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九、阻碍重重(三)
    “你其实不用来的,”武云迪摇摇头,摇摇晃晃得走到饭桌前,一把拉来凳子,坐在了冯婉贞对面,“我又不是三岁的孩子,还需要照顾什么,孩子们都给国太太带去了,这武府,也没什么事儿要劳动你县君大驾了。△¢,”武云迪语气虽然冷漠,可到底不是冰冷,他也明白,冯婉贞作为一个姑娘家,不避嫌流言蜚语,整日来帮衬着自己家里的事儿,就算自己不识趣,也不应该厌恶她。

    “我,”冯婉贞说了一个字,就止口不言了,面色通红,低头想了一番,抬起头,目光炯炯得云迪,“大帅你也醉了这么些日子了,还没振作起来?可叫我小,这一家子可就指望着大帅你呢。”

    “呵呵,这有什么办法?”武云迪苦笑,管家送了酒上来,担忧得云迪一眼,随即退下,把半掩的房门紧紧闭了起来,室外的阳光随即消失,室内陷入了昏暗,武云迪捏了一颗花生米,眼睛眯着,想起了以前的事,“小时候父亲没了,姐姐又入了宫,在宫里也不受先帝宠爱,我在家里日子过的艰难,每日打熬力气之余,总是喜欢喝点小酒,没有什么可下酒的,老王总是给我整一点萝卜条花生米,日子虽然过的很窘迫,但是现在想起来,那时候的日子怎么会这样从容?”

    “后来有了军功,日子渐渐好起来,可这喝酒的东西一直都是这些玩意了,帆儿也和我一样,当年她在叶赫家,也不富裕,有这个玩意当零嘴,就很好了。”冯婉贞默默听着。“只不过年岁越大,这欢乐的日子反而是少了,帆儿这走了又快一年了,这日子似乎也没了什么劲头,我就算是什么大将军,威风赫赫。还不是救不活自己的妻子?”

    “爵位再高,不能和心爱的人在一块享用,这有什么意思?帆儿一个人孤零零得在下面,我心痛啊,这些家产,这些爵位,有什么用?”

    武云迪意气萧索,不由得让人听着也跟着落泪,冯婉贞红着眼。叹了一口气,拿起了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拿起来一仰脖子,就喝了一杯,“逝去之人不可再追了,大帅,既然你讲了故事给我。我也讲个故事给你听听。”

    “小时候我们就在圆明园左近住着,那个山坳里有十几户人家。玉芬是我的邻居,和我们家一起住在西山的庄子里,从小我们就在一块玩闹,从来都是形影不离的,她不喜欢动刀动枪的,我却对这些玩意极为喜欢。她却从来不说嫌烦,只是拿着帕子,耍刀刷枪,大声得交好,她最是温柔。喜欢女红,女红做的乡间都是有名气,每次她拉我做女红,我都要困得睡去,她却从来不怪我,不怪我不学女红,幼年时忧愁也少些,每日里只是憨玩,西山的那些小河小山,我们都走了好几遍,总有小子喜欢玉芬,围着她笑嘻嘻得不说话,玉芬不敢说话,只是害羞得红着脸,这时候,我学的武艺才有了些用,打跑了他们,拉着玉芬的手一起骄傲得回家,那时候根本不知道什么叫长大,也不知道什么叫生离死别,大帅,我的意思和你一样,谁也不知道将来会分开。”

    武云迪默默听着,冯婉贞又倒了一杯酒,慢慢喝下,“真的是难得的姐妹,心里私下想着,若是将来玉芬成亲,我瞧着那个男的若是不十分厌恶,也就捏着鼻子当小算了,若是和玉芬一起,什么也不怕,玉芬这时候哈哈大笑,总是说我傻。毕竟,是啊,那时候还是十来岁的样子呢。”

    “如此的日子过了十多年,两个人总以为永远不会分离的,到了有一日午睡起来,睁开眼边,原本睡在边上的玉芬没了踪影,只留下一根铜簪子,我大声的叫喊,到处疯跑,拦住官道上的路人,比划着玉芬的样子,问他们有没有玉芬,可再怎么找,就算我找遍了西山各地,也是找不到了,她的母亲哭成了泪人,再怎么去庙里头求佛爷,都是无用,玉芬这就悄无声息得没了,也不知道是生是死。”

    冯婉贞长长吐了一口气,用手托腮,眼中隐隐有了水光,“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还是想着她,她笑起来嘴边有一个美人痣,特别好也漂亮,不像我是一个疯丫头,可是她怎么就不见了呢?可能她被野兽拖去吃掉了,也可能失足掉下了悬崖,变成了白骨,也可能被强人掠走,买去做了扬州瘦马,也有可能被王侯强行抢走当做了姬妾,可是,就算她不见了,我心里还是私下想着,不管她过的怎么样,总是希望她能好好的,不管她是活着还是死了。”

    “不再相遇也无妨,太后娘娘有一次问起我这件事和这个人,她说了一些话,我记不太得了,似乎有些话是这样说的,‘许多人陪着你过了些日子,陪着你出仕,陪着你成功立业,陪着你欢笑,可到底是要走的,会渐渐离去,他们不可能一直陪着你。’大帅,帆儿福晋已经走了快一年了,你这意气消沉也该够了,若是守节,您守了一年,也是尽了你丈夫的责任了,若是在这样下去,实在不是应该,也枉费了我倾慕与你的这份心,也让帆儿福晋在九泉之下不得安生,”冯婉贞微微叹气,“太后有多少大事等着你去办呢,千万不要再这样下去了,我在是心疼。”

    武云迪长叹一声,“你说的在理。”

    冯婉贞站了起来,毫不害羞,直视武云迪,“前景困难重重,我冯婉贞愿意陪着大帅走下去。”

    武云迪也站了起来,眼神复杂,又是愧疚,又是感动,动容喊了一声,“县君,容我再想想。”就不再言语。

    冯婉贞转身离开,拉开房门,对着外头焦急等待的管家说道:“给大帅准备好洗澡水,要凉水。”(未完待续……)

    ps:大家六一快乐,希望大家永远不要和自己相爱的人分开,不论是爱情还是友情还是亲情。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