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四十三、检阅三军(四)
    陈孚恩不敢多说话,额头冷汗慢慢沁出,只是听到太后在发牢骚,太后虽然话说的难听,可她自己个心里确实极为庆幸,庆幸当年户部财政尚未崩溃,地方督抚的权利并没有垄断了人事财政和军事,若是和历史上一样,那自己也就可以混吃等死了,不用管外头的事儿了,所幸僧格林沁雄风仍在,健锐营凤凰涅槃,胜了八里桥一战,中央权柄不减,虽然胜了洋人,使得很多人对于洋务之事嗤之以鼻,但是虎倒架子在,这中枢的权柄还是在的。=顶=点=小说=也所幸厘金由户部所管,督抚的手还没来得及插手,真是有奶就是娘啊。

    “杯酒释兵权这话虽然难听,但也不是空穴来风,”慈禧太后发完了牢骚,开始说实话,“本宫也有这个意思。”

    陈孚恩很是吃惊,“太后,可这事儿怕是不好办啊,首先第一个,这各地督抚虽然是不敢违背太后的旨意,可只要暗地里挑唆些什么,就够中枢和军机处闹腾的了;第二,各团练也会弹压不住,若是真的将这些兵丁强行留在京中,夺了兵权,起了哗变,反而不美啊。”

    “你说的本宫都知道,这些事儿确实是难办,如今还没好法子,只不过这曾国藩等人,不可再去领兵,这是第一要紧的,”慈禧太后说道,“今日之话,你且不要出去说,你也好好想想,怎么样才能皆大欢喜,总之,军权必须收回,”慈禧太后斩钉截铁得说道,“若是军权在地方,五代藩镇之乱,就在眼前。”

    “是,那丰台大营之事?”陈孚恩又问道。

    “你让武云迪去处置吧,明个儿僧王就要入京了,也不怕他们闹,只要别闹出大褶子,随便他们闹,当兵的,火气大,是正理。你只要一视同仁,后勤供给不要有所分别就得了。”

    “是。”

    “对了,”太后突然想起什么,“你今个来,军机处怎么说?”

    “请太后恕罪,”陈孚恩声音里透着惶恐,“微臣来的匆忙,还未来得及去议政王那里。”

    太后嗯了一声,隔着深深地眼陈孚恩,陈孚恩身子微微发抖,“有些事儿还是要注意规矩的,陈孚恩,马上去去军机处和议政王汇报此事,并拿出一个法子来,总不能出大篓子,知道了吗?”

    “是。”

    每个人都有别的心思,太后孚恩退下的身影,悄悄摇头,“德龄,你说,这陈孚恩有什么心思?你吗?”

    “奴才以为,”德龄眯着眼笼着袖子说道,“怕是想着离间太后和六爷来的。”

    “你这话过了,”太后懒洋洋得靠在靠枕上,打了个哈气,“他或许是无意的,不过大部分情况下,是故意的。”太后绛红色的唇角微微弯起,“说是离间,未免过了点,不过想着和六爷有没有嫌隙,这个他倒是跑不了。若是本宫不在乎他这件事,日后他自然也敢在外朝和六爷对着干了,如此以来,六爷心里就会有了疙瘩,和我生分了,这朝政就不妥当了。”

    陈孚恩抱着这样的心思,实在也怪不到他头上,自己故意安排陈孚恩插在兵部,又让贾帧入直军机,明眼人都知道,自己也是想培育自己的势力的,而不是全部都托付给恭亲王,可权柄操于上,自己不得不防,做到了这个位置,是不是意味着一点人情味都没了?慈禧默然长叹一声,拿起案边供的一支颤颤巍巍雪白花朵满枝头的玉桂,放在鼻边嗅着,“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思,德龄,你的心思是什么?”

    德龄默然不语,慈禧笑道,“罢了,你不说也就罢了,陈孚恩在他位置,不得不如此为之,我在这个位置也不得不如此为之,你去找个御史,如此如此,大概也不用找,这会子有人预备着发作了。有一位伟人说过这样的话,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慈禧太后摆脱了懒洋洋的状态,恢复了精神抖擞的样子,“人生的道路总是要这么一路斗下去的,要是少了争斗,如今还有什么有趣儿的事。高心夔现在在那里?”

    “在升平署排戏。”

    “他倒是排戏上瘾了。”“太后笑道,不过似乎自己把高心夔放在升平署,倒是让他品出来了这个差事的不同之处,“他最近在排什么戏?”

    “好像是穆桂英的戏。”

    ““让他入园子,我有事要问他!”慈禧太后说道,把那支玉桂花放回到了花瓶里。(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