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九、阻碍重重(五)
    陕甘才平息了一年的叛乱又死灰复燃,而且还捎带上了整个新疆,这个事情无疑响亮得打了皇太后一个耳光,虽然连带着军机处也不得不上请罪的折子,但是,军务一事,素来是军机处插不上什么手的,太后一心念念要让天下太平彰显圣天子在位而要海清河晏,又成了一段不小的笑话。

    兵部陈孚恩的弹劾奏折堆满了整个内奏事处,不仅是清流们的勃然大怒,就连军机处的人也提议要给陈孚恩予以严惩,自然,不能说到是太后的失误,那自然是手下人的错误了,除了陈孚恩,还有僧格林沁武云迪荣禄,捎带着醇郡王也附带上了,御史张谦和弹劾醇郡王“不通军事,肆意妄为,邀功自赏。”气的醇郡王在府里一连摔了好几个乾隆的粉彩茶盏,大骂这些不干活只是指手画脚的御史“不当人子”。

    如此准备平叛事宜,又过了几日,恭亲王郑重得在勤政殿提了出来:“陈孚恩虽然当差得力,可这样大的差错,不能没有训斥,还请太后定夺。”

    军机处的意思是免了陈孚恩的兵部尚书,只保留文华殿大学士的虚衔,太后自然不允,此例一开,军中岂不是人人自危?赏了就是赏了,自然不能再夺,那负责后勤的陈孚恩受了罚,在前线打仗的僧格林沁武云迪荣禄等人怎么处置?那他们的位置就尴尬了许多,再三讨论,太后更是让出了交通部两个满侍郎的位置,这才把陈孚恩的处罚改为罚俸半年,明旨意训诫。

    “这阿古柏是怎么一回事?”太后问道,“这个人是哪里冒出来的?”

    阿古柏(阿古柏的真正名字叫穆罕默德?亚库甫,父名叫阿由甫,生于塔什干南面皮斯坎提乡。其父是塔吉克人,其母是火尖地方人。阿古柏自幼父母双亡,在其叔父手里抚育长大。他最初在伯克手下当差,以后逐渐提升为百户长,以后又在阿合买齐提(即今之克孜力勿尔达)充任行政长官。一八六四年(他年四十五岁时)由浩罕汗阿力木库里派他和布素鲁克和卓一同前来喀什。)和布素鲁克和卓一道来到喀什之后,名义上把布素鲁克和卓奉举为汗王,但是所有的权利都掌握在阿古柏手里。阿古柏将和他一道来的亲信的人派去担任军政负责职位,使用贿买当地伯克或派人暗杀的手段,一天比一天巩固了他自己的地位。阿古柏遂于同治六年宣布自己为哲德莎尔(哲德莎尔意为七城,包括天山南麓喀什噶尔和阗阿克苏库车莎车叶尔羌吐鲁番等城。)独立政权的国王。

    “如此说来?和浩罕有关联了?”太后眉头微皱,右手无意识得拍着自己的褂子。

    “怕是不仅如此,陕甘总督六百里加急回来的奏折上说,阿古柏和白彦虎装备精良,多是西洋火枪炮,陕甘绿营装备落后,士气低沉,故此白彦虎再潜入甘肃,随即势不可挡。”

    “西洋火枪炮?这些人身后有洋人们的影子啊,”太后冷笑一声,“人们也知道以彼之道还施彼身,难道是怀疑石达开是我们放出去的?”

    李鸿藻连忙说道,“启禀太后,为不落人话柄,平定西北,还请太后不要再援助逆余孽。”

    “这话也太理所当然了,”太后摇头,“且不说洋人清不清楚这石达开是我们放出去的,就算知道,就算咱们断了他们的援助,可洋人们会善罢甘休?洋人们狼子野心,就算是我们收手,他们对着大清疆土,还是垂涎的紧啊,此事背后肯定是有俄罗斯人的阴谋!”俄罗斯人对于远东领土的*从来就没有停下来过,东北边陲才安静了多少日子,又要在西北生事了?“英国人就在阿富汗,”太后继续说道,“这事儿也肯定有他们的份,”太后猜测道,“这些人都是闹事的,成不了什么大气候,如今咱们商议的不是如何平叛——这事儿大军出去,自然就能手到擒来,如今咱们商议着,是要怎么永绝后患!”

    “奴才朝评定新疆诸部的卷宗,”文祥回话道,“从准格尔之后,大小和卓等人的叛乱,其中最为关键的就是回教。白彦虎自然就不用说了,阿古柏也是借着回教的势力,扰的新疆鸡犬不宁。奴才以为,请太后,禁新疆陕甘等地回教之事。”(未完待续)

    ps:月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