后,同治元年恩科起,会试加考策论算术二门。太后从善如流,一一准了,颁布天下。

    “你是如何说动贾帧的?”当科举之事尘埃落定,太后得意地情如此简单得得到了解决,深深佩服高心夔的才干,又在圆明园里面召见了高心夔。

    “贾相国多年掌文衡之事,对于科举一事,说话的分量在朝中谁也比不上,术业有专攻,这是他的特长,若是贾相国提议,比太后提出来要好,且正如太后所说,亦不会深陷繁琐事务之中,军机大臣亦不会认为这是太后的主意,率先就抱着反对的态度对待此事,”高心夔从容回道,“再者,贾相国亦有所求之事,微臣只不过是稍微提醒了相国一番。”

    “他想要什么?”

    “太后岂有不知的理?”高心夔微笑道。

    “那想必就是要入军机了,”太后点头,“如今他的折子准了,就算是当个礼部尚书也不能简单的酬功了,入军机,想必也是成的。”……

    “议政王,桂良逝世,沈兆霖又外放了,这军机处就你们几个,实在是少了些,本宫们几个当差值班,都是忙得很,也该再进几个人了。”

    “是,奴才等也有这个意思。”

    “那你们有什么人选了吗?”太后发问。

    “皇上的师傅李棠阶恪守本分,勤俭清廉,乃是海内有数的理学大家,奴才等以为,李棠阶可入直军机。”

    太后听到理学大家四个字就微微觉得有些头疼,理学大家,就是老迂腐的代词么,只是李棠阶是当年咸丰皇帝给同治皇帝指派的老师,所以不好擅自更改,对了还有那个倭仁,也是最是反对洋务新政的中坚力量,皇帝就被这些人围着,能培育出什么新思维,新思想,什么时候都一起换掉才是,太后心里暗暗嘀咕,“可,不过李师傅还要准备皇帝的功课,就算入了军机,怕也不能整个精气神都放在那里头,再举荐一个吧。”

    太后下了调子,恭亲王应下,脑袋里却是一直在拼命旋转,想着还有谁能入直的,“太后的意思是?”恭亲王直接问道。

    “这军机之中,没有老臣帮衬着,怕是不成,桂良老成谋国,原本是议政王你一等一的参谋,可惜天年不永,所以本宫想着,还是放一个年纪大些的,给你们顾,”太后说道,“贾帧如何?又是议政王以前在上书房的师傅,论起来,也是不生疏的。”

    “太后所言甚是,”恭亲王举荐李棠阶是有私心的,其一,李棠阶是同治皇帝的师傅,皇帝虽然有些顽劣,可还是尊师重道的,李棠阶在军机,能为军机的相关行为背书,且能和皇帝有一个有效的沟通桥梁;这其二,李棠阶为人方正,不擅长争强斗胜,且其人容易为了小事儿而牵挂不已,若是入直军机,些许小事儿就能让他脱不开身;第三,正如太后所说的那样,李棠阶是帝师,日常弘德殿的功课也是少不了的,更是顾不上多在军机搅事了。

    奈何太后突然提出来要让贾帧入直军机,恭亲王这会子想不出自己人这里有什么人可以入直军机的,有的几个,也是在地方上,比如官文等人,远水解不了近火,六部九卿倒是有几个人,可都还当着副贰的堂官,没资格入直军机,朱学勤才干了得,若是入直军机章京原也是使得,可他如今做这文选司,事关京察大计,又不可能脱身,思来想去,也只好答应了下来……

    “这事儿办得好,你如今也不要再当知县了,就留在本宫身边当差吧,这差事么,已经安排好了。”太后摇摇手,让安德海宣读圣旨。

    “高心夔提调升平署事宜。”(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