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官网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四十二、同文馆事(三)
    皇帝心里有些不悦,恭亲王这举没有己的面上,倭仁毕竟是自己的师傅,虽然皇帝本人也没见多少尊敬师傅,可“打狗还需面”,到底也不想人折辱于他,这个事情存在心里,皇帝就没再就此事说话,点点头,应了下来,见太后心情甚好,“皇额娘,听说过些日子就要大会操了?”

    “陈孚恩去准备了,应该差不多,怎么,”太后那里不知道同治皇帝的心思,“想出去闹?”

    “这不是呆在园子里闷得慌吗?”同治皇帝嘻嘻笑道,“武云迪这些日子也不来园子里,骑马也没什么意思,整日里头说火枪如何厉害,火炮如何威武,可儿子半个子弹都没见到,实在是心痒难耐,所以这不就是来问皇额娘,”同治皇帝可怜巴巴地说道,“能不能去瞧瞧?”

    “这原本也是寻常,只是又怕御史们多嘴,不过,”太后这会子刚好和皇帝一起用膳,拿着银筷子点了点皇帝,“这会子刚好发落你的那个师傅,怕是御史们也能消停一阵子,等到陈孚恩下次觐见,我也不说话,你自己悄悄的和他说去,说让他上折子,请皇上太后驾幸丰台大营,去观操便是。()”

    “这可是真的?”皇帝大喜,“皇额娘说的可是真的?”

    “你皇额娘怎么会骗人,”太后笑道,“我是最不在乎啊这些规矩的,只不过是人言可畏,人活世上,总要顾忌别人的皇帝,这一节不能忘了,所以,凡事虽然不能太过出个,但是,若是师出有名,那自然就无不妥了。”太后眨眨眼,“吃一堑长一智,不能再像英烈祠之事那样办,咱们若是出宫,自然有有理有据。”

    “皇额娘圣明,”皇帝轻轻地拍了一下太后的马屁。

    “别太得意了,”慈禧太后不怀好意地笑道,“听说你的功课都没怎么进展,”皇帝的脸一下子就僵住了,太后摇摇头,啧啧出声,“虽然为君者不用考进士当翰林,不用这么辛苦,可也不能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读书吧?那些师傅不敢教训你,是因为你是君上,所以他们不敢。”

    “儿臣也是认识了许多字了!”同治皇帝小声地说道。

    “你认得字还不是字典的功劳?皇帝,”太后说道,“为君者不是说要学富五车,满腹经纶,可这心胸眼见气魄缺一不可,这三者都能从书中学会,自然你那些师傅们的眼见是没有的,可学识是一等一的,我要你取其精华弃其糟粕,别在南书房稀里糊涂混日子,”太后的声音严肃了起来,皇帝放下了筷子,垂着手听,“这江山日后总是要交给你的,再过几年,你也该亲政了,到时候分辨不清楚是非,这可怎么得了?”

    “儿臣谨遵皇额娘教诲。”同治皇帝站了起来,连忙说道。

    “你坐下,这玩的东西儿,皇额娘也从未给你禁过,你功课繁,又要陪着额娘听政,这日子原本就是紧巴巴的,若是再不让你玩,未免也太苛责了些,你喜欢骑马,喜欢枪炮,这是件好事儿,”太后又鼓励起同治皇帝,“唐宗宋祖,康熙爷乾隆爷,都是马上天子,你有着宣扬武力的心思,这中国就不会再让人欺凌了去,可文治武功不可偏废,所以皇帝你,要注意学习啊。”

    “是,儿臣知道了。”

    “那便是极好,”慈禧太后点点头,促狭的说道,“那等到会操之前,把《孟子》的见梁惠王一章背了,再告诉皇额娘什么意思,皇额娘就带你出园子去,若是背不出来,哼哼,那就没得去了。”

    倭仁被太后和恭亲王联手作弄得焦头烂额狼狈不堪。同为帝师的翁同龢在日记里记述了倭仁窘迫与尴尬,试录几条:

    九月十二日:倭仁辞职未获批准;

    十四日:倭仁再辞职仍不批准,他和恭亲王谈了几句,几至拂衣而起;

    十五日:倭仁无法辞职,只得受命而出,当时老泪横流,把同治弄得惊愕了半天;

    十九日:倭仁上马眩晕坠落,靠坐轿才得以回家,回去后痰迷心窍,几至不语;

    十月八日:翁同龢去,见其“颜色憔悴,饮食甚少”;

    十月十二日:倭仁请开缺,慈禧太后命“赏假一月,安心调理”,仍未批准辞职;

    十月十六日:倭仁再请开缺,慈禧太后这才“准开一切差使,仍以大学士在弘德殿行走”。

    翁同龢最后在日记中说,倭仁听到这个消息,“为之额手称庆”,总算是长出了一口气。(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