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二十六、一元复始(完)
    听到陈胜文的禀告,同治皇帝许久不语,他的思绪一片混乱,夜晚时分的养心殿,黑漆漆的,皇帝住的西暖阁里头,只是点了几盏死气风灯,照的同治皇帝的脸上阴晴不定,陈胜文站在边上不敢说话,微微抬起头帝的脖子上起了青筋,便不敢言语,皇帝的声音想起,都没什么情绪,平平淡淡的,语气萧然,“是送到恭亲王的宅子里去了?”

    “是,”陈胜文回答道,“别的打听不出来,就知道是恭亲王家的产业。”

    皇帝起初觉得很不可思议,就算皇太后再对这个小宫女不满,也不可能说送到恭亲王府里去,只是这时候皇帝的怒火已经成功被煽动了起来,再想到前几日,恭亲王还义正言辞一副道学先生的样子要自己修身养性,戒骄戒躁,“这会子倒是来干涉内宫的事儿了!”

    自从依附肃顺的张文亮被贬到定陵守墓之后,陈胜文一直都是谨小慎微,在御前提心吊胆的伺候着,就不说别的,时不时太后叫自己过去问皇帝的起居,自己都要捏着一把汗,怎么样把这个事儿瞒下来,皇帝叫他去查,他不敢不查,可查了出来,陈胜文却不敢不说话了,“万岁爷想必这也不过是个巧合,桂莲儿到了外头,似乎也还没要许配人家的意思,只是住在里头不许出来,万岁爷,要不要把德龄公公叫来问一问?这些事儿,德龄公公必然是知道的。”

    “不用问了,那个老鬼,朕都请不过来,只是说了几句话来打发我,哼,他忠心的很,怕朕为难他,所以才说了这些,”同治皇帝平静的很,手却是一直在发抖,“陈胜文,你说,皇额娘对朕好不好。”

    “皇太后就万岁爷您这一个儿子,怎么不好呢?”陈胜文连忙说道,“这些年日常的事儿,虽然都是钟萃宫娘娘照顾万岁爷,可皇太后这不是忙吗。”

    “是啊,是忙,”同治皇帝悠悠出声,“忙的这些闲事都管,可见是正忙。”

    “万岁爷,”陈胜文不敢苦劝,这些神仙打架的事儿,自己若是搀和,怕是粉身碎骨死无葬身之地,“奴才也不敢说什么,只是想让万岁爷做什么事儿,都要三思啊。”

    “朕知道你是为了朕好,”同治皇帝闭上了眼睛,“朕心里有数,额娘有句话说的很对,”同治皇帝没说那句话是什么,“朕若是再这样下去,怕是日后都没有说话的份了,你明个让李师傅过来,朕有事儿问他。”

    “嗻。”

    同治九年正旦,皇帝御乾清宫,群臣三跪九叩,贺同治皇帝万寿节,赐宴之后,皇帝又亲自来储秀宫请安,这会子皇太后正在把群臣的贺表全部让安德海拿出去,慈安太后也在,同治皇帝朝着安德海冷冷的眼,肃穆的朝着慈禧太后打了个千,太后笑眯眯的帝,“过了年,过了生日,果然就是大了一岁,”对着慈安太后说道,“范很是不错。”

    慈安太后恭维着点头称是,慈禧太后问:“今年正旦的藩属来了不少,青海的红教活佛也来了几个,你都见过了?”

    “理教院和理藩院还没定好日子,”同治皇帝说道,“等定下日子,就在紫光阁赐宴,再让他们去园子里逛逛,也就罢了。”

    慈禧太后点点头,“不可怠慢了,赐宴的时候皇帝去一下就得了,别的时候让他们弄去,”慈禧太后对着慈安笑道,“日常说的都是这些事儿,倒不像是母子之间该说的话。”

    慈安太后眼垂手站在地上的皇帝,捏着帕子笑道,“娘娘帮着皇帝管着朝政,自然与寻常母子不同,自然要说的这些了,臣妾就不一样了,素日里见咱们皇上,都是说的吃什么,穿什么,平时都是谁跟着皇上的,谁伺候的可心,”慈安太后转过脸,若无其事的说道,“朝政上的事儿,我是听不懂的,也只有娘娘这样的大才,才能把朝政料理的顺顺当当,让咱们皇上轻松不少呢。”

    安德海听着话有些不对,但也不知道那里不对,只好拿了一个凳子上来,慈禧让皇帝坐下,皇帝摇摇头,“这时候喝了酒,身上乏得很,儿子想早些回去安置。”

    “也好,新年刚到,还有的忙,你早些睡吧,”慈禧太后点点头,“去年的新科进士有几个人选馆到了翰林院,我瞧着都不错,青年才俊,就让他们陪着你读书吧。”

    “全凭皇额娘安排,儿子告退。”同治皇帝恭敬的低下头,退出了储秀宫。(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