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九、阻碍重重(七)
    高心夔不意王闿运问了这个问题,微微一愣,随即低头想了一会,“人无完人,太后她自然是有缺点的,太后又不是圣人,我瞧着,太后的手段不够果断,也不够决绝,”高心夔叹息道,“处事缺了一丝雷厉风行,当断则断的意味,居上位者,不可优柔寡断,不可有妇人之仁,太后总是宽以待人,对着宫人尚且彬彬有礼,更别说对着外臣了。你也瞧着了,本朝以来,未有大员行戮力之事者,不羁狂妄如胜保,太后亦是没杀,只是流放黑龙江罢了,我是不以为然的。自然,这和太后未能掌控全局有着一定关系,壬秋兄是知道的,这同治朝,亲王秉政,太后垂帘,自然是君臣同治天下。”

    王闿运默然不语,高心夔继续说道:“壬秋兄说要浙闽办报,恕小弟无法答应,报纸一事,事关朝廷喉舌,如今尚未运作完善,不可轻易将此权下地方,这一节太后已经朱批给了左督,左督自然是知道了。”

    “罢了,”王闿运意气萧索,“这事原本也是难成,我也不过是回京瞧瞧风景罢了,如今见了你这个老友,又见了京中的新风貌,心愿已了,可以南下复命了。”

    “壬秋兄,你不如留下!”高心夔拉住王闿运的手,诚恳得说道,“太后如今身边缺人,朝中是太后一党的,不过寥寥数人,太后求贤如渴,壬秋兄大才,若是愿意留下,我愿向太后引荐!”

    王闿运浑身一震,心夔诚恳的眼神,原本拒绝的话突然就说不出口,只是默然凝坐,过了许久,才惨然笑道,“这如何可以?”

    “为何不可?壬秋兄你是大才,昔日在肃府中就是给东翁出谋划策,小弟不过是画赞而已,昔日我就知晓,壬秋兄有孔明之才!如今正逢大争之世,国情世情都是翻天覆地的变化,我等计谋之士,正好乘风而起,成就一番事业,昔日孔明若无先主赏识,岂能名垂千古,明太祖若无元末纷争大乱,岂能成就两百年帝业!你在左公幕中,实在是大材小用,左公诚为明主,可浙闽一地不过是弹丸之地,岂能比的中枢无边无际的海洋!只要兄愿意留京,弟向太后禀告,将报纸之事托付给兄台!”

    “可我实在难忘肃顺大恩,”王闿运低声说道,说完这一句就抬起头怒视高心夔,“你知不知道外头的人说你是被主之人!”

    高心夔脸上的激动隐去,换来的是苍白失色的样子,“我知道,这样是极不对的,但是兄你要想想我的处境,肃顺道台,殃及池鱼,我若是不靠住太后,满腔报国之心付之流水!壬秋兄,你难道不知道我们这种小人物的悲哀?若是站错了队伍跟错了人,就连自己的本分也不能继续维持了,当年我在吴县想做一县令不可得,京中的大佬欲除之而后快,我若不自救,岂能逃出生天。”高心夔想起当年的岁月,如今还是心有余悸,“这是形式所迫,过了这些年,我是真心佩服太后,甘心为太后所驱策,这却又是太后用人不疑,丝毫不会因为我的出身而对我有所猜忌。另外,我还有别的理由,不得不为太后效力,这一干节却不能和兄说,请兄见谅,再者,壬秋兄,不管当年是不是肃顺派了人行刺太后,太后毕竟是没杀了顾命大臣,虽然这是妇人之仁,可我毕竟是铭感五内,感激无比,肃顺大人如今虽然流放,可毕竟人还是在的。壬秋兄,太后都能容下肃顺端华等人,怎么可能容不下兄台你呢!”

    高心夔说的直接,谈的恳切,王闿运不禁动容,心里的火又然了起来,“容我再想想。”

    高心夔又准备说什么,外头就响起了剥落的敲门声,两个人停了话,高心夔的童子带了一个太监进来,太监对着高心夔行礼,“高大人,太后请您进园子议事。”

    “出什么事儿了?”高心夔问道,那个太监抬起头眼王闿运,“你瞧着能说就说。”

    “是藩属的事儿,苏禄那里起了纷争,死了好些人。”

    “军机处都进园子了吗?”

    这小太监是伺候勤政殿的,虽然不太懂文墨,可听过话记得清清楚楚,“议政王和军机处大臣原本就在勤政殿议事,不过如今忙的是新疆那头的。”

    “我知道了,我即刻就回,”高心夔站了起来,对着王闿运拱手,“壬秋兄,请仔细考虑一番,我过几日得空了再来拜访,务必要等弟。”(未完待续)

    ps:随其自然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