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注册 > 五分六合计划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十九、一马当先(四)
    惇亲王摆摆手,“这养心殿里头你伺候着就行,我在里头做什么,里头规矩大,动不动就跪拜的,还不如在外头松快些,你带着崇厚去就成了,他一个内务府的包衣,还要本王领着他去吗?”

    崇厚把惇亲王大大咧咧满不在乎的话听在耳里,苦笑不得,却也不回头,梁如意嗻了一声,就急急进了正殿,惇亲王转过身子,对着李鸿章笑道:“本王不耐烦呆在里头,那些国家大事,我听着头疼,还不如在这里陪着巡抚你说说话。”

    李鸿章心里原本有些惴惴,听到惇亲王的话,不敢怠慢,“王爷能陪着微臣说话,是微臣的荣幸,虽然今个是第一次见王爷,倒是不觉得生疏。”

    “你是第一次,可上海来的洋货,本王王府里已经见了不少了,虽然你没来过王府,我倒是承你的情,”惇亲王笑道,“节礼这样平白无故得送来,叫你破费,本王倒是有些受之有愧了。”

    “王爷客气了,”李鸿章远处垂首低眉站着的小太监,连忙说道,“王爷心直口快,又是如今宣宗皇帝膝下辈分最大的王爷,天子的王叔,下官只有仰慕的心思,所以这才择了一些西洋进来的新鲜玩意献给王爷,这些东西虽然难得,却也不甚破费,只是一些西洋土物而已,只是让王爷鲜,再者,天津也是极好的口岸,这些东西其实只是微臣的一点心意,比不上天津进的东西。”

    “这天津的东西虽然好,嘿嘿,可是倒是没有多少能到本王手里,那个崇厚,眼里只有我那个议政王弟弟,那里轮得到本王,”惇亲王吐槽道,“若不是本王花了大价钱在天津那些商行,铁路商铺之上,本王真是懒得理会他,哎,这个世道,”惇亲王大叹,“我这成皇帝的儿子,倒是要衣奴才的脸色才能赚钱了。”

    “王爷也在铁路上投了钱?”李鸿章问道。

    “是啊,原本我是不想的,那个钱,赚不赚钱且不说,只怕是血本无归,只不过拧不过太后,太后说,内务府主持的,她自己个就是大股东,我若是不投钱,未免叫人笑话天家离心,连这银钱的份上都做不好,几个皇叔怎么辅佐皇帝?那恭王财大气粗,不差钱,随随便便就丢了好几十万两,太后这么一说,本王法子,也不能丢了我这五王爷的面子不是?只好咬咬牙,从金州那里赚来的钱还有这几年内务府的分红,全部丢了进去,幸好,铁路的事儿不坏,听说明年就能分红了,多多少少有些进益,所以如今要是还有谁再唧唧歪歪什么铁路火车震动国脉的,我老五第一个就容不得他,这些读书人,哼,脑子怕是坏掉了,要不就是得了红眼病,”惇亲王拍拍胖胖的肚子,“跟着太后走,总没错,之前以为太后是变着法子问我们要钱,如今倒不是,是想带着咱们赚钱呢。”

    “是,铁路的事儿,我瞧着,南边还不如北边,到底是天子脚下,万岁爷和皇太后盯着,凡事都是快着些,”李鸿章笑道,“我那上海,铁路倒是没有天津如此方便,不过王爷也是知道的,南人使船,这船舶招商倒不是很坏,还有那些茶叶丝绸瓷器的商人,一天天的嚷着要找钱,没钱就生意铺不大,王爷若是还有闲钱,投些在上海也极好,细水长流,这分红倒是不错。”

    惇亲王有些迟疑,“这些都是本王听惯了的东西,还有别的新鲜玩意吗?”

    “也有,”李鸿章笑道,“王爷知道当年洪杨之乱那些逆匪吗,剁了脚趾头,都安排在上海的工厂里头,这么多年训下来,倒是温顺的紧,南洋苏禄国那里进贡了一种树流出来的汁液,鞣制几番,就能制成衣服,还有一样,这汁液能做成车轮上的东西,放在车轮上,这马车就不怕震动,车轮也不怕磨损,这倒是罢了,这些都是美国人闹出来的玩意,只是工匠们告诉下官,似乎还有别的用途,只是如今还不甚清楚,我正准备筹办着这个工厂,如今想入股的人极多,我倒是怕那些商人只是有钱,却不知道如何尊重下官管着工厂,王爷是知道的,那些商人有了钱,就容易指手画脚,王爷意下如何?”

    “还有这样的好事?”惇亲王十分感兴趣,“只不过我这些日子没多少闲钱,”惇亲王摊手,“也是无计可施了。”(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