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九、阻碍重重(六)
    高心夔走进了甘露寺,甘露寺是海淀附近的元代古寺,在一座小小的山包上,风景秀美幽静,是城西难得文人骚客借住之地,且又靠近圆明园,交通方便。︽,这一日高心夔料理好了升平署的事情,询问了身边的人,就换了青衣小帽,手里摇着纸扇,神情放松,慢悠悠一路爬上山来,四处随意身后只是跟了一个童子。

    甘露寺年久失修,没有别的寺庙金碧辉煌香火鼎盛的模样,只有爬山虎悄无声息得爬上斑驳的红墙,山门也是小小的,到了大殿,大殿之上只是供奉着一尊石雕的药师古佛,脸带微笑,手里拿着一个琉璃瓶,瓶口朝下倾倒。高心夔也不拜,四处下,又拦住一个沙弥问了几句,就绕到后头的山房,朝着一间房间扣扣几下,里面出来了一个老苍头,心夔,连忙迎了进去,高心夔进了内室,见到一个中年男子盘腿坐在炕上,脸上不由得露出激动神色,连忙上前,那个男子也连忙下地,两个人双手握在了一起。

    “伯足!”

    “壬秋兄!”高心夔想到彼此相交十多年,这七八年间却是一面未见,又忆及昔日弹琴喝酒指点江山,如此多年过去,肃门风流云散,两人天各一方,不由得就红了眼,“多年未见,兄长还是如此的风流倜傥!”

    “老了老了,”王闿运嘿嘿一笑,把高心夔拉着朝炕上让去,老苍头奉上了茶,王闿运高心夔的脸色,继续说道:“比不上高大人你日日笙歌,常伴太后身边,这才是风流中人啊。”

    高心夔脸色微微一变。却又随即显得若无其事,这话何曾少了?自从自己掌管升平署以来,说自己是弄臣只会陷君主于歌舞琴弦之间的,也有说借古喻今不自量力想要引领舆论之事的,更恶毒自己更是听过了不知道多少遍,说自己是北门学士这算是夸奖了。说自己是“张易之”之流的话,实在是难听极了。就王闿运这半句不痛不痒的话,高心夔岂会放在心上,只是觉得多年老友,还这样的话说出来,有些烦闷罢了。高心夔微微一笑,喝了口茶,“我又不是正经黄堂,也不是入职军机内阁。主持这唱戏的事儿,风流些自然也是无妨。”

    “伯足老弟,你啊你,如今你这手里的差事可比唱戏的事儿大上几百倍咯,这报纸在你手里,可是布衣王侯了,比不上军机处,还能比不上内阁的几个老头子?”见到高心夔不为所动。王闿运也就不再故意摆出为难的架势,“这天下政令评论新闻都出自伯足兄之手。我瞧着,这礼部一半的差事都交给您这个半礼部咯。”

    “壬秋兄还是喜欢如此的说笑,我办的事儿,都是皇太后指点的,自己不敢居功。”

    说到皇太后,王闿运不免微微冷哼。“说她作甚,我们兄弟二人,难得见面,虽然各为其主,但说这些人事。未免扫兴了。”随即闭口不言。

    “壬秋兄,我且问你,当年东翁,手握军机,深得先帝信任,又能作为托孤大臣在本朝执政,为何太后一旨下来,就束手就擒不能反抗,这是为何?”

    王闿运睁开眼来,心夔懊恼的神情,稍一思索,不由得冷笑,“无非是叶赫那拉氏手里有兵,若是只靠着先帝的遗诏,如今的领班军机就不会是恭亲王!”

    “这话原是没错,可你知晓为何东翁如此的不堪一击,咸丰朝秉政多年,结下的全是仇家?”高心夔摇摇头,“原本我也如同你一般的想法,可自从我到了太后身边,相处久了才知道此言大谬!”

    “哦?”王闿运思索一番,“那叶赫那拉氏赢在哪里?”

    “赢在她从来不独揽大权,”高心夔说道,眼神明亮,“军机处的事情大部分由恭亲王等人料理,除了兵部的事情自己多过问之外,别的并不多管,倭仁等人也都容得下,让他们在朝堂有一席之地,大家手里都有一点权利,自然就不会心怀怨怼,东翁,哎,且不说咸丰朝两大案就得罪了多少人,就说他在朝中,全部都在树敌,你说这样的性子,太后一声令下,借着被刺的由头发作出来,墙倒众人推,哎,当然是顺理成章的了。”

    “再者,太后办事,你瞧瞧,从来不会做拆东墙补西墙的事情,六部尚书满了,那就再建一个新部出来,你知道为何恭亲王不反对建立交通部,只是对着修铁路有着微词?那是因为就算满尚书给了穆扬阿,可底下的侍郎郎中等等,不都是要朝廷里头选出来?朝廷里的人,可都是洋务派的人。这样多官位分出去,就算恭亲王一力反对,这手下的人也是不肯的。这是阳谋,就算都了,利字当前,容不得人拒绝。”高心夔眼睛发亮,“我瞧着太后的手法,喜用阳谋,且喜将事物放大,如此一来,分润者必然多起来,得了利自然要听从太后的旨意,壬秋兄,我悄悄的和你说一句,太后嫌新疆根基不稳,人心浮动,有意在新疆新设巡抚或是总督一职,增设将军,那你可知,这样一来,又多了多少红顶子!”

    王闿运之前就在肃顺府里帮衬着料理政事,到了左宗棠幕府里头,也是干的联络各地督抚打探京中消息的差事,自然不是政事菜鸟,可听到了高心夔的话,身子不免一震,“自从金州将军之后,又要新设督抚了?这魄力这手段,确实是巾帼不让须眉。”王闿运喃喃自语,高心夔也不插话,只是喝着茶,室四周的陈色,待一副字画上头的字迹,心里一动,对着王闿运笑道:“壬秋兄,你也在左督幕中,知道小弟说的话是真是假。”

    “那据你所知,这太后垂帘岂不是没有缺点了?”王闿运反问。(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