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官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十一、南海风云(一)
    左宗棠脸色苍白,双脚发软,这才上了军舰半日,就已经吐得连苦胆汁都出来了,军舰不比别的轮船,设计之初也不是以舒适为目标的,左宗棠双脚发软,全身无力,幸好左右有两个戈什哈搀扶着,这才没有瘫软在地上,左宗棠被两个戈什哈拉着进了主舰的房间,二等伯水师提督彭玉麟已经和几个高级将领坐在一块准备仪式了,听到戈什哈的禀告,彭玉麟已经站了起来,连忙打千跪下行礼,“属下叩见大帅!”

    左宗棠无力地甩甩手,声音发虚,“无需多礼,这原本就是日常仪式,还请雪帅别拘礼。()△↗,”

    “是,”彭玉麟站了起来,将首位让了出来,左宗棠坐下,让两个戈什哈退下,环视众人,“如今在什么地方了?”

    “启禀大帅,这时候已经快到台湾了。”说完,北洋水师随行的几个参赞,送上了地图,让左宗棠已经在台湾府的西南角,预计明日晚上就能到吕宋了。”

    左宗棠捏须若有所思,彭玉麟开口说道,“大帅乃是千金之体,岂能亲赴前线,若是万一有个闪失,就算属下攻灭一国,也要受中枢责罚,还请大帅在台湾坐镇,标下一定尊奉大帅钧令。”

    “哈哈,雪琴,你多虑了。我并没有夺权的意思,”左宗棠说话爽快,“这北洋水师你是主帅,我当这个钦差大臣,也不是太后对你不放心,而是怕你一怒之下,要西班牙人的好才让我来缓和一二,你放心,北洋水师的事儿我自然是不会插手的。”

    彭玉麟还欲说什么,“再者我算什么千金之体,怎么能不上来见见这大清朝第一只海上水师的气势?”左宗棠含笑,“如今一瞧,虽然是初生牛犊,但是已有裂天吞云之势,所以前几日我在福州一见水师雄姿,已经是心猿意马,一定要上军舰体验一番了,再者,我是钦差大臣,岂能不出海,在雪琴你的船上还能有什么危险不成?呵呵”

    “可这次下南洋,我心里却是不安的紧,”这会子将领已经退了出去,只剩下彭玉麟和左宗棠两人,“且不说这水师训练如何,这南洋气候和北边完全不同,若是适应不妥当,纰漏就容易多,”威风凛凛的彭玉麟这会子也皱起了眉,“再者,西班牙人的水师不在苏禄,可是吕宋岛瞬息可至——这也是西班牙能轻易染指苏禄的缘故,此外,我最怕英国人出来干涉,北洋水师可是英国人的军舰,英国人的训练法子训出来的,”彭玉麟用力抓住椅子的扶手,“若是遭遇,北洋水师可是抵挡不住!”

    “我原以为这北洋水师气势之盛,已经是天下无敌了,怎么?”左宗棠奇道,“还不和英国人对抗吗?”

    “水师乃是新建,而英国人已经是独步天下海军百余年了,旧年我入京述职,太后曾对我言道,中国水师若是什么时候能赶超英国海军,这北洋水师就是天下无敌,可如今才练了这么几年,岂能和水师的老师,英国人相比?水师此事,不是热血和气势能够战胜的,在我若是战术不行,装备不优,别的就算水兵一意决死,也是无用,所幸太后不仅重金延请英国海军教练为北洋水师教习,又这么每年多少万的银子拨进来,这装备和战术已经不缺,北洋水师上下都是感激涕零,一心就想着要为中国在海上争光,可这战术一时半会实在是练不起来,英国海军已经练成这么久,北洋水师的战术,”彭玉麟摇摇头,“还是欠了火候,大帅你想想这些人无非是以前在长江里头或者漕运使船,那些小水花,岂能和大海上的波浪相比,大帅我说句实话,知道要来南边,有可能和洋人起冲突,我是十分不肯的,这北洋水师还是小孩子,怎么能和彪形大汉起冲突?我是万死不足惜,就怕坏了太后的大业,这些银子打了水漂,那就是千古罪人了!”

    左宗棠微微点头,若有思索,“你说的不算错,但是也不能说对。”

    “还望大帅解惑。”

    “北洋水师是花了重金,我也知晓你的意思,怕瓷器碰到瓦缸,磕了碰了不好交代,我虽然不懂水师,之前也是领兵作战的,如今到底也建了水师学堂,请了法美等国海军前来教习,要知道,若是不出战,不练习,怎么能成就一番事业,英国人当年也不是连续胜了西班牙荷兰法国,这才成为海军霸主吗!”(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