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注册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十三、大漠孤烟(二)
    于是行军至哈密附近,僧格林沁定下策略,过吐鲁番之后南北线分别进攻,新任新疆巡抚梁镇坐镇哈密转运粮草,又令陕甘绿营肃清陇右古道,“诸位,”僧格林沁目光炯炯,对着满帐文武官员说道,“旧年白彦虎死灰复燃,本王心中惭愧的紧,太后却是不以为怪,可为将者不能不知道自己的轻重,这白彦虎未曾剿灭,昔日陕甘回乱未曾平定!今日恰好白彦虎又与阿古柏勾结在一起,很好,省得日后各个突破,咱们一举歼灭!”

    “谨遵大帅钧旨!”

    “梁镇!”僧格林沁对着新任新疆巡抚梁镇喝道,一个四十多岁的清瘦男子出列,“你负责坐镇哈密,这古丝绸之路虽然还有些绿洲,但是粮草必然是不足的,而且我断定阿古柏必然会让沿线百姓骚扰我等,兵马未动,粮草现行,务必不能断了粮路,此番平叛,你这就是第一功!”

    梁镇是陕西扶风人,咸丰三年进士,历任潞安知县,桂林知府,户部员外郎,在户部员外郎任上转运漕运就已经做了五六年,这次中枢商议新疆首任巡抚,一致的意见就是首任新疆抚台,不需要多做什么治理地方的政绩,只要负责转运好粮草,让大军平叛毫无后顾之忧,就是大功,所以在户部选了这个梁镇出来,他长期料理漕运,昔日英法两国北上围住大沽口,天津继而沦陷,京杭大运河和海运都被阻断,梁镇提出在山东半岛即墨停船,将漕运用陆路转运于山东境内,如此才解了一丝半点的燃眉之急,于是计财之能不仅户部闻名。●⌒,就连肃顺也和咸丰皇帝说起过几次,恰好军机提了这个要求,宝鋆就想到了这个手下第一得力干将,虽然新疆地处天边,毕竟是正二品的大员,将来资历熬到了。入京就是一部尚书了。

    “请大帅放心,”梁镇拱手,“下官一定准备大军所需,不至僧王担心。”

    “如此甚好,众将听命!”僧格林沁意气风发,一一分配下去,“国朝这些年平静的很,发逆剿灭之后,海清河宴。洋人们也对着咱们客气的很,可见接下来几年,怕是没有什么战事了,那咱们这些刀口舔血的人怎么办?怎么升官,怎么发财?咱们可不比那些文官,只要老实做去,老了总能有个尚书大学士当当,咱们可不一样。没有仗打,咱们可就是混吃等死了!这次阿古柏叛乱是咱们这些武将光宗耀祖。封妻荫子的大好机会!诸位,这眼下是龙是虫就下的刀了!”

    同治五年,大军兵分二路,从哈密分别沿着古丝绸之路南北线分别进军,北线的杨树声武云迪部连斩阿古柏座下三大扎伊大王,逼近吐鲁番。僧格林沁亲自率领大军南下至若羌县且末县精绝古城等地,逼近和田,一时间朝中欢歌如潮,似乎反手之间,阿古柏白彦虎吹口气就可灭于瞬间。

    喀什。洪福汗国王宫。

    极富有宗教色彩的音乐隐隐响起,曲调古怪,却又极具有挑逗性,就连站在王宫门口的侍卫们,也被从王宫深处传出来的音乐,隐约的笑声而迷住,就连门口来了一行衣着古怪的人都没注意察觉,还是带领的人觉得有些丢面子,重重咳嗽了一番,侍卫们这才回过神来,“这是西方里的贵客!”知客是带着白帽子留着山羊花白胡子的一个瘦小老者,他厉声说道,“快去通报汗王!”

    穿着白色长袍的侍卫一溜烟得进去禀告,那个老者对着几个洋人们点头哈腰,“大人们请进。”

    为首的是一个俄罗斯人,他用极具高加索口音的英语对着从阿富汗来的英国人说道,“这个狗杂种,还真以为自己是一国国王了。”

    “没有我们两个国家的支持,这个人,就连在迪化乞讨的资格都没有,”英国阿富汗总督领事馆三等外交官约翰本摇头说道,“别担心,这个人只是我们手里的刀,也是我们的狗,我们叫他咬那里,他就只能咬那里。”

    王宫是原来的喀什县衙改造的,虽然有些狭小,可里头的陈设却是大金大玉,一片富丽堂皇的景象,可见阿古柏在数月之间就已经搜刮了整个西疆,一群人在知客的带领下走向深处,一个侍卫拉着穿着白袍浑身带血,胸膛微微起伏的少女出来,在地上拖出了一道长长的血迹,那个知客见了也是心惊肉跳,对着那个侍卫喝道:“这个贱婢怎么惹大王不开心了!”

