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计划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十七、灯前笑语(六)
    “‘民本坚固,则万事无不利也。…≦,’这话说的极好,可未免是想的太过简单了,”文祥在中枢多年,知道理政不是那么简单的,单论两宋,民间富庶就连开元盛世都不能与之相较,可最后还是成了夏辽金元的票号,可以肆意抢夺,这可是藏富于民了,可原因是什么?

    无非是武备不修罢了,大家都是明白人,文祥也懒得长篇大论来说明什么了,“这些人都是眼高手低!”文祥冷哼一声,“不当家不知道柴米油盐贵,若是知道,也不会这么肆无忌惮乱指点点了。”

    “不管怎么说,如今这都察院是越来越不好管了,”曹毓瑛也颇为头疼,前些日子,他刚被弹劾过“工部建设与民争利,贻笑大方”,“太后极少责罚都察院的都老爷们,”虽然也不怎么听他们的废话,“这些愣头青们,越发有了劲头,日日盯着咱们的错处。”

    清流的盘踞地无非是翰林院都察院六科给事中詹事府,这些衙门里头的人,论文采,那是甩朝中大部分人几条大街都不止,其中更是以帝师李鸿藻倭仁等一干人等学问通透,这些弘德殿皇帝的师傅,身份尊贵,指挥起这些詹事科道的后辈来说轻轻松松,曹毓瑛心思缜密,“说到这个,我倒是有句话不知道该不该说。”

    恭亲王挥手让章京出去心殿的动静,准备着领着军机大臣叫起,“你说就是。”

    “皇上也年纪不小了,”大家听到这句话,顿时知道曹毓瑛说的不会是寻常的话,“如今虽然还是垂帘,可总有一日要归政的。别的自然不怕,王爷熟稔政事,秉政多年,自然不能轻易动摇,我们跟着王爷,皇上也不会一下子就裁撤了咱们。只是这些皇上的师傅将来总是要重用的,臂如仁宗朝的朱圭宣宗朝的穆扬阿先帝爷的杜守田,军机处六部的位置多,不怕安排不下,只是,王爷,这一点咱们不得不预防着,如今可是政事之中,洋务首先。若是将来那些师傅们在其位了,可会谋这洋务之政?”

    “琢如说的有道理,”文祥年纪如今有些大了,轻易的事儿不上心,听到曹毓瑛如此一说,心里暗暗赞叹,真不愧是自己下位之后推选的军机领班,曹毓瑛眼界阅历才干都是一等一的。果然没错,只是有美中不足一条。曹毓瑛的身子实在不是上佳,三病五灾的,太医院早就排了一个太医在曹府里头常住着,照顾着曹毓瑛的饮食,可身子还是不见大好,文祥心里想了许多。“昔日宋神宗虽然罢黜王安石,可新政依旧实行,到了哲宗即位,高太皇太后垂帘,尽数启用司马光等老臣。新法遂废,这些人可还不是皇帝的师傅,只不过是高太皇信任的老臣而已,皇上若是亲政了,身边都是这些人物,怎么能对着洋务的事儿待见?”

    “咱们这些人身家倒是罢了,”曹毓瑛继续说道,“只是这国事就难免要波折了。”

    大家都亲王,恭亲王微微思索,“说的在理,就是眼前在军机的李师傅,素来也是和咱们不齐心,”不过随即释然,“放心吧,如今这科举选官各处开花,洋务的大势一下子翻不过来,别说皇上待不待见那些师傅,是真心恭敬,还是敷衍,有着我,”停了一下,“还有皇太后,这政事,错不了。”

    恭亲王安慰了众人,大家都放心了下来,曹毓瑛虽然心里暗叹,可也没有继续扫兴,大家又说起西北的战事,贾帧和李鸿藻正是代表军机处和醇郡王去了丰台,陈孚恩的意思是要再招兵买马,僧王为国捐躯,十二镇报了损失回来,三成的兵已经丢在新疆了,荣禄带着十二镇剩下的几部人马,京中就留下了为数不多的兵马,“说破天,等到这事儿完了,陈孚恩不能再在兵部呆着了。”恭亲王有些不悦,他实在陈孚恩,特别是想到当年他跟着的肃顺,更是心下不爽快,“干了这么些年,除了把地方的团练收罗起来,怕是一件事都没干好,新疆叛了再叛,讲武堂怕是架子都没搭起来,北洋水师倒是建了起来,不过就是花钱,除了这两个,就没件好事儿,这样的人在兵部实在是不妥当,就算太后再要保着他,如今怕是也不成了。”

    “王爷的意思是,等新兵招起来了,再让陈孚恩滚蛋?”宝鋆吸了口鼻烟,抽动着鼻子问道。

    “这次是要组建神机营,”恭亲王点点头说道,“太后的意思,让七弟去操办,不管做的怎么样,散漫做去就成,我也是这个意思,亲贵大臣没有掌兵,不像样,太后对着西北统帅还为定下,可已经叫了左宗棠和李鸿章进京,总是这两个人里头选一个了,荣禄虽然能干,资格尚浅,当不得这个统帅,还是让七弟去试试要选出一些八旗的精英来才是。”

    “先配英式火炮三百门,蹲地炮二百门,火枪不计数。”恭亲王继续说道,“东西陵流贼猖獗,祖宗之地没给火车惊扰了,倒是被这些流贼惊扰,实在是后世子孙的不孝,神机营到时候组建成了,就让他们先让京畿平稳了再说。”

    说到这里,军机章京来报,说是董元醇已经出来了,恭亲王拿起曾国荃的折子,和军机大臣一起出了值房,到了养心门前面,刚好遇到了灰头土脸的董元醇,此公自从首倡垂帘,深得慈禧太后信任,几年之间,就从一个普通的御史,被肃顺贬为庆元县县令,到回京如今升为从三品的右都御史,可谓是扶摇直上,青云满路,只是这几年之间一直在台谏为官,地方政务和六部事务不熟悉,所以没有升为左都御史,就算曹毓瑛当年定计有功,熟稔政务,本官也是从工部侍郎升到左都御史,再过了几年,这才再成为工部尚书,太后原本想要放董元醇外任巡抚或者是不甚紧要的总督,可如今怕是一时半会出不去了,恭亲王对着董元醇也是甚是客气,董元醇是内阁大学士周祖培的门生,此时虽然周祖培已然逝世,可当年倡议太后垂帘,亲王秉政的大功还是要顾及的,恭亲王停下脚步,对着董元醇笑道:“荀卿,太后今个如何?可是难为你了。”

    “不敢,王爷,这是下官的本分,”董元醇微微颔首,心里却是十分的郁闷,太后也不知道如何了,今个就对着自己一阵劈头盖脸的训斥,太后垂帘多年,那里能不知道都察院向来都不是自己甚至是一个左都御史能管得住的,哪一方神仙没有在这里头有人插着?若是自己能让整个都察院都说一句话,自己的位置怕是除了恭亲王,朝中无人能比了,手握监察大权,只要是爽,就手一挥,让手下战斗力极强的御史们上雪花般的折子弹劾,可惜啊这样的情况也只是梦中想想罢了,都察院里没有上下级,左右都御史,不过是御史里大一点点而已,一些名御史,根本不屑理会这些不是上官的都御史们。“委实是下官管理都察院不佳,雷霆雨露都是君恩,下官不敢有怨言。”

    “风闻奏事乃是御史之责,荀卿无需挂怀,”恭亲王说了几句,就不敢耽搁,进了养心殿的东暖阁,太后已经在帘子后头等着了,等到众人行礼毕,“皇帝今日不得空,就咱们议事,这西北的战事如何了?”(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