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十、东南西北(一)
    王闿运点点头,“你请回吧,也不必特意来”王闿运有些唏嘘,“我们二人多年未见,今日一见,已经是天幸。”

    “不会的,壬秋兄,我还是那句话,太后求贤若渴,壬秋兄大才,太后必然会重用的,她早就说过,旗人出仕不在科举之事,这样一来,易于简拔人才,此事若是能形成规矩用于天下,又是利国利民的好事,壬秋兄原本就是举人,这更是无话可说了,且听我的好消息吧,”高心夔墙壁上的字画,“壬秋兄的笔锋是越来越清隽了。”……

    “禁回教?”太后微微皱眉,这回教的确是一个攻击性非常强的宗教,佛教讲究积善积德,道教追求清静无为,基督教讲究心灵净化,而伊斯兰教要用血来清洗异教徒,日后中国西北边陲乱象四起,除去中央的政策出了问题之外,回教的攻击性也是难辞其咎,“堵不如疏,若是一味禁止,怕是后患无穷。”太后慢慢说道,“陕甘之地原本就是回教颇多,加上新疆,一旨下去,自然是方便的很,可如今叛乱再起,若是有心人借着禁教之事再起波澜,西北之地怕是多年要糜烂不止了,回教,”太后明确反对了文祥的意见,“不能禁止。”

    陈孚恩也表示反对,“伊犁将军属下就有哈萨克蒙古维吾尔等骑兵,泰半都信奉回教,若是此令一下,怕是伊利也不在朝廷的手里了。”

    “除了大军平叛之外,吏部兵部也该好好谋划一番,”太后威严得说道,“偌大个新疆,只有一个伊犁将军镇守着,想想也是不够,新疆之地,占到国朝疆土六分之一,兵部再选几个战略要地,新疆一地,总要再选几个将军出来!吏部,选官派官,都要跟上,不能说除了几个大城,别的地方连个朝廷的官员都没有,也不指望他们能收多少税上来,就给我在本地盯着,多行教化之功,也就得了,若是新进进士肯去新疆的,一律加半个品级上任,你们商议一番,报给军机处。”

    “喳。”

    “太后前次说要在新疆设置督抚,奴才以为,如今恰好僧王要再次出征,这总督不如就让僧王兼任就是。”

    “如此甚是妥当,总督设置,起初就是为了几省之间剿匪平叛方便,原本只是临时官位,如今倒是成了常设,常设也就罢了,如今的总督,干涉地方政务实在过多,如此以来,将巡抚,布政使,参议放在何处?军机处要把我的这个意思写出来,明。”

    “是。”恭亲王的眼神闪烁,这话的意思是?对付着在直隶对着洋务不感冒的官文呢?还是对着金陵的那个不满了?

    “新疆总督一职就给僧王,”太后准了恭亲王的提议,“巡抚一职,议政王你选一个熟悉后勤粮草,肯于任事的人去,不拘满汉,我也不要求他能给我弄多少钱来,指望着他能顺顺利利得把大军的粮草和后勤照管好,那就是大功一件!”

    “喳。”恭亲王应下,“还有一干布政使知府等?”

    “殉难的入英烈祠祭奠,既然这些人有着洋人撑腰,陕甘总督下旨申饬一番,叫他把延绥镇的绿营给我堵住,不许再进玉门关!进了玉门关,他也就不用回京见我了!”太后雷厉风行得布命令,“总理衙门去问清楚俄罗斯人,向他们提出抗议,就军报上说的西洋武器,特别是有这俄罗斯出产的火器要他们提供解释。”

    “是,请太后的旨意,苏禄的事儿怎么办?”

    同治六年五月,浙闽总督左宗棠上报,苏禄国生了屠杀华人华侨的事件,且有愈演愈烈的苗头。这又是一件棘手的事儿。

    “军机处是什么意思?”

    “叫理藩院照会苏禄国就是了。”恭亲王说道,“这事儿以前就有旧例。按例就可。”

    “旧例?”太后有些疑惑,文祥连忙解释,乾隆五年,荷兰人在没有任何理由,只是因为嫉妒华人在荷属东印度的商业才能和财富的情况下,就勾结土著人对华人进行大屠杀,华人的鲜血染红了河水,史称“红河屠杀”。荷兰此时尚未摸清清朝对华人的态度,因为需要与中国通商,也担心有所妨碍,所以派人到清廷为自己开脱。但没想到乾隆说海外华人“内地违旨不听召回,甘心久住之辈,在本应正法之人,其在外洋生事被害,孽由自取。”

    “什么!”太后大为吃惊,“不可!”(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