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五分六合注册 > 七、以退为进(三)
    “酒旗戏鼓天桥市,多少游人不忆家”,永定门和正阳门之间的这块空地,素来是四九城最热闹的地方,这天桥最有名的自然又是有八怪之称,这八怪分别是穷不(相声的鼻祖)醋溺膏(口技)韩麻子(单口相声艺人)盆秃子(秃头艺人,表演民间小唱,用筷子敲瓦盆伴奏虽然简陋,却抑扬顿挫颇为悦耳。)田瘸子(早年因为练武落下残疾,在天桥表演杠上二指禅等硬功。)丑孙子(相声艺人依扮怪样闻名。)鼻嗡子(表演小曲的艺人,鼻子里插进两根竹管就能吹出曲调,腰间挂一个洋铁壶敲打出节奏,因此也被称作“敲马口铁壶的”)常傻子(表演硬气功的艺人,招牌是掌劈鹅卵石,兼卖大力丸)。说不尽的风流人物,道不完的儿女情长,都在这里头,鼓乐喧天,人人都是兴高采烈得簇拥着围着,有钱的人在挥洒铜板,没钱的人鼓掌在捧个人场,三教九流五行八作什样杂耍和百样吃食都有,只有一个穿着红衣太监服饰的人神魂颠倒得在人群之中毫无目的走来走去,边上的人瞧见他的服饰,不敢怠慢,纷纷给他让出道路来,几个在天桥混日子的三只手,见到他的服制,也不敢行窃,只是腰间的钱袋眼红不已。

    安德海走过了天桥,走到了一处宅子的后门,颓废得蹲倒在地上,双眼无神得上,过了一会,一双穿着道鞋的脚出现在了安德海的眼前,“无量寿佛!”一声道号响起,“这位小友,怎么如此闷闷不乐啊?”

    安德海抬起眼睛,阳光背影下的样子甚清楚,揉了揉眼睛,定睛一是你!”

    “贫道知晓小友心里伤心之事,随我来,自然能宽你心怀。”那个道士拂尘轻扫,一副得道全真的模样,自然是永通桥战之后安德海一行人在官道上遇到的那个道士,只见他身后依旧跟着那个清秀的童子,几年不见,那童子也长高了不少,见到安德海的眼神,做了个鬼脸。那道士转过身,也不海是否跟上,嘴里念念有词,“死亦生,生亦死,死后能归幽冥海,复又生在元天外!”

    安德海似乎被勾住了魂魄,跌跌撞撞得跟在了那两人身后,三人转了几个巷子,消失在人群之中……

    在出宫的路上,宝鋆一直未曾说话,直到了恭亲王的府上,几个人团团坐定,宝鋆这才郑重其事得站了起来,端端正正得朝着文祥行了一个作揖礼,“中堂大人,今日之恩,不知道如何报答,小弟铭感五内!只图日后能效犬马之劳!”

    宝鋆和恭亲王不是一般的关系,却和文祥不太对付,今日勤政殿一幕,才知道文祥为自己确实是用力颇多,这才感激的说了这么一番话,文祥连忙站了起来双手扶住宝鋆,拉了起来,“配蘅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我虽然是说了话,可怕就是太后已经铁了心,准备让你从户部尚书这个位置下来。我说再多的话也是无用。”

    宝鋆亲王,恭亲王对着默不作声的曹毓瑛说道,“琢如,你以为如何?”

    曹毓瑛最近身子一直不大好,日日咳嗽,在御前不敢讲话,也是怕咳嗽御前失仪,听到恭亲王的话,曹毓瑛捂着嘴咳嗽了一声,“太后若是心里不爽快,自然也是寻常的,直隶总督委了官文,这官文皇太后素来是不喜欢的,只不过是他在发逆之乱主持湖广功劳甚大,又是八旗里能干的人,这才勉强点头下来,太后让了总督和巡抚两个位置出来,若是要户部尚书的位置,王爷也不好多说什么。”

    宝鋆期待的眼神一下子暗了下来,曹毓瑛见到如此场景,又连忙劝慰,“且不说到了那个时候,就算到了那个时候,你这个大司徒出身的中堂大人,自然也是分管户部的,那时候就算穆扬阿再会跳,也跳不出你这个如来佛的手掌心啊。”

    曹毓瑛一席话逗乐了宝鋆,室内烦闷之色削减不少,宝鋆摇摇头,“我算什么如来佛,要说如来佛自然也是咱们王爷,我大不了是那个阿难,到时候为难为难孙悟空罢了。”

    “这事儿,太后说要再我也不会轻易让出来,”恭亲王说道,“这户部尚书多重要,在前朝大家就瞧见了,一个肃顺就卡住了大家的脖子,太后这样轻易想要户部尚书,也是难!”(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