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五分六合计划 > 十、东南西北(二)
    群臣讶然,太后顿时知道了自己的失态,列祖列宗的圣旨可不能轻易反对,心里急转,想着措辞,连忙继续说道,“此一时彼一时也,当年高宗皇帝宅心仁厚,我却是眼里见不得沙子,昔日荷兰人势力强大,咱们中国海上却是无水师,自然只能是袖手旁观,”恭亲王抬起头来,似乎明白了什么,“北洋水师养了这许久,却是寸功未立,不要说别人有意见,就连我也是困惑的很,这彭玉麟练得兵如何?倒是没见。”

    “太后,奴才多嘴,”文祥连忙说道,“如今不宜再动刀兵,西北战事如今还要诸多精力前去布置,若是东南再轻开战端,怕是手尾难以兼顾。”

    “文中堂说的极是,自然是不能轻开战端,”慈禧太后说道,“就按照议政王的意思,着理藩院照会苏禄国国王,军机处再拟旨下诏斥责苏禄国,着北洋水师,从威海卫出,前往上海休整之后,到福州待命,水师每年千余万的银子砸下去,什么个样子,也该让人瞧瞧。”

    恭亲王见到太后定了下意见,也不反对,在他水师也确实需要让人瞧瞧是什么成色了,这么多的银子,这么多的人,这么多的洋人教习,不知道练出什么样子来,“那总理衙门就不用再照会西班牙了,”恭亲王微笑,“苏禄原本就是归着理藩院管着的。”

    “正是,若是西班牙来找总理衙门,挡回去就是了。”宝鋆连连点头,“自然是内外有别。”

    明成祖永乐十五年。苏禄群岛上的三位国王,东王巴都葛叭哈喇,西王麻哈喇葛麻丁峒王巴都葛叭喇卜率领家眷朝见永乐皇帝,受到了永乐皇帝的隆重接待。三王在北京愉快地逗留了22天,后乘船沿京杭大运河南下回国。东王在取道山东归国途中,不幸遭疾,病故于德州。永乐皇帝闻讣,深为哀悼,遂派礼部郎中启带祭文赶赴德州,以藩王之礼厚葬东王。东王长子督马含率众回国继承王位。王妃葛木宁及次子温哈喇三子安都鲁和侍从十余人留居德州守墓。乾隆五年八月,苏禄国王麻喊味呵禀朥宁遣番丁护送遭风商人回内地。八年,贡使马明光奏请三年后复修朝贡,帝命仍遵雍正五年所定五年一贡之例。十九年,苏禄国王麻喊味安柔律噒遣使贡方物。并贡国土一包,请以户口人丁编入中国图籍。帝谕:“苏禄国倾心向化,其国之土地人民即在统御照临之内,毋庸复行赍送图册。”二十八年,国王遣使贡方物。自后遂不复至。

    “苏禄本巫来由番族,悍勇善斗。西班牙既据吕宋,欲以苏禄为属国,苏禄不从。西人以兵攻之,为所败。独慕义中国,累世朝贡不绝。其国小。有巉岩之岭,其极南为石崎山犀角屿珠池,因岛环绕。海内有珍珠,土人与华商市易,大者利数十倍。此外土产则苏木豆蔻降香藤条荜茇鹦鹉之类。户口繁多。地硗瘠,食不足。常籴於别岛。土人奉回教。与婆罗洲芒佳瑟民结为海盗云。”高心夔翻开了一本《岛夷志略》,这是元代航海家汪大渊所著的。高心夔择了一段读给太后听,太后饶有兴趣得听完。“苏禄国很是仰慕天朝嘛。”

    “是,藩属之中说要编入天朝版籍的,只有苏禄一国,”高心夔说道,“地产中等降真条黄蜡玳瑁珍珠,较之沙里八丹第三港等处所产,此苏禄之珠色青白而圆,其价甚昂。中国人饰用之,其色不退,号为绝品。物产倒是贫瘠的很。除了珍珠。”

    太后点点头,“苏禄国王虽然无权,可毕竟还是在的,只不过是类似傀儡,西班牙人才是那里的皇帝,如今又准备屠杀华人,实在是忍无可忍,荷兰当年的血海深仇,有一日自然也要去报。”慈禧太后对着高宗的行为实在是烦透了,这么愚蠢的话都说的出来。乾隆皇帝在清朝皇帝之中还算是较为杰出的皇帝,却也是如此眼光狭隘,哎,一个执政者最为关键的就是眼光啊。若是日后的天朝有了东南亚一干小国的拥护,国际政治局面必然会大大改观,也不用担心世界警察掐着自己的咽喉了。

    “南洋各国,原本就是天朝藩属,太后着理藩院料理此事,自然是极妥当的,只是苏禄国已经有了民变,若是处置不及时,怕是斥责也是无用,况且,西班牙已经占领了吕宋长达二百余年,苏禄也是沦陷日久,这事儿若是没有西班牙人在后头的煽动,借给苏禄国王几个胆子,他也不敢如此。”

    吕宋即今菲律宾群岛中的吕宋岛。16世纪西班牙殖民者侵入菲律宾北部,在马尼拉一带遇到顽强的抵抗。在国王苏莱曼的指挥下,马尼拉奋勇抵御西班牙的侵略。之后苏莱曼在海战中阵亡。其后吕宋逐步为西班牙所征服。是有名的黄金和香料之国。

    “这是自然,这次的事情怕是和高宗时候的如出一辙,我瞧了瞧地图,苏禄的位置,恰好是下南洋的中转站,如今海上贸易日益频繁,中国来往商船之多,国朝历年来未有,若是苏禄华人靠着家致富,本宫是一点都不会怀疑,和红河屠杀一般,土人嫉妒中国人的财富,再加上西班牙人的挑唆,不难如此,所以,我才要两手准备,”慈禧太后说道,“双管齐下,理藩院呵斥的同时,让北洋水师去南边!”

    高心夔也不赞成这时候和洋人动手,“太后,微臣觉得此时和洋人动手时机不对,这些年靠着和洋人们通商,这户部才有了些存银,若是和洋人动手,商路受阻,这经济怕是要困难起来了。商贸之事,就如同太后经常所说的一样,乃是双赢之策,可若是南洋商路受阻,这税收不上来,这西北的战事就要吃紧了。”(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