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注册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十八、五马进京(二)
    “这消息一出来,我就知道必然和南边脱不了关系,威海道可是湘军出来的老部署,所以一开始,我就知道是你的手笔,之后你又跳了出来,要让雪琴好胡林翼国荃,“老九,你和我说,在这里无妨,是不是你的意思?”

    “委实不是我的意思,”曾国荃摇摇头,“我一直以为是大哥的意思,说起来,彭玉麟原本也是忘恩负义的,”曾国荃说着有些恨恨,“大哥当年这样子的器重他,把整个湘军的水师都交给了他,从来不疑有他,但是他被中枢一跃成为北洋水师提督,这一下子就和大哥生分了,且不说这原来湘军的水师老部下多有贬斥的,就连我旧日想安排几个得力的人进去,他都推三阻四的,润芝兄,我说实话吧,这事儿我不知道,我原以为是大哥出手的,如此我也是顺水推舟落井下石,恰逢其会而已,而且说实话,老弟洋水师提督那个位置,确实是心动的紧,如今有这个机会,岂能不动手?”

    徐长庚今日演的是徐谦,只见他唱了一段西皮原版,“刘玄德他生来仪表英俊,抱经纶仗仁义果有才能,倘若是他能够执掌此郡,满城中众黎民定受厚恩。()”

    “你想的不错,可是你大哥在金陵,你就永远别想去要北洋水师的位置!”

    胡林翼一语刚刚落地,徐谦边上青衣的糜竺就开口接唱:“诸公不必心烦闷,西听我糜竺说分明,你若要将徐州让他掌定,必须要想良谋让他应承。”

    “润芝兄怎么这么说?”曾国荃微微惊讶,“我难道还比不上彭雪琴?”

    “论军功,自然是你这个血战金陵的功臣为先,论资历,也是你,雪琴可是还没任过督抚的重任,可是啊。老九,这不是论资排辈的时候,你以为,你那个大哥坐镇江南,堪称江南王,当年的吴三桂怕是都没有这样保举何人就是任用,弹劾何人就即可贬斥的权势!灭国之战。得了如今的公爵之位,洋务肇兴又在两江。这样轰轰烈烈的权柄,如今做了几年两江总督了?”

    “这?”

    徐谦继续唱道:“为此事终日里我焦愁烦闷,这件事好叫我无计可行!”

    “如今马上就同治七年了,”胡林翼听着徐长庚的唱词,手在茶几上打着拍子,“算上先帝的时候,也有十三四年了,两江总督做了这么久,京师之中有两江王的称呼。你以为没道理?”

    “可安徽有江忠源,江西有沈葆桢,”曾国荃反驳道,“这两个人可是和大哥不是一条心的。”

    “糊涂,”胡林翼摇摇头,“沈葆桢虽然是林文忠公的女婿,家世渊源聊得。可也是从大帅幕僚里头出来的,江岷樵更不用说,就是湖南团练出身,这两个人可是实打实的湘军之人,你真以为就像表面一样,两人对着大帅不服气。日日弹劾你涤生兄?我就问你,你真以为左督也是和曾公不和?”

    曾国荃似有所悟,“这几个人都是干臣,自然有自己的一套办法,虽然有所分歧,可也不会如此难不会将关系搞得如此之僵。”

    “这一切难不成只是为了避免中枢猜忌不成?”

    “不然你以为。就算曾公交出了数万的湘军精英,还能稳坐两江总督的位置?”胡林翼摇摇头,曾国荃果然不是什么当官的料,日后有机会,还是让他单纯担任武官罢了,“彭玉麟为何远离曾公,无非是避嫌!好么,如今出了这出好戏,彭玉麟是要真的投向一方了,但是必定不是重新倒向曾公。”

    戏台上的徐谦几次礼让不成,反而十分高兴,一捻须,唱了个西皮摇板,“好一仁德刘使君,可算得当世第一人,但愿得他领受徐州郡,免得我昼夜里费力劳心!”

    胡林翼国荃,“如今就怎么处置,”胡林翼的声音里透着幸灾乐祸,“不过就算怎么处置,我瞧着你这个念想也是白费心思,就算给谁,都不会给你,说来朝廷也是极好了,”胡林翼有些唏嘘,“且不说这四川到两江,都是曾公保举的人,如今重要的总督里头,也就是官文在直隶总督任上,别的都是汉人担当着,就算如北洋水师,中枢也是用人不疑,让彭雪琴担任着,这样的气度,从仁宗皇帝以来,实在是不多见了。”

    “那润芝兄还说我怕是做不得水师提督!”

    “十二镇原本就是湘军为底,淮军左军楚军等掺杂之,这就是曾公的班底,你这个曾公的亲弟弟,又想着把持水师,你们到底要干嘛?这物议还是要计较的,再说了,若是你得了这个水师提督,曾公必然是要上折子去位的,那可真是买椟还珠了,水师提督可以有很多,两江总督可只有一个,还有,你也别指望能统帅十二镇去西征新疆,这必然也是轮不到你。”

    “什么?”曾国荃以为这率领大军西征平叛是退守之道,没想到胡林翼甚至觉得曾国荃就连这个统帅的职务也捞不上,“润芝兄未免也太瞧不起我了吧。”曾国荃怒气冲冲。

    “不是瞧不起你,你以为比之僧王如何?怕是不如吧,僧王可是和洋人打过仗的,这都死在了新疆,你以为你去就能平定?且不说新疆是个火坑,掉进去,一时半会出不来,”胡林翼继续说道,这会子戏台上徐谦已经请了刘关张出来,再三行礼,“我以为,本次西征,必然要选一个帅才,而且是经历过洪杨之乱的!”

    “那就是左李,还有润芝兄了?”

    “我不成,李合肥只是巡抚,且年轻的很,怕是镇不住那些骁勇悍将。”

    “那便是左倔老头子了?”

    “说不定的事儿,”胡林翼站了起来,“程长庚这出戏演的不错,老九,你且说不定就有心得,我还是那句话,你在地方如何,太后不会计较,功臣的待遇总是还有的,到了京中,若是再不谦卑一些,怕是会得罪不少人,你接下来要好好想想,自己既然没戏唱了,那就叫个好,让别人好好唱下去。我先回屋了。”

    曾国荃脑子里混乱的很,也不知道戏台子上唱的是哪出,叫了伴当进来,“这演的是啥?”

    “程长庚的戏,让徐州!”(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上一张之中应该是十二月,还没过完年。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