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网址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二十四、投名之状(四)
    武云迪从噩梦之中醒来大汗淋漓,整个人从榻上惊起,环顾四周,这才发现自己并不是深陷刀山火海之中,室内昏暗如同夜晚,只是点了一盏油灯,帐外的人听到了里头的声音,掀开帘子进来,明亮的日光刺得武云迪的眼睛都迷了起来,“大帅,您醒了?佛祖保佑,您可总算醒了。”

    “慌什么,我不过是脱了力,这才好好睡多一会,大惊小怪的,”武云迪站了起来,伸伸懒腰,“这里可还算好?”

    “土尔扈特部很是客气,”亲兵给武云迪穿上外套,“到底是忠心为国的,不仅击退了阿古柏的叛军,还给咱们安排营帐,送吃送喝的。”

    “也只能如此了,”武云迪轻叹一声,“前日我邀图穆德尔汗一起反击阿古柏,他却推三推四,说春天马匹不佳,粮草不足,无法反击阿古柏,这也难怪,他们毕竟是土著,若是深深得罪了阿古柏,咱们大不了拍拍屁股走人,他们几万人的部落,怎么离得了?能收留咱们已经是万幸了。”

    “大帅说的也是,”亲兵情绪有些低落,“如今困在这地方,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京呢。”

    武云迪拍拍他的肩膀,“没事的,咱们还能差到那里去?阿古柏再嚣张,也不敢动土尔扈特部,咱们在这里大不了讨几个蒙古老婆,安家在这里罢了,我瞧着昨日图穆德尔汗的小孙女眼睛直勾勾的,怕是这个小子了吧?”

    亲兵被武云迪的话逗乐了,“那格格怎么能是,只不过借着由头来问大帅你的喜好呢,大帅才是玉树临风,我十二镇的第一美男子啊。”

    武云迪哈哈大笑,“瞎扯淡,好了,集合留下来的部队,咱们马匹还不少。不够的问土尔扈特部买一些,不能正面决战,本帅也要阿古柏寝食难安,叫儿郎们打起精神,拿出对付洋鬼子的手段来。”

    亲兵喜滋滋得打了千出去准备传令,谁知刚出门,又迅速得跑回来。奸笑说道:“外头来了好多人,第一个就是图穆德尔汗的小孙女儿。大帅,嘿嘿,您可有福了。”

    武云迪狐疑的走了出来,顿时被外头的人吓了一大跳,跟在那格格后头的是土尔扈特部的一个大长老,上次图穆德尔汗收留自己的时候,他是冷着脸极力反对的,没想到如今,倒是谄笑着弯腰点头。“大帅您好,我们尊敬的贵客,”长老满脸的褶子都舒展开来,就像是一朵盛开的菊花,他拉长了声调,开始唱起蒙古歌曲,“您像一只雄鹰。降临我们的部落,让大家都您的矫健身姿……”红着脸害羞的格格献上了洁白的哈达,武云迪像呆头鹅一样伸长了脖子,挂着哈达,好不滑稽。

    又有贵女献上美酒,武云迪有些摸不着头脑。“停停停,大长老,您这闹得是哪一出?”

    大长老停下了歌吟,笑眯眯的云迪,好像在的乘龙快婿一样,“只是觉得前几日大帅刚来的时候招待不周,所以今天来赔礼道歉。哈哈哈。希望大帅不要觉得我们失礼哟。”

    武云迪讪笑的点头,接过了那个蒙古格格的美酒,一饮而尽,众人大声欢呼,武云迪被一群女人围在一起,朝着不远处的篝火走去,那里已经安排好了露台和篝火,准备开始盛大的晚会,那个长老亲自扶着武云迪到了最中间的高位之上,武云迪也是懂得礼数之人,“这是大汗的宝座,我如何能坐,大长老折煞在下了。”

    “哎您是贵客,如何不能坐这里,”大长老再三请武云迪安坐,武云迪也是坚持不肯,只能是坐在了边上的位置,大长老坐在武云迪的下首,殷勤劝酒,武云迪满头雾水得应付着,之前的亲兵走了上来,在武云迪耳边悄悄的说道:“白彦虎已经死了,哈密以东尽数收复!”

