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计划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四十一、芳华正茂(上)
    “王爷这话实在是抬举我了,”贾帧正色道,“我不过是太后抬举,王爷关爱,才能入值军机,怎么敢说是坐镇军机?就是燕公也是在下的老前辈,我是万万不敢当王爷这话的,这军机处,自然是议政王当家作主,我等均受王爷安排就是,”李棠阶在边上也连忙点头。

    “师傅谦虚了,”恭亲王又退让了几番,见贾桢心意似乎已决,李棠阶更是道德君子,于是也就分派了起事物,李棠阶领的差事最少,而贾桢领的差事最是清闲体面,贾桢心里微微冷笑,面上却是丝毫不露,欣然应了下来,大家热热闹闹,和谐得说笑了一番,微微坐了一会,也就散了。

    过了二日,曾国藩的折子上来了,说的是江南平定,又请裁撤湘军之事,军机处们众人不敢怠慢,和恭亲王等人议了议,于是将议定的结果报给了皇太后。

    “恩?还是要裁军?”太后听到军机处的禀告,不由得挑了挑眉,开口问道。

    “是,”这一日因是兵部的事儿,所以陈孚恩也在养心殿参与商议此事,“曾国藩折子上说,一为将士厌苦行间;二为沾染官场习气;三为缺额严重;四为骚挠之事时有发生,以致归民有官兵不若长毛之叹;五为将士以军营为传舍,任意远,投效他处;六为重蹈八旗绿营兵败不相救的覆辙。曾国藩说的这六点弊端,微臣确实是存在的。”

    在攻克金陵之后,湘军更形“强弩之末”,失去原有的旺盛战斗力。曾国藩指挥湘军进犯太平天国时,对天国居民极端残暴。早在他出省顽抗太平军之前,他要对起事农民必须“草薙而擒洗之”,他这样说了,也这样做了。出省作战后,其凶恶残暴变本加厉。李元度在江西作战时。所部弁勇杀掳焚淫,四者兼备。曾国藩指示李元度说:“各属民未厌乱,从逆如归”,希“无惑于妄伤良民,恐损阴鸷之说,斩刈草菅。大局或有转机”。在芜湖保卫战期间,曾国荃将菱湖诸垒中出降的太平军七八千人悉数斩杀。事后,曾国荃自己也吓得神魂不安。曾国藩写信给曾国荃说:“既已带兵。自以杀贼为志,何必以多杀人为悔?此贼流毒南纪,虽使周孔生今,断无谋不诛灭之理。既谋诛灭,断无以多杀为悔之理”。

    “是,此外,奴才以为,曾国藩位极人臣,手握东南。他自己殚精竭虑,如坐针毡,太后为了保全功臣,也应该散了湘军,并裁撤左宗棠部和李鸿章江忠源等部。”宝鋆说道。

    曾国藩在受到朝廷的重用之后,就多次表示:“一介贫窭,身跻六曹。且兼摄两职,若尚不知足,再生觖望,则为鬼神所不许。受恩深重,官至二品,不为不尊;堂上则诰封三代。儿子则荫任六品,不为不荣。若于此时再不尽忠直言,更待何时乃可建言,自是以后,余益当尽忠报国,不得复顾身家之私矣。”

    此外这也是和曾国藩大把地把钱撒在朝中大佬身上,有极大的关系。宝鋆就收到了曾国藩的一万两银票,这会子帮衬一句,无伤大雅。

    “这话原是也没错,”太后点头,在帘子后头环视众人,“大家都是这个意思?文山?贾阁老?”

    “微臣倒是有别的想法。”贾帧说道,贾帧边上的文祥惊奇得帧一眼,却也没多说话,依旧低了头下去。

    “哦,你是什么个意思?”太后问道。

    “如今北边有僧王健锐营等,南边里头以曾国藩的湘军最为骁勇,若是直接裁撤,将来若是又有洪杨逆匪作乱,岂不是手足无措?”贾帧说道,恭亲王默默点头,“湘军如今虽然良莠不齐,可毕竟是久经沙场的,比如这淮军湘军的火枪营,就是海内翘楚,淮军的火器营可是打的过洋人的,若是因为有扰民之事,军饷不足而一并裁撤,岂不是因噎废食,舍本逐末?”

    “阁老老成谋国,”太后嘉许了一句,“那依你之见呢?”

    “不如应下曾国藩所奏的裁军之事,但只是裁撤老弱病残之部,湘军之精锐仍然需为国尽忠,这不仅可使江南平静,更可为户部省下许多钱粮,”贾帧慢条斯理得说道,“江宁城中有着洪秀全搜刮来的金银,可曾国藩一直说未曾见到,一直欠着军饷,似乎也很不妥当。”

    “户部还没钱吗?议政王?”

