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计划 > 五分六合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二十七、万象更新(三)
    群臣差不多都已经到了,梁如意来了皇帝的后殿,对着皇帝说道,“万岁爷,军机和各部尚书都到了,太后娘娘也已经起驾了。”

    “知道了,你下去吧,”皇帝眼梁如意,“如意伺候皇阿玛的时候,还记得朕要你去捉蟋蟀的事儿吗?”

    “回万岁爷的话,那里能忘记,”岁月催人老,昔日在咸丰皇帝驾前伺候伶俐剔透善解人意水蛇腰的梁如意,如今也驼背发福了,梁如意低着头,笑眯眯的说道,“那时候在热河,芝云堤上的蟋蟀可都被万岁爷抓空了。”

    同治皇帝任由太监给自己整理朝服,“是啊,那时候皇阿玛说朕淘气,却也不忍心责罚,还让内务府拿了上号的蟋蟀罐子来装,可惜,那些蟋蟀没过了夏天,就全死完了,朕如今也这么大了,”同治皇帝闭上了眼,皱了皱眉,随即睁开眼睛,“你操持着养心殿,辛苦你了。”

    “奴才不敢称辛苦,”梁如意连忙说道,抬起头眼陈胜文,陈胜文默不作声,只是神色隐隐有着忧愁,梁如意也不接话了,“请万岁爷起驾吧。”

    同治皇帝脸上隐去了对过去的回忆,肃穆的点点头,起身走了出来,穿过正殿的游廊,到了殿后,催着手等着,不远处的陈德门就进来一把硕大的明黄色九龙聚顶罗盖,轿辇上坐着就是如今垂帘听政手握天下大权的母后皇太后,慈禧叶赫那拉氏。

    皇帝打了个千,唐五福扶住太后从轿辇上下来,“快起来,”慈禧太后拂去了皇帝肩膀上的雪花,“这会子别冻到了,”皇帝见太后依旧和煦,有些不太自然,应了一声是,“皇额娘,咱们进去吧。”

    太后就着同治皇帝的手,进了后殿,转过照壁,就到了养心殿的丹陛边上,群臣早就得到了太监的呼喝,连忙跪下,三呼万岁,并祝母皇太后金安,太后慢慢走到了皇帝的宝座之后,珠帘垂下,隐隐约约,双手交叉放下膝盖上,皇帝扶着太后落座,又转过身,走到珠帘之外,一个箭步冲上了宝座,转过身子,坐了下来,目光炯炯,环视众臣,见到右边第一个位置矫矫然不跪拜只是微微鞠躬的恭亲王,皇帝眼中闪过一丝厉色,点点头,沉声说道:“起!”

    “起!”殿前伺候的太监高声尖叫,群臣谢恩站起,恭亲王主持朝会,今日是同治九年以来第一次会见军机大臣以外的大臣,原本都有例行的大朝会,在京有品级的官员都要在太和殿外行跪拜之礼,不过皇帝没有亲政,这些自然都免了,今天除了军机大臣之外,还有亲王勋贵,内阁大学士,诸部满汉尚书,在京的督抚,寺院詹事科道翰林院的主官,林林总总大约在百余人,这已经是大清朝的精英之中的精英了。

    今日不是说具体事务的朝会,毕竟有这么多人,一人说一句,那就会比菜市场还要吵闹了,恭亲王代表皇帝下了几道之前已经确定好的旨意,军机尚书上来汇报了几件之前也已经知道的事情,太后下旨,然后之间已经确定好要外放的督抚总兵等殿辞,太后温言嘉奖,要求他们以民生为念,忠心报效朝廷,这些冠冕堂皇的话,皇帝只是坐着,不发一言。

    恭亲王又请旨,要求免除南阳滦河陕州等几出旱水灾的税银,又是恩旨下达,如此一来,虽然都是已经既定好的事儿,可一样样来,也是极为繁琐,亲王勋贵们大都眯着眼养神,毕竟这时候没什么事儿轮得到自己说话,站在班首的惇亲王干脆就已经闭上了眼,气息平稳,可见修身养性的功夫又有了进益。

    今日进行的极为顺利,恭亲王颇为高兴,工厂那边虽然解来的银子不够自己所说的数,可也不算太离谱,到处挤挤,内务府就有了银子,就能办事,外朝这头,平定了阿古柏之乱,海清河宴,天下太平,百业兴盛,怎么能不叫自己高兴,恭亲王说完了政事,这原本也没有什么有本启奏的程序,差不多就可以退班了,恭亲王眼站在丹陛侧旁的梁如意,喜滋滋得准备跪安,不防一个清亮的声音响起,“臣礼科给事中宋太安有本启奏!”

    太后正在发呆,听到这个突然响起的声音,一个机灵,隔着帘子外头,詹事科道的班里走出来了一个人,跪在了地上。(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