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计划 > 五分六合计划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四十三、检阅三军(十一)
    待到阅兵结束,帝后二人的说话已经结束,僧格林沁跪倒在点将台下,禀告阅兵已成,太后对着恭亲王笑道:“如今军容之盛,堪称十年来第一.点@”

    恭亲王俯身回道:“是,全赖太后洪福,皇上仁德。”

    “这不是我们母子两个就办得成的,是全靠六爷你们了。”慈禧太后笑道,“若无军机费心,将士用命,自然不会我们母子如今安坐钓鱼台的时候。”恭亲王连忙说不敢,慈禧太后也不再提,对着陈孚恩说道,“阅兵已成,那就抽签吧。”

    曾国藩部的郎中下去传旨,“抽签?”这是什么玩意?

    李鸿章国藩眉心皱了一下,想问些什么,可点将台上群臣站立,并无一人说话,只有那些不识相的西洋使节在窃窃私语,也不好开口说什么,左宗棠国藩古井无波的脸色,无声得笑了一笑,偏过身子,下的场景。

    底下的诸镇士兵已经尽数在场,那个郎中,奔到台下,招来一群兵部的苏拉,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个巨大的大肚小口瓷瓶,依次走入各支队伍,让每个士兵抽签,又有健壮的士兵手持大旗入场,旗帜上写着斗大的数字,从一到十二,太后问陈孚恩,“这是分了十二组?”

    “是。”

    我还以为是十二宫呢,分这么多。慈禧太后心里默默擦了汗,也不说话,只是见到先抽了签的健锐营士兵迷茫得被分到了不同旗下,金宝站在了第七的旗下,还没回过神来,就次一起打架的湘军士兵有几个走了过来,两厢对视,不由得怒火中烧,只是顾及着太后驾前,不敢动手,怒视片刻,随即冷哼一声,不再让自己心烦意乱的家伙。

    半盏茶的时候,诸军已经抽签完毕,并已经乱麻麻聚在了十二杆大旗下,原本古井无波的曾国藩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脸色大变,不由自主得猛地抬起头,朝着点将台上李鸿章左宗棠等人也想到了什么,不由得面面相觑,曾国藩心里大乱,不知道陈孚恩在说什么,混混沌沌过了许久,才回过神,只是最后听到一句,

    “十二旗休整三日,再夺天下第一军!”

    “这!”左宗棠跪着等帝后御驾回去之后,瞠目结舌之余不由得哈哈大笑,“这可真是,嘿嘿。”见到一个楚军的游击要上来行礼,左宗棠摆摆手,转过身子,也不多说什么,径直出了丰台大营……

    听到太后的烦扰,高心夔陷入了沉思,太后也不催促,只是耐心等着,过了半盏茶时分,高心夔才抬起头:“以微臣这事儿关乎中枢权柄,又关乎地方和中枢的关系,确实要小心处置。”

    “是这个理,依你之见,怎么处置才好呢?”

    “太后的意思是要收拢兵权于中枢,那第一点,自然是不许各督抚再自行领兵,日后若是新军练成,再让知兵的督抚统帅,倒也无妨,微臣以为,有上中下三策!”

    “下策,驱虎吞狼,直接弄到苦寒偏远之地,用这些南边的团练去和蒙古浩罕或者是防着印度的英国人,或北上和俄罗斯人打上一战,把团练的兵消耗在对外作战之中!”

    “中策是掺沙子,把愚忠于督抚的中高层将领一应撤换,提拔底层将领,太后自从英烈祠之后,已经尽收人心,这法子虽然缓慢,可毕竟是细水长流,润物无声的。”

    “恩,你说的不错,那上策呢?”太后问道。

    “杂之!”……

    大会操之后,根据抽签将所以参加会操的士兵打乱,共十二组进行各项目之比拼,过五关斩六将,十五日之后,最后刘长佑所带第七组排名第一,武云迪组第二,张树声组第三,太后和皇帝亲临丰台大营,同治皇帝亲自颁给了第七组“天下第一军”的锦旗,第七组各官升一级,刘长佑亲自挥动锦旗,台下诸军大声欢呼万岁。

    “太后使的好计谋啊,”文祥动的众人,伴着轰鸣声,悄声对着曹毓瑛说道,“把诸军打散,不仅消弭了门户之见,所在一军更能同仇敌忾,想着夺取这难得的荣耀,更是让,嘿嘿,让那些督抚们有苦说不出了。”

    “这事儿怕是没有这么顺当,”曹毓瑛色各异的督抚们,“日后总是要生出许多波澜的。不过太后倒是不小气,给了曾国藩一个太保的位置,又加了一等公,别的也是尽数封赏,这样怨气少了些,就能成事了。”

    “没错,同治元年,如今这开局,开的很是漂亮啊。”……

    同治元年十一月二十,陕甘总督瑞麟六百里加急上奏,,华州回民叛乱,绵延陕甘两省。太后初阅奏章,勃然大怒,随即大喜,“善!”

    卷三《垂帘听政》完。(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