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二十八、日月分明(三)
    养心门前,李鸿藻和庆海两拨人惊讶的转过头望着养心殿的汉白玉台基上谁这么不顾及礼数的嚎啕大哭,转过身一来是惇亲王。

    惇亲王被一个不入八分的镇国公拉住,朝珠歪歪的斜在肩膀上,孔雀羽的花翎也掉了一根,惇亲王半瘫痪在地上,痛哭流涕,“我的天老爷,我真是猪油懵了心,在养心殿还能打盹,这是天要灭我啊!”边上一群人在劝着惇亲王,“我说五爷,你就算打盹,也不能跪着喊太后圣明啊,这不是要把太后放在火堆上烤着玩嘛!”不劝解还好,一劝解,惇亲王又是哭天喊地,用手用力的锤着自己的胸膛,“我真是作孽啊,不知道那个天杀的在后头推了我一把,我还以为是到跪安的时候了,这才跪下来山呼,”惇亲王脸上全是冷汗,转过头,朝着御前侍卫,就要把那个御前侍卫腰间的刀抽出来,刷的一下把刀拔了出来,“让万岁爷和母后皇太后闹了事儿,我还留着这个命做什么,”就要把刀抽出来往脖子上抹,几个人面如土色,见到刀也不敢去拦着,只是摇着手,嘴上说着,“五爷,三思啊三思!”

    还是那个侍卫胆子大,连忙夺过了刀,惇亲王搂着那个侍卫大哭,侍卫的刀还在自己的怀里,见到惇亲王鼻涕眼泪的都抹在自己身上,觉得阵阵反胃,脸上却还不能有嫌弃的样子,嘴里只是喊着,“王爷息怒啊王爷。”

    李鸿藻捻须微笑,“这个五爷,大节上倒是不含糊。”转过身子,对着倭仁等人说道,“咱们先去弘德殿,想必万岁爷就要见咱们。”

    贾帧和胡林翼亲王的表演,贾帧默不作声,胡林翼悄声叹了一口气,越过众人。也不理会别人的搭讪,径直走到隆宗门边上的军机处值房,军机处之内果然无人在,两个人上了坑,苏拉上了茶水,胡林翼问道:“议政王呢?”

    “不用问,”贾帧打开了自己案前的折子。漫不经心的“肯定是出宫去了。这会子几个人肯定都在前海那里头呢。”恭亲王府就在前海,故贾帧有此一说。苏拉不敢多话,唯唯诺诺,退了下去。

    “艺翁,”贾帧号艺林,胡林翼对着贾帧说道,“今日如何不说话。”

    “我要说什么,”贾帧撇了撇茶水,慢条斯理的喝了一口。“若只是李保定几个人,我自然二话不说,跳了出来,要驳斥他们。李保定,”李鸿藻是保定人,“能入直军机只不过是的帝师面子上,太后赏的。倭仁无能,徐桐迂腐,都没什么用,几个人商量个三天三夜,都没什么用,老夫动动嘴皮子。就能叫他们知难而退,”贾帧把茶盏放下,点了一个水烟袋,烟雾弥漫开来,把他的面容遮的阴晴不定,“皇上说了那样的话,谁还敢搭腔?”我又不是太后一党的。

    胡林翼心领神会。贾帧继续说道,“大家都不是傻子,皇上的话说的这么清楚的,谁都要再三思量一番,到底,值不值得,为了如今不常见的太后垂帘,得罪了日后亲政的皇上,要知道太后垂帘可不是常事儿,”贾帧把水烟枪放在景泰蓝的痰盂上磕了磕,发出砰砰砰的声音,“而咱们这位同治爷日后是必然要亲政的,若是除了那几个太后心腹之人,还有人跳出来反驳,那这些人,真是蠢到家了。”

    胡林翼摇摇头,“这事儿不妙,我瞧着肯定内有玄机,别的我不知道,可我入朝以来,听说过,也瞧见过,太后和皇上母子情分颇深,就算皇上对着朝政有意见,也不会就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胡林翼,没发现有苏拉章京在里头,“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让皇太后难”

    “谁说不是呢,”贾帧摇摇头,“除了李保定,还能有谁,能挑唆皇上!”贾帧也对着胡林翼的天真不以为然,“润芝啊,你也别这母子情谊,别的不说,昔日唐高宗的太子李弘,那可也是武后的亲生儿子。”说到这里,贾帧掩口不言,两个人都是饱读诗书,那里不知道野史上说李弘太过贤明,武后颇为忌惮,命人毒死的传言。只是这话不能再继续挑明说下去了。

    “天家无父子兄弟,自然也无母子,”贾帧长叹一声,未免有些意气萧索,“所幸,文宗皇帝就这一个子嗣,皇太后也就这一个儿子,想必就算皇帝胡闹点,不孝顺点,皇太后也不会对自己后半生的依靠怎么样,咱们这位太后,圣德无过啊。”