    “大王命令她蒙上面纱,听从教义的安排,她不从,就被大王亲自剥了半张脸,丢出来让我们爽一爽。”

    知客不由得打了一个寒噤,也不敢多说什么,带着两国代表进了正殿,正殿灯火辉煌,成年男子胳膊粗细的白蜡烛点满了整个正殿,宝座上,一个穿着宽大白袍,灰白色长发披肩,额头束着一根镶嵌着各色宝石的带子,长着一个鹰钩鼻子,灰褐色的眼睛里面露出一种混合着残忍狡猾的神色,手上还沾满着血迹,用一方绣着牡丹花的手帕擦着手,了人,就慢慢从宝座上走了下来,对着来人抚胸行礼,他的左胸上那件最上等的纱布衣服顿时渗上了血迹,几个女奴跪在地上努力擦拭着血珠,他也视而不见,对着英俄来人笑道:“尊贵的客人来到了喀什,就好像雄鹰飞到了天上,英雄回到了故乡,给客人们献上最甜的美酒,和最好的牛肉,快去!”他对着女奴说道,女奴们匍匐着退出了王宫的大殿。

    约翰本还想着和阿古柏握手,手上的血迹,却是不敢,于是也跟着阿古柏一样,抚胸行礼,“汗王,请不用客气。”

    俄罗斯特使也是照葫芦画瓢,阿古柏微微一笑,“请坐,”几个人坐下,还没来得及说正事,蒙着面露着肚脐眼身上挂着金玲的女郎们鱼贯而入,摆腰扭臀,手臂犹如河边胡杨,洋洋洒洒地飞舞起来,冬不拉等乐器叮咚响起,顿时又是天魔乱舞,迷人心智。女奴们又奉上美酒瓜果佳肴,给最尊敬的客人。

    两国来人也不抗拒,只是稍微少喝酒,预备着等下谈正事,那个知客出去了一会,进来又在阿古柏耳边说了几句话。阿古柏微微皱眉,却是满脸不在乎,拍了拍手,让舞姬们退下,不怀好意得用他那双灰褐色的眼睛瞄着两国来人,“两位最尊敬的客人,我拿出了喀什最美的美女和最好吃的饭菜招待两位客人,为什么两位客人没有带来我所希望那最好的东西呢?”

    “汗王殿下,这个不能怪我们,”约翰本开口说话了,“中国政府的总理衙门已经对我们国家的外交部提出了抗议,说汗王的部队手里有我们两个国家的武器,对此表示不满,我们虽然很想帮助汗王,但是我们也不能违抗上官的命令,所以这次带来的只是普通的武器。”

    “不是普通的武器,是一百多年的老古董了,”阿古柏摇着手里的金杯,“那些武器我还怕放着会炸膛,到时候我们自己死的人比清狗还要多了,两位大人,要知道,我本来是浩罕一个闲人,”阿古柏脸上露出悲天悯人的神色,“从来只是专研可兰经,从来不管俗事,是两位大人联袂把我请出来,让我帮助白彦虎一把,顺便解决东方的这些背离可兰经教义的教众和那些不知死活的异教徒。我深陷这水深火热之中,而两位大人把我刚刚送到半天空,就准备撤梯子了?那我们可怎么办?我下面的这些教民怎么办?”

    那个知客听了十分感动,连忙劝阿古柏,“汗王,您的仁德比天还要宽阔,比地还要深厚,教民有了您的指导,一定能在喀什建立了新的天国。”

    “这天国不好建啊,你两国的贵客都不肯帮助我们这些可怜的教民了。”阿古柏悠悠叹道。

    “不不不,肯定不会的。”那个知客对着两个使节说道。

    “这,”约翰本隐隐有些犹豫,要知道阿富汗总督和印度总督极为亲密,印度总督最近正为那些跑到恒河三角洲的中国人烦恼,已经写了好几封亲笔信给阿富汗总督,务必叫他不要遵循外交部的意思,一定要帮助新疆的事情,虽然无助于印度骚乱的解决,但是能出一口恶气也是很好的。作为阿富汗总督的亲信,他很清楚明白,阿富汗总督已经有了印度总督的承诺,下一任推荐阿富汗总督接替自己的位置。

    而且要知道总督是女王亲自任命的,而外交部是首相手下的狗,这一点不得不考虑,但是就阿古柏这样哭诉一番就想着能改变自己以及自己身后的阿富汗总督的确定下来的政策,却是不够,约翰本又说了自己的一番苦衷,俄罗斯人也是不见兔子不撒鹰,两个人只是摇头说此事不能做。(未完待续……)

    ps:月票月票,还有一天!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