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九、阻碍重重(二)
    也不知道是谁多嘴,没几日,市面上就把豫亲王府里头的话都传的活灵活现的,有赞许的也有鄙夷的,就如同有一个黄带子就在茶馆直言:“这八旗子弟,又是世袭的铁帽子王,这每年的出息都是那么多,还谈这些?不知道当年的老豫亲王多铎会不会气的从坟里面跳出来!啧啧啧,丢了勋贵的颜面!”

    义道被气的半死,那一日用拐杖敲打了几下本格,又大骂不许他再出门,随即就病倒卧床,连送恭亲王出门的力气都没有了,恭亲王讪讪出门,坐在西洋马车上,对着坐在对面的文祥说道:“若是真的要修铁路,建火车,这银钱可真是海了去了。⊙,”

    听弦而知雅意,“是,王爷的意思是?”文祥若有所思得对着恭亲王说道,“这事儿,咱们军机处不管了?”

    外头天色已暗,伴当拿着灯笼走在马车外头,一明一暗的灯光照着恭亲王沉思的面孔显得有些琢磨不透,恭亲王摇了摇头,“这事儿,你也瞧见了,大家伙都不太赞成,就别说那些御史们,还有皇上的老古董老师们了,如今宗室八旗都不太赞成,只不过皇太后对着铁路的事儿谨小慎微,不愿意一下子就得罪许多人,就选了她以为极为听话的两地,来小小的操办一番,这苦心实在是难得了。”

    “太后做事素来谨慎,但是却又如羚羊挂角,难以琢磨,如今成了交通部,不是开天辟地头一遭吗。”

    “是头一遭,我以为这交通部不过是鸿胪寺一般,拿出来荣养功臣的。没想到太后就为了铁路,免了穆扬阿的掣肘,这才设了交通部,”恭亲王慢慢说到,“去年的样子你还记得吗?那时候就想着别让太后拿了户部尚书的位置,没想到太后以退为进。轻轻巧巧得新设了一个交通部,了不得啊。”恭亲王长叹一声。

    “铁路之事,我原意无可无不可,不过是类似官道轮船,多一个工具而已,能办自然好办,办不了也没什么坏处。”恭亲王转了转右手大拇指上的翡翠扳指,“只不过,我也不愿意这交通部再由着太后自己管着了。”文祥听到这句,脸色一变,“军机处者,统领内阁诸部,兵部的事儿我不好插手,这原本也是应该,本朝君臣之隔,比前朝甚严。皇上新登基,又没有亲政。这兵部的人和我不对付,园子里能睡得安稳些,可这交通部,尚书也罢了,给穆扬阿也无关紧要,只不过是七部之末。可若是这整个部都不听使唤,那要军机处做什么?宝鋆这人虽然有些混不吝,可一句话是说的对,若是将来皇太后各部的事务都直接插手,军机处迟早要变成内阁一样。靠边站喝茶养老,文山,这不是我想要做的事儿,”恭亲王长叹一声,微微有些疲倦,想到太后对着铁路乾纲独断的样子,就隐隐有些不舒服,“在其位,谋其政,我做这议政王,领班军机,就不得不和皇太后掰扯清楚咯。”

    文祥默然,却又不能多说什么,只是水晶玻璃外头的夜色,暮色沉沉,仿佛自己的心情……

    暗室之内,一个胡子拉碴的年轻男子黯然坐在圆桌边上,桌上摆了一小碟花生米和几根萝卜干,还有一壶上好的汾酒老白干,那个男子沉默着喝了一杯又一杯,一杯又一杯,等到一壶酒喝完了,桌上的下酒菜都还没动过,男子打了个酒嗝,仰起头,“老王!”

    外头就跑进来了一个管家模样的中年人,朝着年轻人说道:“老爷,小的在。”

    “没酒了,拿酒来。”那个年轻人懒洋洋的说道。

    “可是,老爷,您都喝了好几斤了,这老白干可是伤胃的紧,”老管家愁的直搓手,“这饭菜也不用,可怎么了得啊!”

    “啰嗦!”坐在位置上胡子拉碴,双目无神的男子一声低喝,“我自己不知道自己的酒量?还要你多嘴。快拿进来!再不拿来我可就出去喝了!”

    那个管家无法,却又不能再给他拿酒,扑通一声跪下,嘴里已经带了哭腔,“老爷,您可不能这样啊,福晋虽然去世了,可您还有这一大家子呢,还有格格和小阿哥呢,若是您有个好歹,这武家的子嗣要谁来照顾,这家业靠着谁来荫蔽呢!”

    说到儿女,武云迪似乎有了些清醒,“大姐儿和小子在那里了?”

    “他们被国太太带到承恩公府里了。”那个管家垂泪说道,“前几日在府上,格格着了风寒,国太太瞧着不妥当,又带回到她府里去照顾了。”国太太是对贞定夫人富察氏的民间尊称。

    “去了国太太那里,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再说了,这些酒算的了什么!若是能解我忧愁,这点酒也不算白喝!”武云迪恼怒得说道,怎么这酒越喝越清醒,反而醉不了?若是能醉死,儿的样子,也值得一喝了!“别废话了,拿酒来!”

    那个管家不敢违拗,只能是抹泪站了起来,刚刚站了起来,身后悄无声息得走进了一个人,管家个人,又垂手站住,那个人悄悄摇摇头,“去拿来吧。”

    武云迪听到了声音,眼睛眯着处,醉眼稀松,却不知道是谁,只是觉得是一个旗装女子穿着,朦朦胧胧之间仿佛依稀相识,武云迪刷的站起来,神色又惊又喜,“是帆儿吗?你终于回来了!”

    武云迪大步走向前,一把拉住那个女子,把那个女子转过来,就着灯光一下子心就凉了半截,不是帆儿,是冯婉贞。

    冯婉贞挣脱了武云迪的双手,走在桌前,脸色潮红,上的狼藉默不作声,武云迪摸了摸脸,把脸上的水滴抹去,冷冰冰得说道,“你怎么来了?来这做什么。”

    “我来做什么?”冯婉贞依旧是面容憔悴,而且比去年更是孤苦了不少,“我也不知道我来做什么。”(未完待续……)

    ps:最后一天,求求月票拉。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