    果然!武云迪用力捏住了手里的酒杯,下面蒙古族姑娘跳起了欢快的舞蹈,武云迪对着大长老笑道:“大长老消息灵通,白彦虎身死,朝廷的大军不日就要到了,如此一来,新疆安定的日子指日可待。”

    “是呀是呀,”大长老摇头晃脑,“大汗为了让大将军安心,已经亲自率领骑兵前去劫阿古柏的粮道,请大将军安坐,等一会大汗就会凯旋归来了!”

    白彦虎一死,果然新疆战事突变了,武云迪点点头,“那我就在这里等着大汗的好消息。”

    大长老笑眯眯的云迪,“听说大将军还是一个人过日子,您瞧瞧大汗的孙女儿,”大长老指了指坐在下面含情脉脉云迪的蒙古贵女,“可还算中意啊?”边上的那个亲兵在窃笑不已,武云迪连忙推脱,“若是觉得大汗的孙女儿脾气大,那我家里头还有好几个漂亮的,请大帅笑纳,让她们暖暖被窝也是她们的福气呀。嘿嘿嘿。”

    武云迪汗毛的竖了起来,又是连忙推脱,不多会,图穆德尔汗已经轻轻松松凯旋归来,亮相见面,又是一番寒暄,图穆德尔汗是一个圆脸大耳小眼睛典型的蒙古族人,两边立刻歃血为盟,一定要打败阿古柏。

    左宗棠命荣禄扫清了白彦虎残余的势力之后,大军在月余之间收复哈密吐鲁番等地,与武云迪和土尔扈特部会师迪化,库伦将军西进,天山南北尽数归降,随即按兵不动,清除扫荡了阿古柏在本地的势力,左宗棠杀性颇重,从逆者一律斩首灭族,若是对朝廷大军有过攻灭行为的,所在部落村庄一律杀尽,朝中清流等人多有怨言,且地方百姓也惊惧不已,弹劾的折子雪花般的飞上来,太后只是不理,左宗棠一杀怕是能让新疆得几十年安宁,“阿古柏为何能让僧王捐躯,只是因为新疆诸部心怀不轨,这才闹了这么久,不仅要杀,而且不可轻纵!”

    西北战事有了转机,更好的事情出现在了同治七年的年底,十月初三,就在慈禧太后千秋节的前七日,军机处发出旨意,礼部除了僧道司之外,新设白莲司,管理白莲教之事,白莲教教主冬青子,左右坛主,十三道香主,尽数归顺,此事一出,朝野内外惊动莫名,竟然不知中枢在不声不响之间就将此事办成,虽然利落干净得解决了多年的心腹之患,但是中枢居然如此独断,不和七部十卿一同商议,私下就已经办成此事,颇有不满。恭亲王原本指望李鸿藻将此事传出去,没曾想,李鸿藻居然不发一言,礼部的万里青也准备安心当差办好此事,就没有大作宣传,别人不明就里,可外头的人都说太后圣明,议政王能干。

    礼部议定发出《诸教条例章程》,规定诸教章程均需礼部审核,在教人员需登记入册,教务活动不得和中央政策相违背。

    千秋节后,又发出圣旨,命佛教喇嘛教道教白莲教等诸教进新疆传教,教化土人,将阿克苏城外的莲花山赐给白莲教作为祖庭。

    秋闱不中之秀才,选拔至新疆青海甘肃各县担任学谕,发放俸禄,朝服顶戴,满三年者乡试会试皆有加分。提早出现的大学生当村官的政策极大的解决了秀才们无所事事的局面,不少秀才取不中举人,也能有一份差事干干,接下去两三年之间,又将秀才担任学谕的政策铺到了内蒙古云贵广西以及川康边境的落后之地,老百姓的识字率大大提高。(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加更,庆祝书友白蛇精今天大婚,祝他幸福快乐!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