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网址 > 五分六合计划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二、明月孤云(五)
    “你还记得那个被洋人欺负了跳井的表姑吗?”冯三保长叹一声,把掉在角落里的桃子捡了起来,怜爱得擦了擦灰尘,放回到了供桌上,牌,似乎开始回忆往事,脸上露出了温柔之色,“她和我是青梅竹马的表兄妹,从小就是相亲相爱,本来就说将来要成亲的,我也这辈子觉得大概不会再找别的女人当妻子了,可到了十多岁,他父亲发了财,迁到通州去,我这个没钱的穷小子,给她定了一门庄头的亲事,这才断了联系,我心里虽然痛的很,可也没办法,人都应该有个家,这才遇见了你母亲,你母亲为人如何,你是知晓的,这都不必说了。⊙,单说你表姑,当年我为什么不让你拦着她?还要让她一死了之?要知道爹爹心里只能是比你更痛!”冯三保转过身子,慢慢踱步出去,原来一直笔直的脊梁弯了下来,似乎老了十多岁,“女人失了名节,就没了指望,我就算救下你表姑,她将来也是活死人一个。你也一样,若是名声没了,什么都没了。你这些日子别出门了,好好想想吧。”

    门外咿呀一声,冯三保已经离开,不远处的迎亲鼓乐悄悄隐去,四处恢复了寂静,冯婉贞亲的牌位,不禁潸然泪下。正是:无情不似多情苦,一寸还成千万缕。

    “也难为她了,一片丹心,哎,”慈禧太后听到安德海别有深意的禀告,不禁长叹了一声,这时候正是她半夜从养心殿出来的时候,夜月光正好,就想着去御花园里头赏赏夜色,到了浮碧亭里头,微风荡起层层水波,把水面上的月亮击成片片亮片,太后折了一支杏花,把杏花一朵朵摘下,随意丢在水面上,听到安德海的话,“乡君真的是这个心思?”

    “奴才瞧着似乎是这样的。”

    “难怪她这么多年不成婚,我倒是粗心的很,这都没,”太后自嘲得笑笑,“难为她了,一个女孩子,比不上……”太后停了话,想起了自己的往事。

    自己也以为会永远等着那个人,在没穿越之前,以为会和女朋友就这样过一辈子,可穿越之后,变成了女人,是的,变成了女人,这很荒谬,但是却是现实,为了把父亲从战火纷飞的南边捞回来,入宫成了皇帝的嫔妃,既来之则安之,来了那就要做到最好,所以不惜一切,为了上位,也只好放弃当年的尊严,只是似乎日子过了许久,自己的性别都已经模糊了,自己对咸丰皇帝真的是没感情的利用关系吗?真的没有把自己当做女人来思考吗?那为什么听到咸丰皇帝宾天的时候呀心如刀割?那吐出的血难道还是假的?那些捶胸顿足是装出来的?还是可能有着似有若无的真心?

    皇帝对自己实在是太好了,言听计从,又把自己立为了皇后,更是容许自己在北京胡闹,虽然他自己去了热河!可最后还是把同道堂这章给了自己,相信自己。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的,到了如今这个位置上,性别已经被模糊了,慈禧太后低头里的倒影,容貌威严,水光潋滟,却是分不清男女了,“安能辨我是雄雌,”太后自言自语了这么一句,安德海不知道如何接话,也只能是默不作声,不远处似乎响起了燕语低喃,月光如水,慈禧太后把那只杏花丢在地上,“走吧,咱们回去,明个还要早起批折子呢。”

    “喳。”

    “陕甘平叛的将领快到了吧。”

    “三日前奏报,已经在太原了,”安德海自从开了车马行,对着这行程清楚的很,弯折手指头估算着什么,“估摸着七八日里头就要回来了。”

    “七八日?那赶得上,小安子,”太后信步走回储秀宫,安德海搭着慈禧太后的手慢慢走着,后头跟着一群侍女太监侍卫,“你说,冯婉贞的心愿能成吗?”

    “这不是太后一句话吗?”

    “不,她的心思虽然可怜,可我还要顾及着别人,这宫里头都是命苦的女人,万事不由自己,这种冤孽,我还是少做些才是,所以这些指婚,我是一概不乐意,除非他们是两情相悦的,”太后说着说着又想起了自己,如果没穿越,这会子应该是妻儿在怀了吧?

    或者是当年不进宫,从了荣禄,这会子也是极为安乐的一家了。太后摇摇头,不由得自嘲一笑,“今个真是想太多了,莳花,晚上寝殿点安魂香。”

    “是。”(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