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五分六合 > 八、铁路纷扰(三)
    浙江布政使刘典是左宗棠夹带里的人,听到左宗棠说完话,“左公,这疆臣里头,第一个自然是金陵那位,第二个是直隶的官秀峰,再怎么也轮不到这个上海巡抚,他倒是跳了出来,也是啧啧称奇的一件事儿。+,”

    “官文对着洋务之事暧昧的紧,如今谁也不知道他这个老小子是怎么想的,”左宗棠冷哼一声,之前他想置自己于死地的事儿还没算完,听到此人名字就不由得怒气冲冲,不过如今到底是封疆大吏,就事论事,“要知道他第一个是满人,如今不知道中枢什么想法,若是跳了出去,列祖列宗的陵寝可是在直隶!凡是走错一步,不免要被八旗的勋贵们骂死,他自然不敢多说话,再者,太后也不甚喜欢他,只不过他是如今总督里头的旗人独苗了,也只好让他守着直隶。”

    “至于我那个老乡嘛,哈哈,”左宗棠微笑道,“他已经失了锐气了。”

    “左公的意思?”

    “得了灭洪逆的大功,也怕朝中无可封赏,如今已经在混日子了,也不说是他不当差了,只是,像这种要搏一搏的事儿,一等公爷是不会残掺合的咯,怕的将来不能安生,”左宗棠摸了摸自己的大胡子,“所以他自己个在办洋务就是,这铁路的事儿,他是不会出意见了,再者,若是中枢定下了主意,咱们的意思不重要,哎,伯敬,不入中枢,这政事,咱们也是没有法子去改的。”

    “中枢办洋务的心思必然是坚定的,只不过学生思来想去,这铁路之事,怕是阻扰极多,如今军机处也没说话,也不知道态度如何。”

    “伯敬,这里是私下谈的,横竖左右无人,”左宗棠目光炯炯,对着刘典说道,“你以为这位,”左宗棠的右手的大拇指和小拇指翘了起来,剩下三指蜷缩在手心,“是周公呢,还是?”

    左宗棠的话说了半句,还是什么?自然是王莽。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礼贤下士时。若是当时便身死,千古忠佞有谁知?刘典沉思片刻随即回道:“如今的这位,自然是周公。”

    “哦?何以见得?”

    “中自然就知道,储秀宫的那位,可比王政君厉害多了。”

    “是啊,”左宗棠抚掌微笑,“他也只能做周公了,只是我瞧着他,不是不尊敬他,有周公之位,无周公之心,所以他不会有流言,自然也做不出什么大事来。”

    做不出大事,自然也只是做个太平宰相,刘典心领神会,“那左公的意思是,这位不会发话?”

    “若是要他担着支持的意思,八旗清流那里压力太大了,怕是一时间束手束脚,若是反对,那太后的面子摆在那里?要知道,为了不撸了宝鋆的户部尚书,又开天辟地创了一个交通部出来,若是军机处的还反对,那就不能善罢甘休了,何况,他也不是这样的硬性子。”

    “那咱们该怎么办?”

    “上折子,说浙闽支持!太后把穆扬阿的折子明发天下,叫各部和督抚讨论,这无非就是要大家伙支持,这些蠢货,哈哈哈,”左宗棠捻须得意笑道,“我身处东南,根本不怕弹劾,再者这铁路确实是好消息啊,伯敬,且不说这兵家上的用处,经济上的用途可真是大了,湖州的丝送到杭州来,一辆车要一两银子,若是有了铁路,这费用就大大降低了,那你说,景德镇的瓷器,祁门的茶叶,这些可都能源源不断便宜的来杭州了,在现在的价格上再便宜几分,那些洋人不抢疯了?要知道,这个宁波买军火生意可真是吃银子的怪物啊,流水般的银子弄出去,”左宗棠一阵牙疼的表情,“若不能这些弥补些过来,那可真是入不敷出了。”

    “那左公的意思是要在折子里请把铁路设在咱们浙闽?”

    “自然!我想着洋务分南北洋,这铁路么,自然能成行,你了,穆扬阿的意思,自然是太后的意思,到时候必然要择一两地先试行之,那北边我是不管了,南边可是要抢过来的。这又是一个大功劳,”左宗棠拍拍肚子,“若是有利于商贾之事,那不是又是大功一件?太后早就说过了,如今天下承平,各地督抚要做的事儿,不是动刀动枪,而是要发生商业,这大家有了钱,有个差事做,自然也不会去造反了,若是广西如同广东一般,想必洪秀全也早就在某一处赚着小钱,喝着小酒了,还能想着造反?嘿嘿,何况,咱们的团练都收了回去,想要舞刀弄枪也是不能咯。”(未完待续……)

    ps:月票订阅点赞哪!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