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 > 五分六合网址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二十三、步步生莲(二)
    太后秉政以来,素来难得说的如此斩钉截铁,可见心里的确是非常讨厌肃顺了,王恺运心里存了无数的话,甚至准备跪下来哀求,可听到太后冷然开口说的话,心里到底是惴惴,一时间茫然站在地上,不知道该说什么,慈禧太后说完了这些话,恺运脸上的神色,“肃顺这个人,得罪人能把人得罪死,有你这样的幕僚,他也不算十分的失败~,好了,我把他安置在钦州,已经是法外开恩,”慈禧太后站了起来,“没有到宁古塔或者新疆,钦州地方温暖,自然是最好养老的,”王恺运嘴唇抖动了几句,却说不出一声,“你的建议很是不错,只是还有许多难处,你自己一一摆平了,告诉我,伯足,”慈禧走出门,转过头吩咐高心夔,“你留下,帮着王先生收拾东西,午后就搬到升平署你的地盘去,好生招待。”说完一行人前呼后拥,脚步细碎,就出了山寺而去。

    太后知道高心夔必然有话要和王恺运说,也需要高心夔把自己的意思交代给高心夔,故此把高心夔留了下来,高心夔送到山门,回来就朝着呆在地上的王恺运抱怨,连连跺脚,“壬秋,你怎么说这么不找边际的话!”

    “伯足,你以为我是真的想让肃中堂回来吗?”王恺运木头一般的坐下来,“我既想,又不想,我岂不知肃中堂得罪太后太深了,如今能保全自身已经是不易,如何还能奢求别的?”王恺运闭上眼睛,眼角流出了一点点泪迹,声音里全是痛苦之色,“若是不请命,我自己心里过意不去,就枉费了肃中堂当年对我的知遇之恩!”

    高心夔无声得叹息,“我怎么不知道你的意思,只是,哎。”抚了抚袖子,高心夔不再说话。

    “我岂不知道这样的是无用功,只是若是不这样说,难免要被人说成是忘恩负义之徒,哈哈哈哈,”王恺运突然狂笑了起来,状若癫狂,他哈哈大笑,笑出了泪花,又用袖子拭去,“咱们这样的人,谁敢说没有功成名就,功名显赫,名垂青史的心思?既然要买与帝王家,这场面就不得不做,伯足,这是咱们的悲哀啊,因为咱们根本就不能做五柳先生那样的隐士,也只能是待价而沽,价高者得,眼前的矫情是为了更好的进入这个官场,进入这个天下!伯足,咱们不得不这样矫情啊,谁叫咱们是叛逆余孽,更不是什么正统的读书人呢?武则天昔日的北门学士,无非也是咱们一样的人,想咬咬牙搏一个出身罢了!就如同做**,三推四推这才肯就范!”

    高心夔呆在地上,默不作声,只任得王开元喃喃自语,“我最自得的不是经学,而是权衡算计之术,如今到了太后麾下,不知道对她而言,是喜是悲呢。”

    余音袅袅,外头的知客僧听得一头雾水,不知道里头的人为啥又哭又笑,过了一会,萎靡的两个人出了来,王恺运的书童已经给他收拾好了行李,外头的马车也在候着,几个人百无聊赖的出了大殿,后头赶上来了主持慈通,朝着高心夔念一声佛号,“伯足大人,今日那位贵人说小僧和他同辈,不知道是小僧法号里头那个相冲,小僧心里颇为不安,还请伯足大人示下,让小僧改了名才是。”

    高心夔微微一笑,“既然是贵人没有叫师傅你改,自然也就不用改了,这也是缘分,且留着吧,说不定,你日后的荣华富贵要从这个法号来呢。”

    得了高心夔的承诺,慈通这才放下心来,王恺运坐上了马车,袖着手眯着眼,“我住这里这么久,多亏方丈照顾,也不能回报,我知道方丈虽然身居陋室,却是佛门里头辈分极高的大德,这寺虽小,却也是京畿的禅宗分坛,”慈通听到王恺运这么说,不由得沾沾自喜,挺直了顾盼生雄,“资历深厚,且不知,”王恺运笑眯眯的说道,“肯不肯出趟远门,搏一场大富贵呢?”

    高心夔恺运,“这事儿还没准呢。”

    “无妨,这事儿那贵人必然会准,如此不费钱粮,又可收奇效的事儿,贵人素来是喜欢的,你跟着她这么久了,岂不知她想来是最喜欢有实效的,所思虑的只是那些人去罢了,”王恺运冒金星的慈通,“怎么样,方丈,若是应允了,我就帮你去通通关节,咱们也来一场唐三藏西天取经!”(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