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三、梨花满地(一)
    “冰弦一蘸损柔葱,缓调伤春未肯终。○良夜无人风触曲,满帘霜月浸梧桐。”不知名的歌声伴着琴声悠悠响起,两个穿着低品级朝服的官员匆匆走过亭台楼阁,不远处的山色含黛,云雾之中隐隐约约似有蓬莱仙岛,几个人显然是这人间绝景,目不斜视,只是跟着一个穿着六品鹭鸶的文官朝服的男子匆匆出来,那个男子正是被人称之为当今“北门学士”的提调升平署并报署官高心夔,多年不见,他不过是升了一品而已,似乎应该是属于仕途坎坷的那种,但是高心夔脸上似乎没有见到风霜愁苦之色,神色淡然,眼神坚定,偏过头小声得对着边上的那个人说道:“如今的报纸第一紧要就是把陕甘回乱的平叛故事都写上去,不妨多写一些平常士兵的故事,这些事儿真实又是极易引得大家关注的,”边上的人点头应下,又提了一个问题,“金陵来人,问报纸之事,两江是否可行?”

    高心夔眉头微皱,“这事儿是应该上折子请太后旨意才是,我这里怎么能定夺这个事儿?若不是太后决议不肯将报纸操办之权下放之外,必然是这个人太不懂事了些,回了他,也不必多说什么,对了,是谁来的?”

    “是一个姓王的,”那个下属笑道,“卑职听他说是大人的旧相识?金陵来的人都称呼他是湘绮先生。”

    原来是他!高心夔停下了脚步,“确实是旧相识,他如今在那里?”

    “似乎在江宁会馆。”

    “恩,”高心夔也不多说什么,“今个太后下诏要咱们把洋务的事儿在报纸上说清楚,分清利弊,这事儿不难办,可这升平署,”高心夔转过头外一个属下,“有什么法子不?”

    “定下了商鞅变法和勾践卧薪尝胆的故事,准备就着如今的形式再编一遍,到时候定下了本子,就让外头的戏班子进来学习就是。”

    “这个法子好,”高心夔赞许得点点头,“以古喻今,此外也再加几出日常的小戏,讲讲上海或是海外见闻,总不能让大家觉得洋人可怕才是。”

    “大人说的是。”

    几个人离开了升平署,从西偏门进了圆明园,太后皇帝御驾在前几日就进了园子,这会子正是春光明媚的时节,几个人进了圆明园,也不多说话,垂着手依次走近勤政殿,侍卫们验过腰牌,一个小太监把三个人领在了正殿前头的槐树下,“母后皇太后这会子正在和军机议事,你们且候着吧,”说完也不和高心夔几个人多说什么,径直走开了,三个人屏息静气候在前头,不多会,外头急匆匆得小跑进来一个花白胡子的仙鹤补服官员,高心夔偏过头一来是陈孚恩,陈孚恩高心夔,微微一怔,也不说话,点头示意一下就进了内殿,帘子翻开的时候,里头传出来一声不算轻声的话语:“此事万万不可!”

    跟在高心夔后头的两个人脸色惊变,只有高心夔似乎了解的很御前军机的谈话声,只是半合着眼不说话,过了半个时辰的时间,春日的阳光都已经变得火辣辣,高心夔的额头微微沁出了细汗,勤政殿里头响起了太监的“跪安”的声音,几个穿着四龙团补服和仙鹤补服的军机大臣神色各异地鱼贯而出,见到高心夔三个人,微微诧异,陈孚恩跟着贾帧后头出来,两个人还是悄声说着什么,贾帧心夔,也是点头示意,只是在御前,不好说话,也出殿去了,过了一会,穿着玄色五龙补服的同治皇帝在太监的簇拥下也从勤政殿里头走了出来,边走边打着哈欠,高心夔见到,连忙甩袖子半跪下请安,皇帝满脸倦色,摆摆手,“免礼免礼,高心夔你来这里作甚?皇额娘宣召你?”

    “回皇上的话,是母后皇太后宣召的。”

    皇帝点点头,“你这些日子开始弄的报纸还不错,难为你了。”说完也不待高心夔说什么,转身就走了。这时候出来了养心殿总管梁如意,原先的养心殿总管杨庆喜已经告老出宫去了,梁如意对着高心夔笑道,“娘娘在里头等着你了。”

    “公公,”高心夔对着梁如意微微拱手,“今个可是有什么难为之事?似乎当道诸公神色不太对劲。”

    “咱家也说不清楚,”如意伺候先帝爷时候的机灵劲都没了,如今是木头木脑的,一问三不知,“事儿商议了许多,娘娘也说了好些话,不过这政事我一个奴才,怎么知道?高大人快进去吧。”(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