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二十四、投名之状(二)
    王恺运说道,随即拱手,“新入太后幕下,未立寸功,这事既然是微臣办的,就请太后让微臣和白莲教联系,微臣一人出面,不损朝廷威严,又可探问消息,必然要知晓其真心。↑,”

    “甚好,这事儿就交给你办,”太后站了起来,回过头吩咐站在身后的德龄,“德龄,你叫人打听着,总要联系这些人才是。”

    德龄既然有了宣礼处,自然不用担心,找不到这些人,也不用说要剿灭,只要传递信号,想必是可以的。

    德龄深深的恺运一眼,随即低头应下。“嗻。”

    “号外!号外!”报童兴奋得在人群之中穿来穿去,手里高高得举着一摞报纸,“荣禄将军大展神威,白彦虎斩首,首级报捷到京!”

    不少人来了兴致,花上十几文钱连忙展开阅读,边上的人抢不到的,踮着脚尖围着别人伸直了脖子瞪着眼好呀,”一个读书人模样的青年拍着手,“报纸上说的清清楚楚,白彦虎一死,这大军就可以顺利入疆了,再也不用困顿在玉门关白白浪费粮草,真是天佑大清!”

    这个人说完就被人围住了,七嘴八舌的问:“这白彦虎听说是甘肃逃过去的,之前又诈死过一次,这次会不会又是诈死?”

    “是啊,听说白彦虎是白虎精转世的,专门在西方祸害百姓的,这白虎不就是该在西方吗?”

    那个青年摆摆手,得意的说道,“平时叫你们多,若是,就叫人读了给你听就是,茶馆里有的是说书先生。什么白虎精?不过是一个匪首罢了,仗着和阿古柏都是信回教的,在甘肃被僧王打败,苟延残喘到了新疆投靠了阿古柏,又在玉门关外阻扰大军,如今正是该死的时候了!话说诈死。想必是不会,这报纸上说的清楚,荣禄将军千里奋进,一举突袭白彦虎部,白彦虎全军覆没,白彦虎突围不成这才自刎身亡,人头也是验过了,想必是不会再有诈死死灰复燃这样的事情了!”

    路人们得了准信,纷纷点头。有几个衣服简朴,但是气势怡然的中年妇人忍不住念佛,“如此一来,家里头的小子都能早些回来了。”

    那个青年几个夫人,脸上露出敬佩的神色,“原来是几位奶奶,您说的极是,这大军眼见着就要功成了。到时候几位阿哥回来,指不定就是出将入相。给太太们赚一副诰命呢。”

    “阿弥陀佛,”那个为首的觉罗太太又念了声佛,“也不指望他能赚诰命,平安回来就是福气,虽然家里穷,到底他也是红带子。”觉罗太太骄傲的仰起头,“太后有命令,还敢不出力吗?”

    大家纷纷称赞,一个小小个的老头子挑着鲜花来卖,听到众人说的有趣。又开口笑道:“列位还不知道吧,为了白彦虎伏法,前门大街上内务府办的戏园子,今个开演《八里桥》《穆桂英挂帅》连演三天!又命令各处戏园子,戏班子,除了日常演的戏之外,更要连演三天,以表庆贺!”

    京城百姓都是最爱,这也难怪,上有好,下必从焉,自太后以降,皇帝嫔妃王公大臣无人不爱,如今又有升平署专门排演新戏,这剧目更是让人大为过瘾。大家一听纷纷都要去排队买票了,“这可是难得,宫里头的供奉可不是轻易出来唱的!”

    一群人纷纷走开,来了两个穿着“警”字号子的衙役,见到那个青年,也互相打招呼,“你怎么还在此地?礼部出了告示,秀才以上的,若是到了青海新疆甘肃之地,最低可以当一县学谕!这人山人海的都围那里去了。怎么就你还在这里?”

    青年吓了一大跳,“这事儿我竟然不知道!两位哥哥,这可是真的?”

    “还能有假,就在国子监报名,快去吧,虽然地方差了点,到底有了官身,苦几年回来,听说乡试会试都能加分!这可是好机会!”

    那个青年连忙行礼走开,两个衙役年走向国子监的方位,“虽然有了官身,可到底在千里之外,实在是远了些,又苦了些。”

    年长的一个人却是不以为然,“老话说的好,富贵险中求,若是怕死,怎么当官,到时候大军把那些叛逆一扫而空,新疆又是好地方,你没听那个曲子?叫什么‘天山是个好地方’。”

    “说的有理,新疆那个学政可是赚大发了,日日被那些各部少爷捧着,真真是威风。”

    一个不悦的冷哼声响起,两个人抬起头,前来了一行人马,为首的人脸上带着不悦的神色,冷着脸个衙役,衙役见他的腰间系着一根黄带子,却不知道是那家王侯子弟,连忙弯腰行礼,为首的那个人冷漠得个人,转动着手里的白玉扳指,“你们两个正在巡街,当着差事呢,还在这里唧唧歪歪,不成体统。”

    “请尊驾恕罪,”老成点的连忙请罪,年少的到底是气盛些,虽然有些不忿,可也只能是低头。

    “尊驾?你居然不认得我?”为首的是三十出头的年纪,富贵逼人,脸上却有着不屑的表情。

    “是,属下眼拙,不知道是哪一位府里的大爷。”

    “大胆!这是豫亲王!还不跪下请安!”身后的侍从大声喝道。

    “请王爷恕罪,我们正在当差,按规矩是不下跪问安的。”

    本格穿着一身月牙白的衣服,听到这人装着胆子说这话,不免眯起了眼睛,“如今这世上牙尖嘴利的人是越发多了。不下跪那就吃鞭子吧,赏他们二十鞭子。”

    “嗻!”

    本格拉起马缰,施施然朝前走去,身后响起了阵阵惨叫,本格身边一个老成点的人觉得不妥,劝着本格说道:“王爷,这豫亲王的爵位还没继下来,您还在孝中,凡事还是谨慎些才好。”

    “我还要什么谨慎,”本格眼中喷射出了怒火,“论理,亲王袭爵,都是一年之内,我倒是好,耽误了这么些日子,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和载垣端华一样要撤铁帽子王了!难得出来散散心,还有这么几个下贱的坯子顶嘴的,叫我怎么谨慎!”(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