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五、离恨无常(完)
    “不好了!”之前那个出来报喜的稳婆满脸惊恐的再次跑出来,双手沾满鲜血,对着和武云迪寒暄说话的太医带着哭腔说道,“福晋大出血了!”

    武云迪变了脸色,安德海跳了起来,“快快快,你们快进去瞧瞧怎么回事!”几个太医连忙翻帘子进去,武云迪也把自己的儿子放下,准备进去,又被稳婆拦住,武云迪一把就把稳婆推到边上,“让开!”大跨步进了内室,安德海也不再忌讳什么,连忙跟上,到了内室,太医们已经乱成了一团,为首的太医揪着胡子,“怎么会这样!”

    帆儿脸色雪白,气喘吁吁得躺在床上,几个丫鬟连忙从被子里面换出棉布,那些棉布沾满了可怕的鲜红色,血腥味弥漫了整个内室,安德海如刀割,转过头,红着眼厉声喝道:“还不动手救治!”

    “回公公的话,福晋的血崩,是止不了了!”

    “你说什么!”安德海一把抓住那个太医的领子,双眼通红盯着,“马上给我拿最贵的药,御药房里的药全部拿出来,拿出来好好医治!”

    太医苦着脸无可奈何,只好转身出了内室,吩咐御药房的小太监,“把安公公带来的雪参切片浓浓得煎一碗来,准备等下吊命.☆→,”

    武云迪悲伤得望着帆儿,“福晋,”说了一声就哽咽着说不出话来,眼眶慢慢得红了,帆儿长长得吸了一口气,眼神有些散乱,却还是带着爽朗的微笑,只是微笑似暮春的杜鹃花,热烈之余慢慢得在枯萎了。“我不中用了,老爷,你去把大姐儿抱来。”太医拿了雪参汤上来,武云迪仔细得喂了帆儿几口,便起身去抱大姐儿,丫鬟们还在止血。也被帆儿挥手退了下去,“小安子,你去请那个人来!”

    安德海伏在床前,听着帆儿说出了那个人的名字,忍不住叫喊了起来,声音里带着哭腔,“帆儿姐姐,你这会子了,还想着这些做什么!”

    “不。小安子,你快去请来。”帆儿微微摇头,只是用恳求的眼神望着安德海,以前两人在宫中的时候,凡是帆儿若是做错了什么,或者想要什么东西,只要露出这样恳求的眼神望着安德海,安德海就没有不应允的。如今再露出这样的神色,安德海跺跺脚。抹了抹眼泪,“我这就把人叫来,帆儿姐姐你放心,若是人不肯,我绑也要把人绑来!”

    帆儿似乎是喝了雪参汤的缘故,又似乎是知道那人要来。精神焕发了起来,满面通红,连连叫丫鬟来梳妆打扮,安德海见她似乎是回光返照,也不敢劝阻。只是叫丫鬟速速打扮,丫鬟们含泪给帆儿梳妆,武云迪抱着睡眼朦胧的大姐儿进来,奶娘抱着新生儿进来,武云迪见到帆儿如此,强笑道:“这会子梳妆作甚,等到你出了月子,再美美得打扮才是。”

    帆儿摇了摇头,等到梳妆完了,又想挣扎着起来换衣服,双手一撑,天旋地转,这才歇了这个心思,大姐儿虽然年少,可毕竟见到自己额娘的不妥当,又见到素来开朗的父亲一脸悲色,忍不住就放声痛哭起来,帆儿抱住了大姐儿,抚慰一番,又让奶娘带出去,这会子,安德海去请的人到了,丫鬟卷起帘子,冲进来了一个青衣少女,目瞪口呆得内众人,正是冯婉贞。

    帆儿见到了冯婉贞,似乎一块大石落了地,脸上的血色迅速得退去,倚在武云迪怀里,轻轻说道:“我是不中用了,老爷,不过如今我死了也甘心,武家有了后,我这么些年从丫鬟到了武家的女主人,这样的日子在没有入宫之前,我是想也不敢想的,如今这些日子,我要谢谢老爷。”

    “老爷这样的英雄好汉为了我,一直不肯纳妾,我心里实在是愧疚的很,成亲这么些年,一直无所出,没有给武家留个男丁,如今有了,我死也瞑目了。”

    “帆儿,”武云迪低声说道,“是我对不起你,成亲当日就出征去了,没有能陪你,没曾想没过几年日子,我又去了西边,若是知道如今,若是知道如今,哎,我应该多留在家里陪你的。”

    “不用说这个,我心满意足了,只是有些事我还放不下,”帆儿抬起了头,对着冯婉贞招手,“县君,请您过来。”

    冯婉贞依言上前,帆儿拉住冯婉贞的手,冯婉贞喊了一声,“福晋”帆儿吃力得把冯婉贞的手交在武云迪手里,冯婉贞大惊,连忙抽手,没曾想帆儿这时候力气极大,死死得按住了两个人的手,“妹妹!”帆儿的气息越来越急,“我知道你的心思,我也想成全你,只不过,之前老爷不松口,说实话,”帆儿自嘲得笑了一笑,“我自己也是嫉妒!所以我不愿意你来这里,如今我不中用了,厚着脸皮,将老爷交给你了。”

    武云迪默默流泪,低低得喊了一声帆儿就不再说话,冯婉贞满脸通红,“福晋你这是做什么,万万使不得!”

    “还叫我福晋!?”帆儿苦笑道,“难不成,你还想让我死不瞑目?小安子,把孩子抱过来,”安德海抽泣着把新生儿抱给了帆儿,帆儿摇摇手,亲了亲他的脸颊,把小孩子递给了冯婉贞,冯婉贞还是不敢要,帆儿硬塞给了冯婉贞,“以后这一家三口,就都交给你了,妹妹。”强硬着说完这些话,帆儿就倚在武云迪的怀里长长的吐气了,安德海见帆儿死死的盯着冯婉贞,知道她心愿难了,跺脚对着冯婉贞说道,“你就答应下来,难不成还让帆儿姐姐死不瞑目吗!”

    冯婉贞泪流不止的武云迪,再死盯着自己的帆儿,心里一阵混乱,腿脚就忍不住弯了下去,抱着婴儿就软软跪下,“姐姐,您放心,我一定听您的。”

    帆儿深深吸了一口气,脸上变得雪白,眼安德海,轻轻得说了一句,“小安子,对不住了。”又勉强抬起头武云迪,含笑闭上眼睛,眼角流出了一滴泪珠,吐完一口气,身子软了下去,就此冥逝。

    安德海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放声大哭,武云迪死命搂住慢慢变冷的帆儿,说不出话,阖府众人无人不大声痛哭,冯婉贞站了起来,抱着孩子慢慢走出内室,走到檐下,抬头一经是月上柳梢头,冷月冥冥,春风细细,树荫杳杳,落花寂寂,冯婉贞低头睡得正香的孩子,一时悲伤难抑,两行清泪忍不住就流了下来。(未完待续……)

    ps:帆儿死了。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