    “回太后,两广的税收拿过来,刚刚付了洋人的军舰款,宁波府的税银都是就地采买洋人的枪炮,两江刚刚平定,自顾不暇,曾国藩也一直说将两江税收就地用于各地重建,这自给自足,尚且不够,怎么还有余力支付淮军的军饷,”恭亲王有些无奈,“各省的厘金收上来,还没暖手,就又发出去了,旧年的黄河水患,山东民变,还有山西大旱,都是要流水般的银子放出去,国库转眼就空了,幸好,天津上海二处商贸众多,收了许多出口的银子来,京中官员的俸禄如今就靠着天津一地的税也够了,上海那边,已经让李鸿章就地把二百万两银子解到江宁去了。”

    “哎,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啊,”太后喟叹,“当年我在后宫之时还以为国朝富有四海,岂能没钱?必然是底下当差的人不尽心,如今垂了帘,才知道,这家不是这么好当的,议政王,实在是难为你了。”

    “太后谬赞,奴才不敢当。”

    “你当得起,沈兆霖走了之后,这同治通宝得了吗?”

    “已然得了,京中一半的俸禄都是用银元支付,只是似乎百官们颇为不满,觉得还是银子实在些。”

    “这不是闹着玩的,户部要给个章程出来,将来自然都要用银元来发俸禄了,不是为了别的,这钱息总要掌握在自己手里,”太后虽然不懂金融,但是也知道日后的美元霸权主义,“这成色不能变差,该是怎么样就要怎么样。”

    “是。”

    不过似乎也不能滥发。明朝的宝钞结局之悲惨,太后是知道的,不过如今发的不是纸币,这个担心怕是还不用,当年肃顺整顿户部,如今倒是留下来了一个好摊子,“内务府明年给内宫的俸禄就都该做银元吧。议政王,从本宫和皇帝这里做起。还有。外头有些御史上折子说什么海军靡费银钱,海疆无人住之,实在是浪费,这话我就听不得!”太后有些发怒,“建海军此事不容再议,就算砸锅卖铁也要大建!这几个科道官儿,一并贬了出去,日后定下规矩,若是再有人非议海军者。无论何人,一并贬官!”

    “嗻。”

    “大家瞧瞧,贾阁老的主意怎么样??”太后见众人默然不语,就开始了点名,“文祥,你的意思呢?”

    “贾阁老的话在理,奴才没有意见。只是为了保全忠臣,曾国藩不宜再领军,或是再呆在江宁了!”……

    “这不是削藩吗!”曾国荃怒喝道,千里之外,军机们什么个意思,没过几日。江宁城中的兄弟二人就都知道了,“大哥你也真是,”曾国荃对着曾国藩抱怨道,“之前朝中就已经驳回了你的裁撤湘军折子,怎么才过了几个月,你又要上折子了,就算要裁军。也该朝中发话才是,你怎么上赶着说这茬子呢!”

    “老九,你还是不懂,”曾国藩摇摇头,“江南各地都已经没有发逆,咱们有这么多军队,谁坐在军机处的位置,谁都放心不下,这次叫人进京打通关节,军机处的几个人,就连门都没让咱们的人进,这说明什么?大家都忌讳着咱们呢,为什么忌讳,无非是咱们手里有兵,你说的没错,这就是削藩,可你大哥我还不想做吴三桂,这一点你要给我记牢!”曾国藩提高了声音,话语里全是警告。曾国荃愣了愣,连忙摆手,“大哥你想到那里去了,我就是这么觉得,咱们千辛万苦把发逆给平定了,就这么二话不说,就被削了军权,实在是不甘心,没有别的意思!”

    “你放心,老九,就算恭亲王不舍得,太后也会舍得,老夫交出了兵权,太后她,不是杀鸡取卵的人,咱们得到的远远会大于失去的,”曾国藩宽慰曾国荃,“你无论撤不撤,我这样上折子,总不会有坏处!”……

    文祥说的明白,太后自然是听得一清二楚,虽然历史之中的曾国藩堪称完人,可历史已经改变,而且人心是最容易变的,坐在了这个位置,不疑心也自然要变得疑心起来,所以文祥的话,也自然是正确的话,“本宫以诚心待曾国藩,料想曾国藩也自然是忠心为国,这事儿且不忙,先说裁军的事儿,这样湘军就按照贾阁老的意思,下旨,让曾国藩拟定裁撤老弱病残部署,也不定具体人数,只是一句,不许将精锐一并撤去,这是本宫的意思,让曾国藩把裁军的名单递上来!”

    “嗻,”恭亲王应下,“那请太后的旨,这李鸿章左宗棠江忠源胡林翼各部如何处置?”

    “胡林翼其人最是心细,最近这些日子身子骨不好了,就怕若是裁军,他又要殚精竭虑,损了身子,反而不美,胡林翼所部暂缓,别的么……”太后沉吟片刻,“左宗棠前个日子上了折子,怎么说的?”