    胡林翼说道,“只是如今万岁爷,不知道是那一边的,若是听了李鸿藻等人的意思,将来这朝政,可就说不好了。”皇帝对着洋务是可到底有没有皇太后这么鼎力支持,这可真是难说啊。

    “谁知道呢,”贾帧极为不负责任的说了这么一句,他如今已经七十有三了,年岁增大,这些事儿也力不从心起来,实际上在去年贾帧就已经有告老还乡的意思,今日见到这一幕,知道朝廷不平静的日子马上就要来了,越发的心灰意冷,就等着今年春闱事了,就上折子乞退休了。“历朝历代都是如此,人去政废,人在政兴。不过润芝你也不用担心,洋务的事儿推行了这么多年,就算皇上要改弦易张,也不是那么容易。”

    胡林翼叹气道:“皇上这事儿毕竟是做差了,我怕总有后患。”

    “且,”贾帧说道,“想必错不到那里去。”贾帧已经无心掺合政治斗争,胡林翼却还是年轻,贾帧也不得不多说几句,算是自己的心得,“润芝老弟你也是军功上来的,原本算不得是太后夹带里的人,日后就算太后撤帘子,也和你无关,入了军机,多做事,少说话,自然就没错。”

    “是。”胡林翼点点头,这也是自己的处事风格,自己入值军机,也不过是为了不让湘军子弟吃了亏去,其他的事儿嘛。

    别无所求……

    恭亲王府里,文祥和宝鋆左右分坐,沈桂芬也在下首陪着,沈桂芬正旦朝贺并述职,在养心殿的这一幕,沈桂芬也是明,朱学勤如今是吏部左侍郎,文祥多不管吏部的事儿,吏部是朱学勤当家,朱学勤长进恭亲王府,早已经知道轻重,丫鬟们上了茶,朱学勤挥手让他们退下。

    文祥脸色微红:“王爷,”文祥有些气愤,“今个早朝,您就不能让李鸿藻那些人这么放肆,大家都呢,您不说话,如今才闹得这个局面。”

    恭亲王默不作声,只是低头摸着大拇指上的绿松石扳指,文祥见恭亲王不说话,心里更加是难受起来,“这事虽然不是朝王爷来的,王爷也不能等闲视之啊。”

    几个人静静的听着,“李鸿藻闹出这些文章来,第一个要逼着皇太后撤帘子,可当初这‘太后垂帘,亲王秉政’的规矩是一起定下来的!”文祥内的几个人,“在座的几个,除了小山,都是经历过当年的事儿的。这太后撤帘子之后,王爷的这个议政王,难不成还能在吗?”

    恭亲王眉心微跳,“文山,这事儿怕是没这么严重吧?我是瞧着今个的事儿和咱们没关系,我才高高挂起,叫宝鋆也别多嘴,毕竟,”恭亲王转动着手里的扳指,“太后垂帘,军机处的权柄可就少了许多了。”

    大家都知道,西边这位,最喜揽权,这些年,除了军队的事儿军机处说不上话,就连科举,藩属,还有那交通部,都不怎么听军机处的使唤了,恭亲王想到前几日问安德海要银子,安德海不过只是拿了六成的银子出来,恭亲王心里就一阵厌恶,“这些人,仗得是谁,才有这样的胆子,对着军机处的钧旨阳奉阴违,文山你不是不知道,太后若是撤了帘子,军机处才可能比如今更能当好差事。”

    文祥摇摇头,“就算皇太后撤了帘子,怕也不是王爷您在外朝继续说了算了。”

    沈桂芬点点头,“文山公说的极是,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皇上的师傅可不是咱们!”

    “是啊,”文祥说道,“弘德殿那么多师傅等着安排呢,李鸿藻入了军机,指不定等皇帝亲政了,师傅们都一起进军机了。”

    恭亲王暗暗吃惊,“这怕是不会吧。”

    “要我说,这事儿简单,”宝鋆拍拍肚子,他起初在养心殿吓了一大跳,以为宋太安要对着自己做什么,可听到了宋太安的折子,心顿时就放了下来,“就靠着那些腐儒,能干什么事儿,修修书,讲讲课,倒是他们最擅长的事儿,可要是治国理政,离了咱们王爷,离了咱们,还能靠谁,靠那些只知道之乎者也的酸秀才吗?不中用!”宝鋆原本就对着皇太后有些不满,这个不满源自当年太后想把穆扬阿拱上户部尚书的时候开始的,只是太后一直强势,自己这个职位的前任,如今还在钦州吹海风,所以宝鋆一直不敢如何,今天见到太后倒霉,宝鋆比谁都高兴。(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哇,今天有土豪打赏了好多,谢谢各位,继续努力!如果大家都这样打赏下去,我就是天天二更也没关系啊。嘻嘻。
返回首页