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二十七、万象更新(五)
    董元醇满头冷汗,抬起头眼纱屏之后毫无动静的红色身影,又转过头怒目扫视那些说话的御史,只是自己身在正二品的尚书部堂高官里头,离着那些低级御史有几丈的距离,君前不能高声呵斥,目视几个自己在都察院的都御史亲信,要他们进行弹压,几个人心领神会,低声喝了几句,御史的人群骚动渐渐平息,可养心殿内,这气氛却已经不如宋太安说话之前的肃穆宁静了。()≥,

    宋太安抓住倭仁帮腔的机会,又用力磕了一个头,“启禀母后皇太后,微臣有本启奏!”

    恭亲王瞪了宋太安一眼,这时候倒是不便说话了,只能是转过身子,弯着腰等太后的意思。

    “今日大朝会,并无你的折子。”殿内一片寂静,纱屏之后的声音悠悠传出,“若有折子,再着有司呈上就是。”

    恭亲王的眉心舒展开来,这说明太后也不愿意无缘无故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弄出不可收拾的事儿来,宋太安也不会是皇太后弄出来想要对付自己的人,就算宋太安的折子再惊天动地,只要太后不许他这个时候启奏,再大的火也能“淹”在军机处!

    “淹”是军机处的术语,指折子递上去之后没有回复,也没有处置,只是轻飘飘的留在军机处,没有任何下落,恭亲王听到太后这么说,自然心下安定,侧过脸,对着宋太安低声喝道:“太后旨意,你还不快退下!”

    同治皇帝脸无表情的内的一切,听到恭亲王如此说话,不由得眼睛都眯了起来。

    这时候太后表明了态度,倭仁是最惧怕太后的,缩着脑袋不敢说话了。徐桐却是不管不顾,也扑通跪下,“请母后皇太后,虚心纳谏!勿寒了忠臣义士的心!”转过头,眼宋太安,宋太安也知道这时候自己要再不说实际性的东西。只怕等下就要被御前侍卫拖出去,那自己富贵险中求的机会可就错过了!宋太安咬咬牙,“微臣恭请皇上大婚,跪请母后皇太后归政!”

    宋太安一句话刚刚说完,殿内一片寂静,他的话声不响,却宛如惊雷般在每个人的心里响起,恭亲王目瞪口呆,一脸诧然。李鸿藻默不作声,亲贵之中却又不少人在暗自冷笑。

    慈禧太后心下一惊,却还是强忍着激动,坐着说道,语气里隐隐有了肃杀之意,“你说什么?”

    穆扬阿最早反应过来,厉声喝道:“放肆!宋太安,这样的军国大事。是你这个芝麻小官可妄议的吗!”

    宋太安这会子无暇和别人打嘴仗,虽然交通部尚书来说这个也是无礼不合规矩。只能是继续用清晰的声音说着自己早就已经背熟的折子,“国朝圣圣相继,天下正统,延绵至今,世祖圣祖亦是冲龄登基,大臣亲贵辅政几年。尽数归政,皇上年近弱冠,值大婚亲政之时,而如今中宫未设,无人母仪天下。阴阳不调,乾坤不宁,母后垂帘听政,不过是权宜之计,如今已经实行九年有余,如何能继而广之?皇上已经读书有成,光略军务,乃是明君之象,……”宋太安说了几百字的样子,最后又重复了一遍,“微臣请母后皇太后归政皇上,请皇上亲政!”

    恭亲王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站在班前狐疑的李鸿藻,没想到这个人居然在这里打了埋伏,既然和自己无关,那就高高挂起是了,恭亲王眼观鼻鼻观心,不再说话,宝鋆也是照葫芦画瓢,文祥觉得不妥,想要说话,却被宝鋆拉住休息,不得不暗叹一声,只能是装死了。

    大家都不是傻子,康熙皇帝在立索尼的孙女,索尔图的女儿为皇后之后,就开始亲政,这才成就了康熙盛世的伟业,当初孝庄太后也是出于要剿灭鳌拜的势力,这才让康熙皇帝大婚的,大婚意味着就是亲政!宋太安这人真是疯子,一下子就把大家心里所想着的,所担忧的话一下子全都说出来了!

    董元醇管着台阁,正是该说话的人,董元醇排班而出,阴着脸说道,“垂帘之事,乃是军机六部九卿共议而设,如今在你的话里,似乎都是不合时宜的制度了?”

    “自然是不合时宜!”宋太安昂着头说道,“昔日文宗皇帝驾崩,肃顺弄权,天子年幼,有乾坤倒悬之危,幸得母后皇太后及时处置了肃顺,这才有如今同治之治!天子冲龄登基,政事不通,无人可依,母后皇太后听政,自然无不可,可时移事转,皇上已经参知政事多年,读书有成,外朝又有群臣辅佐,自然要正朝纲,肃国本!母后皇太后不宜再垂帘听政,敬请颐养天年!”话里的意思就是皇太后还是老老实实在圆明园养老吧,这前朝可不能有你这个女人的位置了!

    庆海和穆扬阿也走了出来,连声呵斥宋太安,宋太安不甘示弱,反唇相讥,徐桐也连忙来助战,倭仁虽然惧怕太后,可对着穆扬阿和庆海这些八旗后进可是丝毫不惧,连忙反驳,又有御史吴元吉侍读学士简宁等人出来支持宋太安,场内闹成一片,官文默不作声,冷笑连连,胡林翼皱着眉忧心忡忡,恭亲王也不制止,只是袖手旁观,贾帧倒是想说几句,只是年纪大了,气力衰竭,不及后生们嗓门大,况且这时候,也不宜再乱战,贾帧瞧了一眼恭亲王的脸色,心里不屑的很。

    倒是只有八旗勋贵里头寂静的很,许多人都是莳花遛鸟的风流人物,斗嘴皮子么斗不过这些人,何况在朝会上,这些亲王郡王贝勒贝子国公们素来都是当人肉背景的,没有说话的份。

    “好了!”明黄色纱屏之后的声音响了起来,清冽的声音传入大家耳里,顿时间殿内安静了下来,“宋太安所言甚是,”这几个字让庆海等人的心坠入谷底,“原本我是应该撤帘子的,可皇帝前些日子还说起过,说政事儿不熟,读书也还没大成,要多历练几年,我这才还没有起撤帘子的意思,”太后治皇帝的背影,“皇帝,我说的可是?”

    “皇额娘说的是。”同治皇帝恭敬的说道。(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