    “奏,所属之部不与湘军同属,唯朝廷之命是举,朝廷说怎么办就怎么办。”文祥说道。“左宗棠的折子里头,还说了,要裁撤绿营。”

    绿营为清代的经制军,其兵额有六十余万人。绿营兵籍由兵部执掌,粮饷归户部调拨,领兵的督抚提镇之间有一“大小相制”相互制衡的体制,再加上“兵皆土著,将皆升转”的营伍制度,清政府可以牢牢地控制绿营兵权,但是此时的绿营制度**不堪,弊病丛生。仅就士兵状况弱疲乏吸食鸦片之兵满营皆是;虚名占伍空额缺额已是普遍现象,此外,塘汛零星之兵的操练也是虚应故事。绿营既不能镇压农民起义,更无法与装备近代化且训练有素的西方军队相抗衡,当时许多疆吏先后条陈,建议裁汰绿营。如今左宗棠的折子不算新鲜,可毕竟他是第一个发声的总督。他在折子里这样说道,“(绿营)应亟汰者四:老弱疲乏之兵。吸食洋烟之兵,虚名占伍之兵,塘汛零星之兵。”

    平常年份“旗绿各营岁饷几去岁入之半,”太平天国起义爆发后,有战事的省份,绿营除仍照支平时俸饷外,还需加给几倍的战时俸饷。“据左宗棠计算。在对抗太平天国之役绿营兵出征省外,用兵1000名。加以管带员弁大小30余员,每月需银7000余两,与同时期粮饷丰厚的湘军相比,还要多用1300余两。”1853年,户部存正项待支银仅22.7万两。太平军又占据富庶的江南数省,使部库的重要财源中断,加上此间勇营将帅任意截留款项,部库的亏空可想而知。结果,许多省份绿营的粮饷无法支出。

    听到文祥这么细细分说。太后不由得大为头痛,“绿营该撤,左宗棠说的透彻,如今要省钱,养这些废物不免泰国浪费了些,既然是左宗棠提出来的,那就让他去办。左宗棠话说的响亮,就让他的楚军先撤一点人李鸿章等各部一概裁撤老弱。都叫他们上了名单来。”太后吩咐了这事,又说起了保全功臣的事儿,“文山的话也在理,先下旨吧。各部精锐等裁军之后,进京比武,夺一夺,谁是天下第一军!”……

    “天下第一军!”曾国荃大喜,脸上露出了志在必得表情,“大哥!”曾国荃对着曾国藩喝道,“原本你想着把那些最好的兄弟们都撤了。如今怕是不能够了!若是被武云迪或者李鸿章那些小子夺了这个第一军去,我老九可是这辈子都不甘心!”

    “你呀,”曾国藩似乎知道了朝中对自己的意见,心中的一块大石裸了一半,见到曾国荃如此在意此事,摇摇头,“那等我把名单列好,你就开始练兵吧。”……

    “天下第一军!”武云迪的标下几个吊儿郎当的骑兵连忙围住了武云迪,“都统大人,这话可是真的?”

    “自然是真的。”武云迪微笑,不动声色得前激动的属下们,“怎样?这个招牌响亮不?”

    “招呀,那些南边的人,成日里以为灭了几个泥腿子,就以为天下无敌了,哈哈,笑死个人,真是乡巴佬没见过市面!”金宝嗤之以鼻,挥着手和大家说道,“大家可别丢了八旗的面子,这天下第一军,嘿嘿,必然是咱们的!”……

    “天下第一军?就是个名号?”李鸿章慢慢得问着报信的人,手里还摸着一把长长的机枪,上面的铭文似乎表明是美国货。

    “目前别的还不清楚,不过听军机传出来的消息,给各军排名列位,这天下第一军自然是要厚赏的,一应将领都要升迁,只是具体的赏格还不得知。”

    “若是个名头也就罢了,本座不在乎这些虚名,”李鸿章放下了手里的枪,叫人拿出去,“若是有这些实惠,”李鸿章抚须微笑,“自然要去争一争!”……

    “提督大人到了!”暗室之中,药香呛人,听到随从的禀告,在半昏睡之中的胡林翼连忙惊醒,见到王锦绣进来规规矩矩得行礼,欠了欠身,“提督大人不要多礼,你是男爵,若不是老夫有恙在身,应该起身相迎的,请恕老夫无礼。”

    “大人何须客气,折煞下官了,”王锦绣的额头有了一个三角形的疤痕,这是在苏州攻防战留下来的,“不知大人今日宣召下官,所为何事?”

    “京中传来消息,太后要检阅天下各部军队,拿出天下第一军的称号,”胡林翼脸淡如金,咳嗽了好几声,才慢慢得说道,“我湖北子弟,在武昌之战中尽显英勇之气,我也不想着要去夺那第一的位置,但是也要显我湖北子弟不输任何之人,今个开始,”胡林翼拿出了一个册子,“湖北各部团练均交给你处置,包括我麾下的!一定要在检阅之中夺得上佳的名次!”

    “嗻!”……

    “哈哈哈哈,曾国藩那厮,一直以为自己的淮军是如何了得,如今倒是要好好见识一番了,”左宗棠在杭州郭庄的行辕里头哈哈大笑,他是最不肯服输低头的人了,“那曾老九整日里吹牛如何英雄了得,我到时候倒是要落他面皮,还有没有什么脸面在我面前夸嘴!传令下去,即日起,二日一练,让天下人楚军,在这江南,也是见过血气的!”

    同治七月三日,军机处传出旨意,“各部营属团练裁撤老弱之外……悉心训练,定于同治二年检阅会操,夺魁者赐天下第一军之号。”(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月票呢。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